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聊斋四题


□ 宗利华

  [主编读稿]自古有言:好人有好报。《宋以柱》这篇小说也是说了这个道理。宋以柱因为一次行善,导致后来好运不断看似偶然和刻意安排,但是仔细品读,却又不尽然。小说的悬念在一面镜子,一面塑料尧的镜子如何成为一面闪闪发光的黄金镜子。
  《方子鱼》用荒诞离奇的情节,把一个游戏贯穿两个人的大半生,或悲或喜,让人颇发感慨:游戏有游戏的规则,有时候也不能不当真!
  《秋菊》讲述的是老掉牙的故事:男人有钱就变坏。但我们还是从小说中读到了作者的憎恨,尽管作者笔下有点狠。小说中,秋菊是仙也是鬼,她助力男人发达,也最终杀死背叛自己的男人。在人与鬼的较量中,鬼战胜了人,这也验证了有人怕鬼的根源:心中有鬼,才怕鬼敲门。
  所谓人各有命,命里八尺难求一丈,只是有人不愿面对,钟乐乐是在现实的碰壁中才领悟到的。仲乐乐最后说的那句“狗屁”虽带有悲观消极,但是他在现实磨砺后的醒悟,是一种理性的回归,因而具有了现实意义。
  
  宋以柱
  
  宋以柱是我高中同学,出生在沂源县沂河岸边一个小镇。其祖上几代多有饱读诗书之士,有的做过乡绅,有的教过私塾,都是文化人,家里做事儿就挺讲究。宋以柱幼时,家里人在一笸箩内摆了钢笔、木头枪、硬币等物让他抓。这娃儿眼睛一亮,嘴角露出笑容,向那堆宝贝爬去。一家人在四周大呼小叫,以示鼓励。不料,他路线一转,闪过那笸箩,却朝床头一面小镜子而去。众人正在惊愕,他已把镜子抓在手中。
  据说,其祖父顿时叹口气,皱着眉头,背着手走出房门。
  果然,自此后,宋以柱尤以喜欢洁净闻名乡里。冬天,别的孩子袖口都黑乎乎的,他的呢,虽然旧,但很干净。别人用过的课本就像被狗撕猫咬过,他小学五年所有课本都整整齐齐码在一个箱子里,像是没用过。他人缘好,性格温润,不与人争斗。小学放了学,与路边放牛的闲聊到月上柳梢头。
  当年,我们在悦庄镇读高中。学校在镇子西北角。西边隔着一条河,有一片阔地,就是大集。每隔五天,人山人海。四周几个村子的人都聚到这里,卖东西,买东西,也有不卖不买的,纯粹凑热闹。我们属于后者。当然,有时候会坐在小摊上,吆喝一碗豆腐脑,几根油条,就是一顿奢侈的午餐。
  那天宋以柱点了油条豆腐脑之后,坐下来,摘掉眼镜,从兜内掏出纸来正要擦,眼前忽然多了个黑乎乎的东西。他低下头贴近去盯看半天。才明白那是一只手,掌心向上,五指分开。沿着那只手,陆续看到曝出棉花的袄袖子,带花纹的补丁。贴在肩膀那儿的一片芹菜叶,猛一看是白颜色仔细看却是黑颜色的围巾,杂草一样的胡子,一片黑一片红的脸,漆黑漆黑的眼珠儿。——原来是一个要饭的。
  “吓我一跳!”宋以柱慢慢戴上眼镜。要饭的嘿嘿一笑,牙齿倒还算白。
  “我点的油条,还没上呢。”
  “那我能不能坐下和你一起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威海卫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