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情土家


□ 易健常

人情土家
易健常

易健常湘人, 一九六五年入读大学中文系。迁至广东多年。不胜酒力,嗜烟成瘾;好读书,不求甚解;也“爬格子”,但只是近年间事。“小草恋山,野人怀土”,感乡人南下打工之命运坎坷,写中篇《老庚的山海经》;叹辛亥革命的前声萍、浏、醴起义迹埋荒草,撰长篇《蛮山痞水》。有感于文革四十年祭,写作《六十年代》。间或以随笔记乡人乡俗。 “吞云吐雾”之时,有冥思,少苦索,潇洒一世人也。

历史人情味浓。它不赶当下“追星”和“跟风”的潮流。它似乎有种执拗,宁可倾情于“草根”,汉以后的史册上总有“贤良”、“方正”或“忠义”、“孝义”的篇章,上得篇章的人物多是知荣识辱,守正不阿;并且,很多人出身于寻常巷陌。历朝历代如此,会不会具有它的合理性呢?不得而知,反正我也有这种执拗。
我去怀化寻访洪战辉,他背起妹妹上大学,感动中国。
到得怀化,才知道他转到中南大学就读。我必须去长沙。怀化有火车直通长沙,但我仍想绕路永顺。永顺是土家族生存繁衍的家园,我曾在永顺王村镇的盘溪当过实习教师,也在青天坪的永茂镇劳动锻炼过。我想见分别三十多年的父老乡亲,“小草恋山,野人怀土”。
到王村时细雨如屑,风,凉嗖嗖。离镇上还远,我拖着行李箱四处张望,找过路车。这时,一辆黑色“桑塔纳”驶来,让我们上车。在车上,我诚惶诚恐,担心挨宰,司机将我们拉到镇上一家国营宾馆,车费才五元,合理,好几公里呀。我决计雇他的车上盘溪。司机姓向,和尚头,人单瘦,曾在厦门当兵。时至中午,邀他吃饭,他谢绝。
我眺望绕镇的酉水河,河如蓝带,水清嫩,整条河冻成冰柱,也会如豆芽一样,一掐一出水。河水慢慢悠悠,两岸青峰争相投影;水波却卷起一个个漩涡,掉头不顾 。新建的罗依溪拱桥如虹,撑起一方天空,陡然将人们引入现代。河两岸层楼叠宇比比相接,变化只在一弹指。
镇街上大小店铺都卖旅游商品,以前在这里拍过电影《芙蓉镇》,出镜的有刘晓庆,卖米豆腐,姜文扫街。据说,刘晓庆大红大紫又入狱锒铛以后,米豆腐不再行时,怕馊。倒有一串五个的米粑粑仍在卖,买几串权当午餐,每个咬上一口,然后再从第一个吃到最后一个,细品辣椒、胡椒、胡葱和酸菜的滋味。
一点钟,车准时上路。从王村到盘溪,以前只有山路。司机小向说,现在的简易公路围着山转,有二十几里,路面虽差,但不怕。他递过一张名片,印有他的电话号码,说不论有什么事情,只管找。
前面一段路好走,经行茶籽坡,茶籽已摘光,树叶仍青,枝干仍舒展。远远看去,盘溪山峰在淡青的烟雾中显出轮廓,锅灰色……
我记起,旧路十五里全用青石板铺就,路窄,只容一人过,若有人对面走来,得让。让路有讲究:下山的让上山的,空手的让负重的。擦肩而过时,上山的或负重的回过头说一声“妈拉个×的,路窄,谢了”。让过路的回应:“谢个妈×”。问候过,也×过一×,各自上路。又记起旧历年底石板路上的迎亲队伍,年底是山上山下婚嫁好时节,队伍拉得长,新娘子陪嫁的柜、箱、栊、匣,都由两人一前一后抬着走,脚盆也抬,马桶也抬,敲锣打鼓,吹锁呐,放鞭炮:气派。同一天迎亲、走同一条山路,队伍难免相撞,有办法,石板路的七里半处叫“七棵树”,长七棵银杏,高挑的树下有块石坪,可供行人憩息。听到鞭炮声、锁呐声,将要相撞的迎亲队伍都赶往“七棵树”。在那里,两位新娘子交换脚上绣花鞋,换过,下山的让上山的。遇到某位新娘子大脚板,对面那位天生秀足,“美丽的大脚”也只能受委屈,将洋芋般的脚趾蜷缩在小鞋中;同样,对面新娘的秀足只好在宽鞋中“划船”。即使这样,也无碍。若不肯换鞋,定会动手操家伙。不过,我在那边生活了一年,“操家伙”的事没遇过:同为新娘子,地位平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