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流过身体


□ 陈元武

  一、水或者黑暗

  水里总是幽暗的,小时候的体验告诉我,在水里,我永远成不了一条鱼。夏天的河流给了我飞翔般的感觉.人在岸上对于夏天的燥热和干旱无可奈何。有时候,坐在浓荫底下,看着天空中自由往来的鸟羡慕不已——它是有翅膀的,因为在创世纪之初,神为了传递他的神谕.就让鸟长着翅膀,能够像神一样飞翔。鸟具有了神的福荫,声音唯关动人,身体轻盈而婉尔。它飞在高高的天空里,像一个自由而无拘的精灵,它远离了黑暗、炎热和土地的桎梏,它像云一样飘缈不拘。当泰戈尔在他厚实的菩提树叶上写下他的诗句时.一只鸟就永恒地融入了天空,微风、绿色翻滚的大地上,干坼的泥土和烤熟的庄稼,云雀轻盈地飞过他的头顶,告诉他一些神的故事.微风挟裹着桔红色硕大的榕籽砸下来.从鸟的嘴边滑落的就是那句神谕:苦难是永恒的,就像干旱和炎热是永恒的一样。然而,河流里的鱼是怎么回事?它们也是另一个世界里飞翔的鸟?差不多吧,湿婆创造了梵天和人天,鸟居于人天与梵天之间,鱼在人的脚底下生活,人站在鱼的视线之上。于是,佛陀首次提倡了万物平等的主张,佛说,一条鱼与一只-的生命是平等的.一只昆虫和一个人的生命也是平等的。事实上,我们一直在扮演着主宰这个世界的角色.而面对大自然的无边无际和无法抗拒的巨大的力量.我们转而设想一个由人扮演的世界之主.那就是神或者佛陀。到底还是让人主宰包括自然在内的万物。于是有了鸟和鱼,有了河流和天空,我们居于其间,聆听鸟的歌声,同时观看鱼的快乐。河流体现了另一种可能.水让世界分为截然不同的两个部分.一个是有声的和光明的,另一个是幽暗的和冰凉的.天空给了我们思想的充分空间,大地给了我们思想的种种理由和依据,我们生活并思考,最后陌生地观看鱼的世界。公元二千三百四十多年前.在一条叫濠河的梁坝上.一个名叫庄周的中年人和另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人惠施在看一群鱼唼喋倏忽,庄周说,瞧,那群鱼活得多自在快乐呀!惠施不以为然:你说鱼快乐,你又不是鱼,你怎么就知道它快乐不快乐呢?庄周说,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与否?这么扯开了去,谁也说服不了谁。濠梁之辩让鱼的快乐成为著名的哲学辩题,最后,庄周和惠施争得面红耳赤的,鱼在濠水中.它可能在好奇地看两人无谓的争辩,可能它毫无兴趣地游走了,只留下一圈圈微澜在身后,让快乐与否成为永远的问题。

  总是这么想着.人如果能够成为一条鱼该多好啊!这和有些时候,人总是羡慕天上的飞鸟一样,人感叹,要是有一双翅膀该多好啊,天空任鸟飞,自由自在的,毫无障碍和拘束,想去哪儿就到哪儿。泰戈尔想象的飞鸟是诗性的,它代表了诗人的思想和意识.一只鸟飞向天空,这本身就够诗意的。德里达在《唱祷》里写道:“我从没有想过神是否也需要吃饭和睡觉,他是否也有烦恼和不安.为无法满足天下所有人的愿望而烦恼.为错过拯救罹难的信徒而不安?我想应该是有的。只是神高高在上......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