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水流过身体


□ 陈元武

  一、水或者黑暗

  水里总是幽暗的,小时候的体验告诉我,在水里,我永远成不了一条鱼。夏天的河流给了我飞翔般的感觉.人在岸上对于夏天的燥热和干旱无可奈何。有时候,坐在浓荫底下,看着天空中自由往来的鸟羡慕不已——它是有翅膀的,因为在创世纪之初,神为了传递他的神谕.就让鸟长着翅膀,能够像神一样飞翔。鸟具有了神的福荫,声音唯关动人,身体轻盈而婉尔。它飞在高高的天空里,像一个自由而无拘的精灵,它远离了黑暗、炎热和土地的桎梏,它像云一样飘缈不拘。当泰戈尔在他厚实的菩提树叶上写下他的诗句时.一只鸟就永恒地融入了天空,微风、绿色翻滚的大地上,干坼的泥土和烤熟的庄稼,云雀轻盈地飞过他的头顶,告诉他一些神的故事.微风挟裹着桔红色硕大的榕籽砸下来.从鸟的嘴边滑落的就是那句神谕:苦难是永恒的,就像干旱和炎热是永恒的一样。然而,河流里的鱼是怎么回事?它们也是另一个世界里飞翔的鸟?差不多吧,湿婆创造了梵天和人天,鸟居于人天与梵天之间,鱼在人的脚底下生活,人站在鱼的视线之上。于是,佛陀首次提倡了万物平等的主张,佛说,一条鱼与一只-的生命是平等的.一只昆虫和一个人的生命也是平等的。事实上,我们一直在扮演着主宰这个世界的角色.而面对大自然的无边无际和无法抗拒的巨大的力量.我们转而设想一个由人扮演的世界之主.那就是神或者佛陀。到底还是让人主宰包括自然在内的万物。于是有了鸟和鱼,有了河流和天空,我们居于其间,聆听鸟的歌声,同时观看鱼的快乐。河流体现了另一种可能.水让世界分为截然不同的两个部分.一个是有声的和光明的,另一个是幽暗的和冰凉的.天空给了我们思想的充分空间,大地给了我们思想的种种理由和依据,我们生活并思考,最后陌生地观看鱼的世界。公元二千三百四十多年前.在一条叫濠河的梁坝上.一个名叫庄周的中年人和另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人惠施在看一群鱼唼喋倏忽,庄周说,瞧,那群鱼活得多自在快乐呀!惠施不以为然:你说鱼快乐,你又不是鱼,你怎么就知道它快乐不快乐呢?庄周说,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与否?这么扯开了去,谁也说服不了谁。濠梁之辩让鱼的快乐成为著名的哲学辩题,最后,庄周和惠施争得面红耳赤的,鱼在濠水中.它可能在好奇地看两人无谓的争辩,可能它毫无兴趣地游走了,只留下一圈圈微澜在身后,让快乐与否成为永远的问题。

  总是这么想着.人如果能够成为一条鱼该多好啊!这和有些时候,人总是羡慕天上的飞鸟一样,人感叹,要是有一双翅膀该多好啊,天空任鸟飞,自由自在的,毫无障碍和拘束,想去哪儿就到哪儿。泰戈尔想象的飞鸟是诗性的,它代表了诗人的思想和意识.一只鸟飞向天空,这本身就够诗意的。德里达在《唱祷》里写道:“我从没有想过神是否也需要吃饭和睡觉,他是否也有烦恼和不安.为无法满足天下所有人的愿望而烦恼.为错过拯救罹难的信徒而不安?我想应该是有的。只是神高高在上,他的快乐和烦恼谁也无从知道。”飞鸟的天空诚然无限美好,蓝天白云底下,它能够一览无遗,人的表情,一棵树和另一棵树,快乐或者痛哭着的人们,在大地上都显得那么渺茫,他们只是一些移动的细小的影子.红色的衣裳或者黑色的衣裳都不重要了.神高举着左手——你们应该往那里走,像摩西带着众人走出埃及,神又举起右手,那么你应该感到庆幸和满足,因为你得到了阳光和雨水,你稼获丰稔,你身体无恙,你漂亮的妻子在身边微笑。我憧憬着成为一只泰戈尔的飞鸟,它沾着朝露,朝着菩提树成林的地方飞去,穿过波浪翻涌的恒河,在苦难集簇的焚尸台边.它向哭泣的人们投去一瞥怜悯,桔红色的鲜花在熊熊的火焰里飞腾,像一只只五彩的蝴蝶,死者的肉体化为灰烬,他的最后一缕淡蓝色的轻烟融入天际.在追逐着一片白云的去向。恒河的波涛最后容纳了尸灰的污垢.未燃尽的薪柴在台上留下一些黑色的记忆。一切都是洁净的,火给出了答案。比起那让秃鹫一口口吃掉的脔割碎刑.天葬让人无法接受。火包容了一切,人是从水世界里来的,结果在火世界里去,来的时候湿港港的,浑身裹着鱼一样的滑腻胎衣.羊水和子宫就是人最初的河流。在一个温暖而安全的地方,一个生命像种子一样发芽生长,经历了鱼和动物的流程。在那个世界里,人微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血一样颜色的世界,浑沌不清,幽暗而温暖。人听到了咚咚咚的心脏跳动声.那是母亲身体里的一台永不休息的机器。原动力让机器永恒地搏动,温暖的血液流遍全身。而最后,一切都归于寂静.所有来得及和来不及的事情都戛然而止。火让一切都成为烟缕,荣耀和悲伤,伟大与渺茫,一缕烟给出了答案。烟都是那么蓝而唯美,灰烬是那么相似,凌乱不堪。帕慕克的《黑书》里描述了一种相似的答案:完美的黑暗就是死亡,毫无知觉,快乐或者痛苦都不存在。当黑暗吞陷一座城市的时候.黑色的流体浸淫着每一个灵魂,洁净的或者龌龊的,张牙舞爪,但它是脆弱的,甚至害怕一根火柴的微光。钢铁表面滑过永世的冰凉.黑暗让关变得遥远而不确定。像伊斯坦布尔的海峡一样,白天,它多么湛蓝和美妙,而到了夜晚,城市的灯光让它成为一个驿动的黑域.浪尖上跳舞的灯光让黑暗越发地神秘莫测。诗句追逐着诗句,玻璃窗外,呼啸的风带来了夜汛的潮湿气息.斑驳的灯光底下,世界重归于无序和复杂。而此时,一个外乡人很容易被城市的暗流吞噬了.包括她的灵与肉。

分享:
 
更多关于“水流过身体”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