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散布在生活里的灰尘


□ 王文军

王文军

散布在生活里的灰尘

日子里的灰尘

是打扫不净的

旧的还没来得及清理

新的又已蒙上

灰挨着灰,尘挨着尘

最终,自己也化做了灰尘

岁月跌落在一起

日子就成了滚滚红尘

下雪了

多么肥胖的雷呀

一场雪掩埋着另一场雪

黑瘦的冬天早已变得

白净丰腴

多像暖暖的棉花

在手心里轻轻一握

慢慢,渗出一个春天

梅花如此完美

严寒剔除了所有的繁芜

骨头才更像骨头

一场大雪摇曳

这些多姿的仙女降临

清香都是凛冽之美

现在,她们就在我的面前

或仰,或倚,或舞,或思,或语

我的目光却投向了暗香深处

从雪花中看到春天

我的爱,飞鸟一样

手掌中,融化

一棵小草成长的源泉

空茫的雪野,几粒麻雀

抱紧泛青的柳枝

小小的身躯中,一段东风发芽

从今晨开始,沿着

雪花盛开的路径

寻找晶莹六角上

春天的七窍玲珑心

经过阿尔山油菜花地

一大片一大片盛开的油菜花

一大片一大片黄到天边的金

绿的草白的羊,都闪到了一边

排列整齐装束鲜艳的美女

像摆了迷魂阵

美人如玉剑如虹啊

行走在胭脂丛里

我多像丢盔卸甲的将军

内蒙古阿尔山

我和金黄的花

瓦蓝的天乳白的云

细细的风在一起

真好,我即使沦陷于此

此地也会有福祉降临

故乡的山坡

我不会说出她的贫瘠

不会说出她裸露的骨头、稀疏的头发

我愿意说出

说出她对芨芨草喇叭花的袒护

说出她对夏虫地皮小蘑菇的娇惯

在她的怀抱

我愿意这样长久相依

饥餐一粒鸟呜

渴饮一朵花香

从此,我不再欲壑难填

也不会愤世嫉俗

牧羊人的皮鞭

赶走了太阳

却赶不走一截树桩

和树桩一样木讷的忧伤

墙头草

我不再激烈地反对你

那么薄的土,那么硬的风

那么高的墙头上,活着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又何必在意那些莫须有的罪名

我甚至开始欣赏你

风起时的身姿,眼看就要被连根拔起

又缓缓地把自己扶起

一种决绝之美,动魄惊心

时间一秒一秒老去

老式挂钟真的老了

我舍不得更换

多少年了,它一秒一秒地老去

一秒一秒中,垂髫少年双鬓飞雪

有的时候,真想停下来

回头看上一眼

就像在风驰电掣的火车上

看身后那棵开花的树

分分秒秒的相遇

都是最美的时刻

总有一朵花被你爱过

春天里,总有一朵花

被你爱过

你也许并不知晓

被你爱过的那朵

在花丛中,和所有的花一样

悄然绽放,又悄然衰败

一块玻璃

父亲从集市买回一块玻璃

还泛着七成新的窗户纸

在灶膛里化成一缕青烟

青烟里藏匿着影绰的昏暗

阳光把玻璃擦拭得没有一样

昏暗的土平房顿时亮堂起来

贫困的生活好像也透出亮光

劳作一天的母亲

舍不得耗油点灯

盘腿坐在玻璃的跟前

缝补一家人破烂的日子

借着一片明亮的

明亮的 明月光

太阳出来喜洋洋

细雨过后,太阳一跃而起

大地一下子鲜亮起来

仿佛穿上一件新衣裳

树叶被阳光亲吻得

无法深呼吸

鸟鸣在枝杈间滴溜溜地滚动

山花挤瘦的小路,香气匝地

池塘里,蜻蜓与小荷私语

一只羊,忘记了来世今生

在草尖上的水珠中

寻找着自己

滚动的山枣

在辽西的丘陵上谋生

卑微的生命植根贫瘠

一群被抛弃的孩子,在秋天

越来越硬的骨头上

灯笼一样的果实

照亮广阔的山坡

天空深邃而蔚蓝

灯笼丰满又鲜艳

我瘦弱的童年

一颗山枣树枝杈上

来回滚动的山枣

丰腴,在天地之间

麦穗之殇

雷声响过之后,雨就该来了

田野安静下来

一只麦穗,怀抱着

正在灌浆的粒

等待营养

雨没有来,风先来了

肆虐的风啊

关于这些,我已无法言语

低下头,我在寻找

那只麦穗,眨眼间

便躺倒在地,躺倒在泥土里

温柔的手

在夜晚,所有的灯光

都是黑暗的敌人

唯有那几间平房

不惧黑暗的挤压

无论多晚,都亮着灯光

多像温柔的手

把在暗夜中行走的人召唤

有那么几次,我喝多了

看到这灯光,就像看到逝去的娘

真想不顾一切地冲进去

抱住她的肩头,大哭一场

责任编辑 李皓

分享:
 
摘自:海燕 2013年第02期  
更多关于“散布在生活里的灰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