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像石头一样飞


□ 范晓波

像石头一样飞
范晓波

春天把中学围墙外的荒野刷成粉绿,又在绿油菜地竖起一片金黄,再在其中安插几个戴斗笠的农民和穿外国晚礼服的燕子,另外再安排几阵烟雾样的雨,泥土和泥土上的一切就都腆起肚子怀孕了。我蹲在中学外的水库边,研究和头发一样浓密的柳条上青春痘状的绿疙瘩,水边的草丛里好像都有了蝌蚪,如同用毛笔蘸着淡墨点染成的,刚从宣纸上滑落到水里。春天把什么都弄得很有意思,就是忘了我。似乎我是油墩街的异乡人,它就可以不必对我做点什么。我穿着冬天的黑牛仔,被县城和季节遗落在油墩街中学里。
油墩街是挨着景湖公路建成的集镇,从空中俯瞰应该是只长蜈蚣,公路是它的脊背,两厢的房舍是参差不齐的足。之所以拥有这个油腻奇怪的地名,据说是因为早年此地有几个香飘数十里的榨油坊。中学在西南郊的一片田地中,由数排长条形的教室和一块泥面田径场构成,朝着油菜地的围墙永远豁着牙。所有的农村中学都是这样,校方在学校前方设个大门,个别学生就在学校后方的围墙开几处小门,无论怎样都堵不住,似乎这个漏洞是枯燥刻板的校园生活的必要补充。油墩街中学和其他农村中学不同的是,它是一所省重点中学,文科班一度超过县中。
以我现在的社会阅历看,和油墩街的干系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当时对师专毕业生有一刀切全部下乡的规定,但有点门路的人还是变相留在了县城甚至市里。我父亲有个在省里一个重要部门当厅长的舅舅,一个用自己的签名给许多人修改过命运的人。他写了个条子给我父亲,让他去找地委一个领导。结果父亲把条子和我一并交给那个领导后,就在这件事里彻底消失了,或者说逃跑了。别人的父亲为了子女可以去违法乱纪,我父亲不会为了我的前途磨损他的面子。我说的只是磨损而不是丢失,他可能觉得求人办事时堆砌笑容的工程太艰难。
那个人第二次见到我时,目光像条慵懒的蛇。他不咸不淡问我厅长家的近况,我告诉他我一无所知,然后看见他眼窝里的蛇睡着了。留在市里的事在父亲逃离之后也从我的运程中逃离而去。1991年秋天,我像一片梧桐叶从上饶向故乡飞去,掠过县城的上方,飘落在180里路外的油墩街。不过我没有责怪父亲的意思,那样的年纪,流浪比做皇帝的女婿更能激发我的虚荣心。悲壮、孤独和泪水是我的日常用语。直到现在,某种偏见还残留在血液里:似乎快乐可耻,而忧郁光荣。
油墩街的冬天很配合我的偏见,人们被冬雨关在屋子里,睡觉,打牌,调情,棉花地和松树大块大块地铺展厚重色块,田野终日游荡着潮湿的寂寞空气,一条黄泥小路蛇行其间,把我每天的散步引向远处的水库山林。我把那里想象成十月党人的西伯利亚,把学校分给我的房间命名为小木屋,其实它不过是教室过道边四间小房中的一间,只有两面是木板墙。我把自己当作光荣的被流放者来尊敬,整天用收录机听钢琴曲,偶尔还画幅油画,写首关于夜晚的诗。我害怕周围人破坏了我的伟大的孤独,不与任何人为伍。隔壁及对门的三个教工,其中一个还是我的初中同学,家也在县城,我每天和他说的话不超过两句。他们三个人构成小社会,我成为孤悬大陆之外的小岛。我抱着吉他唱歌时,夜晚从大陆包抄而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