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布布和他的寨(小说)


□ 梦亦非(布依族)

  作者简介:原名武开翔,1975年生,贵州独山人,出版有《九十年代诗歌梳理与批评》《沧桑归途》《魔书:魂飞魄散》《植物改变世界》等随笔与学术著作十余种。现居广州。

  ◎梦亦非(布依族)

  梯子的故事

  布布睁开眼睛,天就亮了。

  天亮让布布很烦,或者说布布觉得很麻烦。他躺在楼板上,望着鱼鳞样列着的瓦片,发呆。光线斜斜地从瓦缝间滴下来,“嘀嗒、嘀嗒、嘀嗒……”细碎声音落在楼板上,溅起些安静的尘埃,慢腾腾地,在光线中转折。楼板下是牲口圈,牛反刍的声音和猪鼾声清晰无碍地透上来。布布甚至可以听到朝阳铺在瓦面上的声音。

  就连这些声音也让布布不耐烦。

  布布是个木匠的儿子,但不是小木匠。

  与每天一样,布布尽量用最慢最慢的时间来起床,穿衣服,打哈欠,下楼梯。然后带着小狗怪哉出门。怪哉是他唯一的朋友,瘦瘦的,长着白色箭杆毛,打着右旋儿的尾巴斜放在背上,两只眼睛常常望着布布,偶尔叫几声。布布与它的交流只有吹口哨。

  这是个秋天,收割后的秋天,天地间浮着淡蓝色雾气,寨子周围是空空荡荡的梯田,那些堆在田埂上的稻草堆像十万黄金之塔。布布可以嗅到那么多稻草堆散发出来的干草香气。往东边和西边望,是层层叠叠的远山,直抵到天下巴,再往南边,布布望也望不到尽头,波涛汹涌的山海让布布头晕目眩,布布赶紧将目光转向寨子往北。

  往北,还是梯田,梯田们一级一级地爬上去,连蓝天都盛在田里了。其实梯田只到半山以上,但布布觉得它们应该到天上去,白天和日子就从梯田上流下来,流进了村子里,像水一样。

  “梯子。梯子。噢梯子。”布布反复地念着梯子这个词,像吃到了什么甜甜的东西。

  路上,布布不断地遇到人,但布布不吱声,别人也懒得理他。他小心地侧着身子,让路,或者干脆等在路边,让别人走远后自己再走,反正他从不知道什么叫着急。要出寨子时,他遇到了小麦丫,她七岁,穿一身花布衣裳,坏坏地笑,圆溜溜的黑眼睛瞅着他。

  “又去老鬼师家啦?”小麦丫歪着头明知故问。

  “嗯。”布布回答,整个寨子里的小孩,他只与小麦丫说话。

  “我不喜欢老鬼师,不好玩,衣服黑黑的,到处涂鸡血。好怕怕哟!”她不知第几次说这话了。

  布布闭着嘴,怪哉却绕着她的脚跟,咬她的裤子,吓得她叫起来:“我没穿袜子,狗会咬我的。”

  布布继续带领怪哉顺着小路走,走出寨子,绕过一丛钓鱼竹、三棵拐枣树,就看见老鬼师的家了。他的家在寨子最北边,比整个寨子还高,门口流着一线细细的溪水。布布不怕溪水,也不怕溪水的声音,他从不在水中看自己的影子。

  老鬼师坐在吊脚木楼的檐下吸叶子烟。布布大老远就闻到了浓烈的烟气,但布布不反感,他也记不清自己在这种气息中过了多少年。每天布布所做的事,就是与老鬼师坐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话,或者不说话。老鬼师已经很老,走不了多少路,天天坐在家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