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剃头匠


□ 叶 华

  我父亲是个剃头匠,说得新社会些,就是理发员,说得改革开放些,还可叫做形象设计师之类的。实际上剃头跟理发是两码事:理发是打理。自从中国人知道打理形象始就有了这行当。梳头、束发,普通百姓当然是自己动手;稼作充饥果腹,砌房遮风避雨,织布蔽体御寒,有了闲钱和闲情才会想到请人打理头发。剃头是去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孝之至也”,唯满清一统后,在“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威胁下,剃头这一行才“奉旨”而生。及至民国成立,国人形象也接轨世界,剃头也得以保留,乃延于今。
  剃头是纯手艺活。曾有人想过用机器替代,盖因人的头型不一,脸型各异,终于作罢。因此,剃头也如同许多称“匠”的行当一样,往往是家族传承。我祖父五个儿子中,三个继承祖业,四叔、五叔因年少时我祖父即已故去,加之成长于新社会,政府安排工作,早已摒弃“封建传统”。大伯投身革命队伍,殁于战火。二伯年迈之际,仍耕耘诸头不辍,前年病逝。再之后,后辈或从商,或打工,或考学,这祖业到我这一辈,算是告结了。
  父亲只读到初小就回家学徒,16岁正式上工,迄今已剃头五十余载。在我印象中,除了大年初一、初二和生病歇息外,余皆忙碌于店堂。到1996年因病提早退休,在家中开一小店,仍乐此不疲。偶尔外出,也急着回家,一帮老主顾还等着呢。父亲别无所好,歇下来便摆弄他的什器。剃头匠的吃饭家什很多,梳子、篦子、剪发剪、削发剪、推子、剃刀……以前常有专修剃头用具的师傅走乡摆摊,如今这一行的人年岁已高,父亲便自己修修整整,倒也无需求人。
  剃头讲究个神定气闲。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头百姓,老至耄耋,幼至满月,围布围上,便是主顾。不管是沟背头,还是刀铲头,亦或是松皮头、凹凸头,都得不卑不亢,剪、推、剃、修、洗各道程序有条不紊,决不因尊而慌了手脚,因贫而大意糊弄。有道是“虽为毫末技艺,却是顶上功夫”,容不得虚与委蛇、砸了自己的饭碗的。
  剃头之为匠,自然有其独到功夫。父亲这一辈剃头匠,传承的是老一代的薪火。除一般理发师应备的剪修之技外,剃、掏、捏之功是万不可少的。老一辈讲,要学剃头,须学徒三年,其实很多工夫都化在剃、掏、捏的练习揣摩上。
  剃须之前,先得热毛巾敷面。待须孔打开,胡刷蘸上皂沫在脸上细细抹过,右手悬腕执刀,拇指按住刀面,食指、中指勾住刀柄,无名指、小指顶住刀把,在刷刀布上顺逆两下,左手抚脸撑拨皮肤,剃刀便在客人脸上细细扫荡,就连眼皮上的细细绒毛也不放过。10分钟过后,定叫客人脸上再摸不到半根须茬。
  掏耳是细致活。掏耳筒里挖勺、绞刀、镊子、耳绒这四样物件各有其用。找一亮堂之所,左手轻捻耳廓,先用挖勺将耳耵挖出,再用绞刀在耳眼里转上一圈,用镊子将剩余耳耵夹出,最后用耳绒轻轻转动,掸去细屑。我虽一直由父亲剃发,却从未得父亲掏耳,难觅感受。但瞧见顾客彼时眯眼享受,过后神清气爽之态,足见掏耳令其舒适之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沙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沙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