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如果我坏透了,为什么还这么穷?”


□ 王文渊 黎 力

  
  3月末4月初,短短的几天内,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艺术剧院上演了由英国TNT剧院呈现的狄更斯名著《雾都孤儿》。由于之前还在久久思考当代戏剧行业及从业者的生存问题,面对残酷的现实却找不到可行的方向,因此我略带沮丧的心情走进了剧场,脑子里还不知被哪个顽皮的精灵驱使着产生了这样先入为主的疑问——一部由人们耳熟能详的经典名著改编的戏剧,如何能够让观众为之坐满100分钟?相对于现在这些喜欢快餐艺术的观众们,5分钟的冷场就会使他们昏昏欲睡,10分钟的冷场就要退场退票,100分钟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我想,要不是打着国外著名剧院的旗号做宣传,相信票房同样会惨淡到无以复加。
  然而这是一个好戏,一个真正能够让观众折服于剧场魅力的好戏,当天的上座率和不断的笑声证明了这一点。如果单从表演形式和风格上看,喜剧化倾向是很容易打动观众的,尤其是演员的肢体手势之灵活和丰富是无以伦比的,大量充满创造性的动作配合台词构建了流畅完善的舞台行动,生动而不做作,丰富又不多余,由此充分看出参演的五名演员积年累月所训练出的深厚的表演功底。转场多是用合唱方式处理的,这样既舒服自然又兼有抒情和议论的效果,一举多用效果非凡。不过他们注意了合唱旋律的处理,力求明快简洁,同一般的音乐剧有明显的区分,不落窠臼。但若我们仅从舞台效果来判断它是一个好作品,未免有些简单了。事实上,我认为这个戏最好的看点还是在于特别的结构。
  把一部经典文学名著搬上舞台需要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尤其是这长达五十三章的巨著,要如何在100分钟内把情节完整呈现,同时完美表述演员特别的观点,那真是件困难的创造性工作。但保罗•特宾和演员们做到了这一点。TNT剧院的《雾都孤儿》打破常规,从“老犹太”费金的角度来叙述这件事,就好像他在临被绞死前对奥利弗•特维斯特出现在他生活中这段历程的回忆一样,这恰恰是重新组织场次的一个重要角度。在原著中,费金从接受审判到死这段时间除了有些恍惚的自言自语和嚎叫咒骂外并没有太多话,不像他在TNT版的作品中这么理智激烈地为自己辩护,他在戏中最重要的一句台词便是:“如果我坏透了,为什么还这么穷?”整个戏其实就在解释这句话,《雾都孤儿》也不再是讲奥利弗的历险,而是费金的悲剧。
  戏中的费金想要让观众了解的是,究竟谁最该被拖上绞刑架。他在开场时就直指贵族富佬,直指收养奥利弗的人,“该被绞死的是这些人!”但费金也不会得到宽恕,毕竟他是坏人,只不过他觉得自己和另外一些人比起来,还是没坏到底。由此,我们看到了费金的命运为什么会这么凄惨的开端——奥利弗的诞生。费金对此说过一句话:“如果奥利弗生下来的时候就死了,我还能活到明天……”戏中重点刻画了奥利弗诞生的前前后后,引出了若干个费金认为比他还该死的人,其中一个是为了自己的名誉而不顾女儿死活赶她出家门的绅士布朗罗,还有就是救济会那群丑恶的人们。在这里,原著和戏剧有很多差别,TNT剧院的演员们充分利用了戏剧表演的艺术夸张形式,将这一幕悲剧的开始丰富地喜剧化了,尤其是接生婆将婴儿扔到空中又被酒鬼接住这一段处理,将这些道貌岸然的恶人对生命的漠视刻画得活灵活现。费金便从此刻开始咧嘴笑了:瞧瞧他们这帮天杀的,好歹我还教了孩子们活下去的本事,管它是偷是盗,我却没想要他们的命!而后被费金诅咒的是棺材店的老板,在这个段落中描画了那个著名的“奥利弗要加粥”的情节。舞台上的那只棺材本身就是一“棺”多用,被老板严酷压榨的孩子们唱着“十个孩子八九个死”的歌谣,在要粥未果、又饿又恨的工作中最终支撑不住,一头栽进自己刚才还叮叮当当制作的棺材里死了,他的结局实现了老板的话:“你只有躺进了棺材才叫干不了活。”没错,费金又有了借口:你看看,虽然我也打骂孩子,但我没不给他们饭吃,没让他们饿死,比起这些人,我难道不应该被从轻发落吗?而后,奥利弗出逃了,一系列动漫式的处理以后,他遇到了小滑头,也遇到了小滑头曾经的一个同伙小乔被绞死的场景。同伴的绞刑是戏中重要的隐喻,也是一个伏笔,它和舞台上那始终高高耸立的绞刑架遥相呼应。从这时起,费金遇上了他生命中的克星——九岁的、体弱多病的、单纯的奥利弗,也注定了他上绞架的命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