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别墅里的奥克兰


□ 冯 慧

蒋凌霄觉得她一生中做出的最英明决定就是毅然把儿子蓝大伟送到新西兰去读书
说实话,儿子蓝大伟大多数时候还是个挺不错的孩子,他健康阳光。每天背着书包去上学,晚上回到家里一进门先响响亮亮地高声喊着,妈,我回来了!然后就卸下沉重的书包嚷着,妈,快点,我渴死了。等蒋凌霄递上水,蓝大伟就抱着水罐咕嘟咕嘟地喝上一大通,喝完水,蓝大伟就满世界地找东西吃,然后再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跟在蒋凌霄的身后给她讲每天学校发生的种种有趣的事情。到了饭桌上,蓝大伟一边吃着饭一边跟父亲蓝天祥热火朝天地谈论着欧洲联赛、西甲联赛和英超联赛,谈nba,有时还跟父亲一起预测本期足彩的结果。闲时,蓝大伟还会在自己的房间里头上包着彩色的方巾,带着耳麦一边扭着胯一边听着欧美的摇滚乐。十八岁的蓝大伟单纯、时尚,没有一点恶习。
但这并不是说蓝大伟是个十全十美的孩子。蓝大伟有一个致命的硬伤,那就是他的学习成绩不理想。蓝大伟属于那种学习态度好,但成绩始终上不来的那一种学生。特别是进入高三后这个问题就更加突出了。说话间就要高考了,蒋凌霄为他的成绩真的快急白了头,给他请家教给他培优不知花了多少钱。不管是培优也好请家教也好,不管风吹浪打点灯熬油蓝大伟从来没有怨言。蒋凌霄让他上哪儿去学他就去哪儿,可是学回来了该不懂的还是不懂,一样的问题当时搞清楚了,换个地方就又拎不清了。蓝大伟的老师曾明确地告诉过蒋凌霄,以蓝大伟目前的学习成绩上大学很有点悬。把蒋凌霄的圆型脸都气成椭圆了,她恨儿子怎么这样不争气,很长时间看着蓝大伟都没有笑脸。本来很幸福和睦的家庭一夜之间蒙上了阴霾。那段时间家里的空气紧张极了,蓝大伟的话很少,回家时不再响响亮亮地喊妈了。而是一回来就龟缩在自己的房间里,吃饭时低着头匆匆地扒两口饭就又进屋了。丈夫蓝天祥有些不忍心地悄悄对蒋凌霄说,算了吧,条条大路通罗马,别把孩子逼傻了。蒋凌霄气恼地说,你说的什么话呀,难道他智商有问题?要是智商出问题也是你们家遗传的。我们家三代出了五个大学生,你们家最好也就是个大专……。女人就是这样,跟丈夫生起气来就要横蛮不讲理的。蓝天祥连忙说,好好,随我好不好,我的智商有问题行了吧!你别逼我儿子了。
蒋凌霄看了丈夫一眼叹了一口气说,你以为我愿意这样逼他?他要是一个女孩子我早就算了,以后可以找个好人家嫁了,靠着老公吃饭。可他是一个男孩子呀,这个社会竞争这样激烈,他没有文凭以后怎样成家立业!我是为他的前途着急呀!自从蓝大伟上了高三,这个家就笼罩着沉重的气氛。
蒋凌霄在一家企业做统计员,统计室是女人扎堆的地方,大凡女人多的地方是非也多。女人在一起比较关心的是谁家老公会赚钱,谁的衣服有档次,谁的孩子学习好……。除了孩子学习这一条,其他的蒋凌霄都挺优越的。她的丈夫原是电信局的一个工程师,几年前出来自己做,开了一个手机店。前些年手机的生意好做,赚了一些钱先买了房后又买了车,生活自然比一般人好些。蒋凌霄在统计室做了这么多年也算老资格了,去年还评上了中级职称。平时在单位里年轻人都喊她蒋姐蒋姐的挺尊重她的,工作也还顺心,除了儿子的事让蒋凌霄闹心以外,蒋凌霄应该是活得很滋润的一个女人。
很长时间里儿子的学习问题成了蒋凌霄最大的心病,有时神经敏感得简直过分。比如婆婆过七十大寿,他们一家三口回去给老人贺寿。儿子从小是爷爷奶奶带大的,跟爷爷奶奶比较亲。儿子看见奶奶家的电扇不转头了三下两下地就给掰转了,后来爷爷又喊他说,大伟,家里的闹钟不知怎么回事也不闹了,又是儿子七捭八弄地将禁声多日的闹钟搞响了。爷爷高兴地夸孙子说,我孙子手巧,天生就是一个做工匠的料……。听了公公的话,蒋凌霄的脸立刻就拉下来了,她儿子凭什么只是个工匠的料?她的儿子要读书,要做大学问的,结果这一天蒋凌霄的脸色都不好看。回到家里她就对儿子说,你看你爷爷把你都看扁了,他说你只是个工匠料。你就不会争口气,难道你这辈子真的就想当个工匠?儿子看了她一眼低着头什么也没说就进了自己的屋。蓝天祥摇着头叹着气说,你这个女人真是神经过敏!什么事都能拿来刺激孩子,这个家里已经让你搞得没有一点意思了。蒋凌霄反诘地说,我也想有意思,可现在是有意思的时候吗?二
蒋凌霄上中学时有个女同学叫何浪浪,再婚嫁了个台湾老板,何浪浪把当年跟她要好的几个女同学请去吃了顿饭。蒋凌霄一看穿得像虎皮鹦鹉一样的何浪浪站在一个鹤发鸡皮的老头跟前,简直让人错觉何浪浪是给自己找了个爹。吃饭的时候何浪浪挽着老头一副恩爱得不得了的样子。蒋凌霄听说这个老头很有钱,在大陆台湾都有生意,否则凭蒋凌霄对何浪浪的了解,何浪浪怎么会心甘情愿地嫁给他呢。
何浪浪上中学的时候就很有点名气,她在学校的宣传队里跳过几次喜儿。以后就连每天上学都梳着一根喜儿一样绑着两寸多长红头绳的独辫子。然后把辫子藏在外衣里,外边只露出脑后寸把长的红头绳像专业剧团随时准备演出的打扮一样。以后学校的同学们就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小辫。有时正上着课的时候,突然有别班的男同学在教室门口高喊一声,小辫!然后就嗵嗵地跑了,惹得同学哄堂大笑。等老师追出去早就不见人了。那时蒋凌霄和何浪浪是同桌,何浪浪属于嫉妒心比较强的女孩。比如,哪天蒋凌霄穿了件新衣服,她必然撇着嘴在这件衣服上找出缺点,心理才算平衡。后来,哪天蒋凌霄得了新东西,何浪浪没有找出毛病蒋凌霄倒觉得不踏实了。上学时,班上男同学给女同学打分,给蒋凌霄打了9分给何浪浪打了8.5分,理由是何浪浪有些俗。何浪浪很不服气,她是学校的名演员怎么能败倒在蒋凌霄手下,于是什么事都跟蒋凌霄较上劲。再后来连嫁人都攒着劲比。第一次何浪浪找了个人事科长结了婚,前些年何浪浪向蒋凌霄炫耀她家光人家送的东西都吃不完,再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两人离了婚。几年间,何浪浪结婚离婚好几个来回,像演电视剧一样。很长一段时间何浪浪没有跟她联系。现在何浪浪突然又冒出来了,她找了个台湾老板,蒋凌霄知道她在很大程度上是向她炫耀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