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苔丝》看基督教文化对哈代创作思想的影响


□ 李 琴

  一、引言
  《圣经》与西方文学存在着根深蒂固的关系。它在西方作家心理性格、思维方式、情感趋向价值观念打上了很深的烙印。正如不了解中国的儒道经典就读不懂李白、杜甫、《红楼梦》,乃至整个中国文人世界一样;不了解《圣经》,研究西方文学显然是无从下手的。从《圣经》视角解读西方文学文本,可以在知识、象征两个范畴展开。西方诸多文学文本除了引用一般圣经知识外,还大量运用圣经象征,使作品获得多层次意蕴,增强心理情感和思想深度。哈代从小就深受基督教和《圣经》的熏陶,由于他对《圣经》的耳熟能详,他的诸多作品无论在人物,情节,场景,意象等方面都能体现圣经象征。本文试从原型象征来解读《德伯家的苔丝》(以下简称《苔丝》)来透视圣经对其创作的影响,从而对这部作品和作者的创作理念有着更深刻的理解。
  
  二、《苔丝》中人物原型象征
  《苔丝》(1891)是哈代最优秀的长篇小说,也是一部震撼人心的悲剧作品。小说中的三个主要人物苔丝、安吉·克莱、亚雷·德伯在圣经中相对应的原型分别是耶稣和夏娃、天使和撒旦。
  苔丝是一个夏娃式的悲剧人物。她被命运带到了浪荡公子亚雷面前,被他诱骗奸污,从此开始了痛苦不堪的悲剧人生。在第五十章里,亚雷说“要是我爱说笑话,我就该说,咱们两个真跟在乐园里一样了……你就是夏娃,我就是那个变成下等动物的老坏东西,跑到园里来诱惑你。”哈代在构思这一情节时有意无意地演绎了圣经故事。苔丝虽然和夏娃一样单纯、幼稚,但她却有坚定的反抗意识。她势单力薄,但她在遭到强暴之后毅然离开,始终不甘屈服,表现了一个被侮辱女性的可贵品质。同时也表现了哈代对至善至美的苔丝的同情与无奈,流露出他对传统道德与宗教习俗的怀疑。
  苔丝的命运与“替罪羊”这一宗教仪式有许多相同之处。《圣经·创世纪》有这样一个故事,亚伯拉罕敬畏上帝,把儿子作为牺牲奉献出来,天使制止了他并让他以羊代替,从此,“替罪羊”便成为救赎世人警醒良知的代名词。作品一开始,因为父亲酒醉,苔丝只好和弟弟星夜驾车去集市,却不幸与邮车相撞,家中惟一的经济支柱老马丧命,这一偶发事件便把苔丝推向了顶替老马这个经济支柱的地位。她甚至想:“马既是死在我手里,那我就应该想法子再弄一匹来。”正是这种忍受灾难的心理驱使她答应到富有的本家认亲。这种牺牲自己甘当“替罪羊”的心理超越了自己刚强的性格,而一步步走入宿命的轨迹。假如苔丝不碰到克莱,不与他相爱,那么她仅仅是在亚雷施与她的屈辱中艰难度日,不会在体验了巨大的幸福之后而遭彻底的毁灭。然而,克莱终究是出现了,而且是作为“天使”的意象出现的(安吉·克莱的英文意思是天使angel)苔丝最幸福的时光无疑是与克莱在奶牛场恋爱的那段日子,但愈是追求幸福,享受爱情的甜蜜,她心中的负罪感就愈强,一边是来自克莱的巨大的吸引力一边是“我自己十二分地明白,我不应该做这样的事。”纵使情感忍不住要陶醉于克莱温柔的倾诉中。理智却冷酷地提醒自己:不能接受。当情感最后战胜理智时,她鼓起的勇气与其说是甜蜜倒不如说是在决诀:“让自己做他的人,管他叫自己的丈夫,自己的亲人——然后,假如必要的话,死去——”。苦难与罪恶的意识仿佛已进入了她的灵魂,使她不由自主地生出救赎与替罪的意义。在这个信念的驱使下,苔丝已完全抛开个人的幸福于不顾,把全部身心都倾注于奉献或者牺牲上,她的行为起到了震撼人心的力量。作者为了强化悲剧的宿命色彩并以此突出苔丝的赎罪心理,把她的悲剧与其祖先的罪过用“大马车的传说”相联系,使她成为名副其实的“替罪羊”。但我们确切地知道,导致苔丝最终完成其悲剧的是她对克莱的爱和对亚雷的愤怒。在逃亡的五天时间里,苔丝轻松而优雅,仿佛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可怕的事,尽情地享受爱的甜蜜,这情形与基督被钉上十字架的心情有何区别?只不过耶稣牺牲自己为的是唤起人们对上帝的敬畏之情,以达到挽救世人的目的,而苔丝的毁灭则净化了克莱和所有人的心灵。在现实的法律面前苔丝受到了审判,而在约伯的天平上,苔丝因功德圆满而到了天堂。作者对苔丝充满了同情,但他认为人在命运面前无能为力,人是渺小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