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疯子


□ 李金思

  李金思 彝良县药监局职工
  
  他死的消息,像初冬的流行性感冒,瞬间在整个小城四散蔓延开来。当传到我耳朵的时候,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虽然没有感冒时的发热、流涕,却也让我头痛、胸闷、全身不适,就差惊厥和昏迷了!
  如果不是因为听到这关于他最后的消息,我怕会永久地忘记了他。
  对他的回忆就像青霉素过敏一样,麻酥酥地,在我心底荡起波碧涟漪……
  我和他说不上有什么关系,不是熟人,不是朋友,更不是亲戚。
  说起他的名字来,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没人真正知道他的姓氏,了解他的脾气,大家都习惯地成之他为“老疯子”。于是人们便能够联想到,他那零乱而污秽的卷发,身着破烂又污浊的衣服,拖着残疾的腿,彷徨、流浪在小城的大街小巷,踏破朝阳,踏碎晚霞。
  他在各种公共场合的曝光率极高。
  每天,他都用双脚丈量着小城的东西经度和南北纬度,小城的历史凝聚着他的足迹,他的足趾却泥淋在小城的风雨里;清晨或是黄昏,他的身影从你身边静静地斜过,偶尔他嘴里飘荡出些年代久远的歌曲,你感觉你曾经很熟悉,却又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你只得摇摇头,轻轻叹息一声,抬头看看天,之后又匆匆赶你的路。
  孩提时代,每当我撒娇,哭闹的时候,长辈们总会把他搬出来,不准哭了噶?再哭闹的话,小心“老疯子”来把你背了卖掉哦!于是我心里一惊,吓得半天不敢再哼出一声来。在我和小朋友们看来,“老疯子”是同电视剧《西游记》中的妖魔鬼怪一般,可并称为世界上最可怕的事物了。
  我们像是调皮的小鹿,整天到晚满街乱跳乱跑,长辈们也会同样嘱咐,担心“老疯子”。于是当我们游荡在大街上,便时时刻刻提心吊胆,老远见到他,便飞一般地跑回家中,赶忙把门闩插紧,心里面砰砰地跳。就是和长辈们一道出门,我的心里面也是慌慌的,紧紧地拽着大人的手,手心都捏出汗水来,生怕一不小心就被“老疯子”给掠夺去了。
  偶尔,我们也会和他在街上不期而遇,我便很警惕地躲在小伙伴们身后,大一点的小伙伴总是会很勇敢地跳出来保护我,向他扔果皮或者是石块,加以防范;有时也会不经意将自己喜爱的“三角板”、“四棱角”朝他扔去。我们便在一旁看他四处躲闪的样子,感觉很好笑。渐渐地,我也狐假虎威,像是吃了豹子胆——敢向他扔东西了,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样东西就朝他抛过去,我看到是一块巴掌大的石头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直落向他的额头……他很鬼火,气得跳了起来,嘴里嗷嗷直叫,抽起竹竿向我们奔跑过来。我吓坏了,木呆呆地站着,不知所措,小伙伴们一把拽起我,我才想起逃命,狼狈地溃退。他追了几步,便停下来,不住地叹息,不停地跺脚。
  我和小伙伴们曾争论过他衣服的颜色,并且勾勾手指头,说谁猜对了就请他吃棉花糖,大伙你一句我一句,争得面红耳赤,谁也不服谁,我们就去问我哥。我哥哈哈大笑,你们这些小鬼,真是无聊,谁见过他的新衣服啊?我们仍然不服输,又四处打探,八方了解,终不得结果,最后小伙伴们当然就谁也没有能够吃到免费的棉花糖了。
  令我极其惊讶的是,他似乎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完整的话语,满口是些似懂非懂的中文单词。
  他好像是外地人。
  我问半百了头发的母亲,他是什么时候来到我们这个小城的?母亲将眼睛微闭,思索了好一阵子,憧憬了回忆良久良久之后,说,好像,好像是……我嫁给你老爸的时候,他已经在这个小城了!
  母亲或许是忘了。在我小时候,有一天,趁着母亲忙着做晚饭,我便偷偷地独自溜到了街上。一眼就看到一个漂亮的纸盒。哇!可以在小伙伴跟前炫耀一番了,我异常兴奋,高兴极了,蹦蹦跳跳地去找寻我的小伙伴们。忽然脚下落空,一个趔趄,心猛地一沉,完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就被一只大手给紧紧拽住。好险!我的面前是一个丢了盖子的下水道,一时间我吓得呜呜哭了起了。透过泪眼,我看到他把我抱起了,又腾出只手,拨弄着那个漂亮的纸盒,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想逗我开心。但我早已是六神无主,心里一片空白,只顾得上呜呜哭泣。不多久,我看到母亲怒气冲冲地朝我们奔将过来,猛地一把将我从他的手上夺了过去,紧紧地搂在怀里,破口就骂,老不死的,半截身子都埋在土里了,还跟小娃娃抢东西,真不要脸。边说边推搡着他,但没忘记那个纸盒子,随手抢了过来,转身就走。我靠在母亲的肩头,看见他没有站稳,退后几步,倒向身后那个“黑洞”……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