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洛阳两味


□ 非花非雾

非花非雾

天 香

老街的女人长得漂亮大气,大枝大叶像煞古都的名卉——牡丹。老街女人精明能干,凡是临着街,连着市的户家,都开了门面,当家的女人站柜台营业,不急不怵把个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老街女人泼辣,一张嘴巴不饶人,两片嘴皮一碰,总能占到理上,夹枪带棒,把老爷们儿说得张口结舌,自认理屈才作罢。

天香是老街的年轻寡妇,老街女人的特点,她占得全全的。唯一不占的便是男人生病走得早,给她留下一个年迈的婆婆。

一个大雪的清晨,天香开铺门,见一个十来岁的半大小子饿晕在门口,问他身世,只说是从南边逃荒过来的。她便收他做儿子,取名守成。

丽景门边有一个杂货铺,由李家长子善文经营,次子善武,是个老实本分人,原来在新安乡下教私塾。善文病死,铺子落到善武手中。善武对这个杂货铺不感兴趣,白天在院里舞弄那柄祖传宝剑,晚上看书一看一宿——他看上天香,不是为了有一个家,而是能让他的铺子有个勤快的人支撑。

善武来求亲,弯腰进门,把手里提的两包点心放到柜台上,喜眯眯地盯着天香笑。天香说走到哪里,婆婆她都要带着。

善武一笑:“如果事成了,你叫她娘,我也得叫她娘,自然是要养老送终。”

天香拉过旁边的孩子:“这个无家的孤儿,也得跟着我。”

善武又一笑:“如果事成了,他叫你娘,就得叫我爹,自然要抚养成人。”

天香便觉得心里暖暖的。不自觉地笨了一副伶牙俐齿,讷讷地说不出话,红了脸,低了头。

成亲的那天,天香一乘小轿在前,婆婆和儿子一辆驴车在后,带了全部的家当,搬过李家去。善武打量着守成:“这孩子一股灵气,天香,你一定要送他到学堂好好读书,成为治国之材。”

守成不作声,望着善武笑。这继父身材单薄,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他待人和气慈善,挺让人敬重。就听话进了学堂。

天香又进货又站柜台,忙得不可开交,善武却躺在杂货铺的里屋看书,一会儿长叹不止,一会儿又兀自发笑。夫妻各得其乐,相敬如宾。

眼看杂货铺的生意被天香打理得越来越旺,善武就走了。隔仨月半载回来住一段,查看守成的功课,叮嘱他把书读透,能懂许多许多道理。

善武每次回来都像走亲戚似地带来一些礼物,走时带许多的盘缠。

守成又大了几岁,心里存事,悄悄地问娘,爹在外面办私塾,应该有不少进项,怎么反要从家里往外拿钱呢?

天香说,他要用钱,想来自有他的用钱处,我信得过他的人品。

鬼子来的那年,学堂关门了。守成跟一帮同学悄悄忙些什么,家也不沾。

天香趁善武回来,商量道:“让儿子跟我在杂货铺里帮忙吧?”

善武说:“这怎么行,孩子的学业不能耽误,让他跟我去新安,我亲自教他。”

天香说,那就听你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