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本钱与本色


□ 唐广川

  做买卖要本钱;做人要本色。但如今钱和色似乎已经被片面地发展和“深化”:有人为了金钱,可以不要命;有人为了色情,可以不要人格。一些平民这样,有些领导如此,甚至个别高官也位居其中。社会风气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了———变得复杂、微妙,变得让人沉闷、浮躁。倒是小说《本钱》(原载《北京文学》2007年第5期)给了读者以另外的意味和感受,让人想到了苦难的过去和苦难中的人们相对单纯而笃实的关系,以及那本钱与本色的真正要义。
  我以为,小说《本钱》篇幅短小,却有着深刻的内涵,人物性格塑造得也非常成功。比如主人公聂记,杀了一头猪,而这又是全部“聂记屠店”开张的本钱,也是以后生活的救命钱。鬼子来了,人们都跑了,聂记跑不跑?为了活命,当然要跑,可跑了以后这肥肥的猪肉就有可能被鬼子享用;而不跑,“自己也难有活路”,说不定还闹得个命丧黄泉、鸡飞蛋打。所以也只有跑,才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但良善的本心又让他顾及到了“豆腐三娘家的铺门开着”,于是便走进了三娘的豆腐店铺,见三娘正在磨豆子,旁边还有她四岁的孩子小牛。眼见鬼子要来了,这娘儿俩却还那么平心静气地准备着做豆腐,这是因为她考虑到丢失了本钱以后还是没法活,所以干脆就这么挺着。但鬼子是好惹的吗?烧杀奸淫,无恶不作,你一个三娘岂不是鸡蛋碰石头、好人掉到狼窝里?所以聂记就劝她娘儿俩赶紧跑。可是倔强的三娘就是不走,聂记于是只有自己跑了。鬼子来了,掠夺、糟蹋了一阵又走了。聂记回到县城看到了那惨状,其中就有三娘和她的孩子的尸体,也有他聂记屠宰后还没开张的两片猪肉。为了本钱,不肯逃跑的三娘丢了性命,却彰显了苦难中女人无奈而又不惧的本色;也是为了本钱,跑而复回的聂记保住了性命,也升华了本色,那就是:“看来我不能只杀猪,我如今也要杀人了。”这杀人,当然是杀万恶的鬼子,是复仇。我们中国人也不是好惹的。但,我们中国人也是人啊,面对屠刀,就要迂回应对。何况,谁不怕死呢?———这个人物的塑造,至此得以完成,而且是那样的有血有肉。
  《本钱》的语调淡然,情节却生动,全篇于平朴的叙述中,给人以沉痛、惋惜和坚强的力感。这个《本钱》就是本色,这个本色就是咱中国人的亮点。也正是这点点的亮光,最终汇聚在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赶走了日本鬼子……
  这《本钱》,让我的大脑跨越式发展,忽悠一下联想到时下,如本文开头所示的那样。时下,说本钱,就离不开暴利、私利和贪欲;说本色,就流入到了“肢体”之类。当然,我们毕竟生活在太平盛世中,但我们也难免浮躁啊。因为浮躁,《本钱》倒给了人一些深沉和厚重的东西。
  人生需要本钱;人生更离不开本色!
  所以我喜欢《本钱》。希望《北京文学》保持慧眼,更多地推出短小精悍的、类似于《本钱》至“本色”的作品!
  责任编辑 张颐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