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侯代表日理万机


□ 野 莽

  如果叫侯代表,就说明是个尊称,表示他可能有一个小区居民代表之类的身份;如果叫侯戴表,就说明是个挖苦,笑话他一个剃头匠子还戴着一块劳力士之类的名表;此外还不排除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他的名字叫侯大标。大秃瓢是个大舌头的老北京人,这样的人有时候喜欢故意把“大”字念成“代”字。
  有一天我的脑袋痒得厉害,怎么抓都不起作用,开始我觉得是最近小说写多了,用脑过度,后来我才想起该理发了。我家右边是一排餐馆,餐馆过去就是一排发廊,出了楼门走一百步路就到,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吃罢晚饭去那里理发最好。我记得秋天的时候我在那里理了一个,一位脸上化了浓妆的小姐穿着很少的一点衣裳,举着一把剪子围着我转悠,两个奶子在我肩膀上面擦来擦去,身上的白肉把我眼睛照得发花,我只好把眼睛闭上,心想天都凉了,可别为挣几个破钱把你冻感冒了。又想理发就理发,化妆干什么?露这么多肉干什么?拿奶子擦我干什么?磨磨叽叽理完了发,她动员我掏一个耳朵,掏完耳朵她又动员我剪一个指甲,剪完指甲她又动员我捏一个颈子,捏完颈她又动员我捶一个腰,捶完腰她又动员我泡一个脚,泡完脚她趴在我的耳边小声地说,大哥舒服得很吧?大哥听我的没错儿,大哥索性让我给你全身服一次务吧。说着把一张粉脸微微地往旁边侧了一下,旁边是一间黑麻咕咚的屋子,有些像照相馆洗照片的暗室,我知道她想搞什么名堂了,心想你真是得寸进尺,得尺进丈,一竿子要把我插到底了,就果断地站起身说,下次你再服我的务吧,今天我没带多余的钱。我一起身把她吓了一个倒退,我看见她身上的白肉打了好几下子哆嗦,接着眼睁睁地把我放走了。
  这次我仍是没带多余的钱,我决定另找一家,找个又老又丑的女人,或者就找个男人,我看他怎么嗲着嗓子叫我大哥。心里这么想着,两脚果然就走到一家男人开的发廊前面,看样子这一家的生意远没有小姐那里火爆,一老一少两个理发的,只围着一个大白胖子研究策划。少的说,还是板寸?大白胖子说,要不再长点儿?老的说,我看就别长了,就您这头型儿,您自个儿又不是不知道的,还不如刮个秃瓢哪,顺子,你给他刮个秃瓢!话说得无顾无忌的,听口气他们是老熟人了。大白胖子经他一说,再对着镜子看了几眼,觉得他这脑袋的确像个屁股朝上的红薯,当即迷途知返,一锤定音说,得,秃瓢就秃瓢吧。少的一听就把剪子放在台上,随手换上一把剃刀。就这一个细节,我喜欢上了这个老家伙,人家干这行的见了顾客,十有九个都是一个劲儿地往复杂处动员,吹呀,烫呀,染呀,呀,恨不得改头换面,走出去让自己家里人认不出来才好,因为是按件计工,论活收钱,可他却好,却动员人家本来要留长头发的剃个秃瓢,吹不成也烫不成,几刀下去也就完了,冲破天也不过五块钱一个。由此看来这老家伙是个实在人,和秋天那个动员我全身服一个务的小姐形成鲜明的对照,而那个名叫顺子的也够听话,仅仅是儿子都没有那么听话,就像是他的儿子兼徒弟似的,拿起剃刀在空中晃了两下手腕子,掐住大白胖子的红薯脑袋哧的一下,顶上就出来白森森的一条跑道。......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