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以花的名义


□ 杜文娟

一次排队买饭,我极其认真地对并排的人说:哎,我发现了一个秘密,热馒头比冷馒头好吃!
话还没落塌实,只见刷地一下,白花花的脸庞一齐凑向我。接着是一阵哄笑。
并排的人把身子快速侧向我,跟不认识我一样:废话!然后又说:你还挺幽默的!
我说:真的才知道,不骗你。
事实上我确实没骗他们。我没有理由欺骗他们。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有时很令他们兴奋。说起你们可能不相信,直到去年,我才搞清自己的鞋码大小。我穿35码的鞋,可我经常穿一双37码的鞋,哐啷哐啷的声音一直伴随着我。时间久了,一点都不觉得烦,反尔觉得亲切,好像从来就没有哐啷声存在。可和我一起行走的人就不一样,她们总是变着法儿把不满告诉我。有人说:你的脚后跟长得和别人不一样,别人的脚后跟是圆的,你的脚后跟是尖的。
我便扭过身往脚后跟看,走一步脚后跟升出鞋口一寸,走一步脚后跟升出鞋口一寸。脚步往前迈着,脑袋朝后扭着,身子就拧成了麻花。同路的人这才严厉指出:鞋子是不是大了?
我毫不含糊,一口咬定,我说:不知道,买的时候只剩这一双,卖鞋的人一个劲地说好得很好得很,我就买回来了。
这样的事在我身上举不胜举,多如牛毛。要想一一了解,那就去问我的同事吧,他们一定比我讲的有鼻子有眼。尽管如此,我还是有不马虎的地方,比如养花。我敢说,只要到过我家的人,无不对我的几盆绿色植物大加赞扬。我最喜欢靠在床头欣赏自己的杰作了。我的卧室放着一盆发财树,半人高的样子,叶子浓密,爆炸般开放。顺着卧室往外看,卧室门口,也就是客厅边上,摆着一盆绿萝。这个家伙生长之快令我常常担忧,买回来的时候高至腰部,一年不到,一枝尖儿已经触到楼顶了。我正为枝藤一旦触到楼顶着慌呢。
这是我靠在床头看到的第二株树。第三道屏障是龟背竹。这盆龟背竹处于客厅门边,而且高高在上。高悬在一个一米二高的木制花盆架子上。几根褐色的根须有的顺贴着地面延伸,有的悬吊在空中,巨大的绿叶就更不用说了,形状各异,气质非凡。现在你该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从卧室观赏我的三盆花了吧,一眼望去,三株绿树,三道绿网,那份绿特别干净,跟森林没什么两样。
当然,这份美自然会传出去。斜对门的夏明丽来一次赞叹一次,总是重复同样的话:真是看不出来,你还会养花,人瘦的跟螳螂一样,花养的还像模像样。
我在一旁喜滋滋地直乐,回答她永远提不完又永远重复的问题:花在哪买的,多少钱买的,咋搬回来的,一天浇几次水,多久施一次肥。每一次我都一一告诉她,每一次又都喜欢告诉。只要她来,过不了一会,她丈夫祝江准跟进来。还是那样的话:看不出来杜文娟还会养花,人跟个螳螂一样,花养的还枝是枝叶是叶。
我便又一次答复夏明丽的丈夫祝江的各种问题。问的次数多了,就看出了苗头——他们也想有一盆花。夏明丽是这样说的,夏明丽说:嗨,家里有盆花就是不一样,家具一般,装修一般,一盆花往屋里一放,味道就出来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