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隋无《格》、《式》考 ——关于隋代立法和法律体系的若干问题


□ 楼 劲

  摘要:隋代除《律》、《令》这两部法典之外,并未统一编纂制定其他法书或法典。隋代“格”、“式”等指称,仍循北魏以来的习惯而可泛指《律》、《令》等各种法律规章,特别是那些随时随事推出的敕例或条制,其称“格”称“式”或其他名称亦无定准,并非特定法律形式的专有名词。因此,隋代尚未形成唐代那种《律》、《令》、《格》、《式》并行的法律体系,当时立法和司法的核心,仍是《律》、《令》与各种敕例或条制的关系问题,其主要经验和教训亦系于此。

  关键词:隋律令格式 法律体系

  隋代究竟有没有编纂过类似于后来唐代那样的《格》、《式》?当时是否已经形成《律》、《令》、《格》、《式》并行的体系?这个问题不仅关系到对隋代立法和法律体系的认识,也关乎对唐初立法和法律体系的认识,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提出这个问题在许多学者看来也许会感到奇怪,因为不少记载都说隋初以来制订了“律令格式”,有些学者遂据此认定当时《律》、《令》、《格》、《式》已并行,其制为唐所继承,这种观点几乎已成为法史学界的定论。但稍加梳理不难发现,所有提到隋法有“律令格式”的记载,实际上都只是笼统泛指各种法律,其中“格式”所指对象又含混不清;要由此来说明《格》、《式》已是两部形态独立而篇章明确的法律,更存在着大量的反证;因而是无法说明隋代已形成《律》、《令》、《格》、《式》并行体制的。以下即逐一考析《隋书》中提到当时有“律令格式”的记载,以明确文帝和炀帝时期均未统一编纂《格》、《式》这两部法律的史实,同时亦以梳理和澄清隋代立法和法律体系的相关问题。

  一、《隋书》中提到“律令格式”的四条记载及其分析

  其一,《隋书》卷33《经籍志二》“史部刑法类”后叙:

  晋初贾充、杜预删而定之,有《律》、有《令》、有《故事》。梁时又取故事之宜于时者为《梁科》。后齐武成帝时,又于麟趾殿删正刑典,谓之《麟趾格》。后周太祖又命苏绰撰《大统式》。隋则《律》、《令》、格式并行。自《律>已下世有改作,事在《刑法志》。

  此叙先说西晋《律》、《令》、《故事》并行,再提到《梁科》、《麟趾格》和《大统式》,所述虽稍有疵,而大体皆为晋《故事》之流绪,然后再说“隋则《律》、《令》、格式并行”,确易给人以隋在《律》、《令》之外又编纂《格》、《式》与之并行的印象。故其常为讨论隋代法律体系的学者所引用,以之为当时已确立《律》、《令》、《格》、《式》并行体制的明证。但这条记载的最大问题,在于其前文著录的隋代法律书,只有“《隋律》十二卷、《隋大业律》十一卷”和“《隋开皇令》三十卷、《隋大业令》三十卷”四种;同时其所著录的北齐、北周和梁、陈法律中,却又包括各朝《律》、《令》以及《北齐权令》、《周大统式》、《梁科》、《陈科》之类。显然,这样著录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隋代制定了《格》、《式》而唐初皆已亡佚,这意味着南北朝后期所行法书到唐初唯有隋代的《格》、《式》已全部亡佚,是一种几乎不可能出现的情况。二是隋代虽有可称“格”、“式”之法而并无其书,即当时仍有不少法律规定散处于《律》、《令》之外,并未被分别编纂和制定为两部形态独立和篇卷明确的法律,才会发生《隋志》著录的这种现象。这也就不能不使人对隋代究竟有无《格》、《式》这两部法书或法典产生怀疑,并对《隋志》“史部刑法类”后叙所述隋“律令格式”的涵义再加考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历史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