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鲁迅还能走多远


□ 讷 言

我写文章提到鲁迅不是第一次了,但我不在鲁研界,不是鲁研家,不吃鲁迅饭,更不敢当“二鲁迅”,所以不怕王朔说的有朝一日鲁迅从地下坐起来扇我耳光;我也不怕当今的鲁迅们说我反鲁迅,因为我知道我不反,鲁迅是文章大家,我过去喜欢读鲁迅的书,今后还继续读。只是不把他当“中国的第一等圣人”看了。他连一般的圣人也不是,他只是他那个时代的比较著名的文学家和思想家而已。后世人戴在他头上的各种不合适的桂冠和溢美之词都应去掉。
我过去也听说有人在批评鲁迅,说他们所以批鲁迅是为了出名。现在看,完全不是这样,因为以前批评鲁迅的都是已经出了名的人物,还要再出什么名。韩石山说,最先批评鲁迅的是作家韩东、朱文等几个人。韩东说:“鲁迅是块老石头,专门用来打人的。”以后是王朔、冯骥才,冯还平和一点,谈到鲁迅的功与过,过宇要加引号;王朔就厉害多了,他说,什么时候把鲁迅淡忘了,我们就进步了。我本人学识浅薄,见闻不广,据我所知,目前批评鲁迅火力最大的还数韩石山,他不仅写文章批,在全国好几个大学和重要场合演讲也批。他说现在对鲁迅还没结论,将来要写专门的批评文章。一个人影响另一个人的思想也容易。韩石山说,他对鲁迅的看法是怎样改变的?是由于他与鲁迅故乡浙江的郁天民先生(郁达夫的长子)的一次谈话,郁说鲁迅个子小,人狠。而我对鲁迅看法的改变,却是由于《骨气与学问——韩石山学术演讲录》这一本书,内中有几篇演讲是专谈鲁迅的。鲁迅先生原来在我的心目中是比较神圣的,自从读了韩石山的后,竟然动摇了我几十年来对鲁迅的信念。现在不妨把我的几点看法写出来,就教于诸文友。

鲁迅的书不好懂

要说读大本书,我年轻时最先读的就是“两选”,毛选和鲁选。所谓鲁选,就是鲁迅的小说、散文和杂文的一种选本。那时我二十岁出头,没什么知识和阅历,读鲁迅的书是比较困难的,许多话读了并不懂,觉得不像毛主席的书好懂,但比毛主席的书有味。当时读不懂鲁迅的书,不怨鲁迅白话文写得不纯正,而是怨自己知识浅短,浅短是永远不会理解高深的。这样反而更加使我觉得鲁迅不是一般人。不要说鲁迅的文章了,就是他的杂文题,有的至今都读不明白。如《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这个题目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点别扭。“丧家之狗”本来很通俗,就是两千多年前司马迁写在《史记·孔子世家》里的“累累若丧家之狗”,我们读起来也不费劲,鲁迅先生偏要在“丧”与“狗”中间加了许多宇,拐来绕去,叫人望而生畏。那篇《论费厄泼赖应该缓行》的文章,李长之在《鲁迅批判》中说写的好,我至今没去读,就因为这个怪怪的题目。相比之下,鲁迅的小说还是好懂的,所以我读鲁迅的书主要读小说,杂文是比较难懂的。韩石山说:“看鲁迅的作品,你很难看到一段情绪饱满、酣畅淋漓的话。他的文学主张就是练字,比如他说,写完之后,至少看三遍,竭力将可有可无的字、词、句删去。删来删去,就剩下几条干巴巴的筋,丰腴没有了,酣畅也没有了。”(《韩石山学术演讲录》163页)
我说鲁迅的书不好懂,韩先生说鲁迅的文章干巴巴,有人看了可能会有意见,那么,换个人呢,肯定你服。伟人毛泽东1971年在武汉的一次谈话就说过:“鲁迅的书不大好懂,要读四五次,今年读一遍,明年读一遍,读几年懂得了,……我们党内不提倡读鲁迅的书不好。”(见《毛泽东读书笔记》553页,广东人民出版社)我估计由于鲁迅的书不好懂,有人提议不要读,毛主席才说那句不提倡读鲁迅的书不好的话。毛主席的这个要求太高,一般人做不到,读一遍不好懂就不读了,哪能读四五次,读好几年?可能现在鲁研界一千六百个吃鲁迅饭的人(韩石山推算数字),就是听毛主席的话读了几年、几十年才进入鲁研界成为鲁研家的。顺便说一下鲁研界这个词。韩石山说,这是中国“特殊的学术团伙”,研究《红楼梦》的叫红学,研究钱钟书的叫钱学,独有研究鲁迅的不是这样。韩先生没说什么原因。要我看,鲁研家们也作难,因为历史上已经有个鲁学了,是山东几个学者研究经学的一派。研究鲁迅再叫鲁学就重复了,只好鲁研。

鲁迅的思想不合时宜

鲁迅既然是伟大的思想家和革命家,我们就要谈谈他的思想,他的思想包含在他的著作里。他的著作特别是杂文,在过去的年代是武器、是工具、是匕首、是投枪、是毒箭,向着敌人无情杀去,可能发挥了巨大作用,但时代进入到21世纪,恐怕这些武器就不合时宜了。我们党是先进文化的代表,鲁迅的思想、著作肯定算不上先进文化,因为我们与时俱进,鲁迅先生却盖棺定论了。韩石山在他的演讲中多次批评鲁迅不合时宜的思想取向和心态,认为鲁迅的后期作品“只剩下冷嘲热讽,和杀伐之气”,他的文章不如郁达夫、徐志摩和胡适的好。韩石山提倡“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说“读鲁迅的书是让人长脾气的,读胡适的书是让人长见识的”。所谓见识是指思想境界、胸怀和学问,学问不是中国古书的学问而是世界文明的学问。韩石山不主张青少年和中学、大学的学生读鲁迅的书,认为现在中学课本上鲁迅的课文太多了,以后初中别选,高中有一两篇就行,大学中文系可以看看,别的系连看都别看。他举例说:“中学课本上选《药》干什么……半夜杀人,吃人血馒头,这么阴森恐怖的场面,让年轻人看了有什么好处?”他考证说,连鲁迅自己都不主张把他的小说《狂人日记》选入中学课本。鲁迅的文章除了青少年不宜,对成年人也有不好的影响,韩石山先生进一步论证说:“因为出身,因为处境、生活状况,鲁迅看这个世界是绝望的、狠毒的,他说过一句话,‘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纪念刘和珍君》)。想想多可怕。鲁迅自己也说过,‘我自己总觉得我的灵魂里有毒气和鬼气,我极憎恶他,想除去他,却不能’(给李秉中的信)”。韩石山在中国海洋大学文学院演讲时还说:“我告诉你们吧;从我的接触看,凡是读鲁迅多的人,尊奉鲁迅的人,脾气都很大,不光脾气大,连面部表情都变了,成了这个样子(做立眉瞪眼状),猛一看,真是狰狞可怖。”(以上见《韩石山学术演讲录》42页—54页)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