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骆驼客


□ 薛 勇

  “拉骆驼”是察哈尔省一带穷汉的营生。旁人说起他们来,好听些称呼“骆驼客”,一般就叫“拉骆驼的”,要么背后喊声“鞭杆子”。在察哈尔话里,“鞭杆子”和要饭的是同一个意思。血气方刚的男子汉们做了这等营生,起初因为家贫没出路,待到做熟惯了,反倒觉着无牵无挂正合男儿本性,做久了就离不开这营生了。口外天高地阔,人烟越走越少,驼队却越走越长。一路上闷了,吼上一嗓子“鞭杆调”。烦了,就骂天骂地骂骆驼,操皇帝老儿的十八辈祖宗也没人听见。这一带的穷家男儿,但凡有些血性的,差不多都眼热过这个常人看不起的行当。一旦当了骆驼客,尽管风餐露宿备受艰辛,却很少有人半道退出,反而觉着拉骆驼是天底下最好的营生。人说这叫讨吃子油了身,改也改不了啦。
  当时北路商道全由山西商帮控制。从张家口北出,过大境门就是“口外”地界。经张北县,过九连营,走太仆寺旗正蓝旗,穿越浑善达克沙地桑根达来,绕查干淖尔进锡林郭勒草原到贝子庙,才算整条商道的三分之一。剩下的商道继续往北,出内蒙古进“大圙圐”,到达外蒙古的库伦(今乌兰巴托),再往西折向遥远的俄罗斯。
  彭大奎他们的驼队属“大聚魁”商号,走的正是前面这一段。
  这段商道离开内地不远,人烟比后套稠密,路途也不如大圙圐那边难走,可地处京蒙辽热之间,道上往来的人员背景复杂,巨商小贩、洋人买办混杂其间,兵匪响马出没频繁,稍一不慎,就会惹出麻烦。由是,北路商道上从来就有“宁走后套一千,不走坝上五百”之说。
  彭大奎领着驼队,却不属商号的人。他是个“驮把式”,又叫“头驮”。这在当时的商道上,类似如今NBA职业球星一样,是个独立的行当。商队上路,全得听头驮的。庞大的驼队一拉溜儿走,在荒无人烟的野地里常遇凶险,不是水源给流沙埋了,就是道路让风雪盖了。沿途的民风人气、匪情税卡,商队的人快马匹、起止行宿等一大摊子事体,光靠商号派出的庄客是玩不转的。当头驮的不仅知晓天气路线,熟悉牲口脾性,即便遇上劫道的“红胡子”,也知道如何应付。
  有一回,大奎领着驼队走得好好的,忽然瞭见远处一溜黄烟,扬尘里有七八个隐现起伏的人头。大奎一惊,知道是“他们”来了。眨眼间,一彪人马就到了驼队跟前,一个个手里掂着夺命的家伙,凶神恶煞似的。
  驼队停下,众人闪后。大奎挺身上前,交替拍打自己的手臂和前身后腰,噼噼啪啪拍打出有节奏的鼓点,以示身上没有暗藏的家伙。拍打的节奏告诉对方,相遇的是这条道上常来常往的客。
  对方打头的略往上抬抬马鞭,先说:“草地上开了两朵花……”
  大奎走前一步抱拳见礼,响响亮亮答道:“金花、银花、姐妹花。”
  对方阴阳怪气地问:“山在人上头,水在人下头,敢问客人走的是哪一路?”
  大奎不卑不亢作答:“山不转水转,人不亲土亲,土不亲咱这口外的黄沙蒿蒿亲。兄弟我拉上骆驼驮上酒,赶到大青山下会朋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