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绣春刀》:刀刃上的宿命


□ 宋雪,胡凡刚

  

  宋雪,胡凡刚

  【作者简介】

  宋雪,女,曲阜师范大学传媒学院硕士生,主要从事影视文化传播研究;

  胡凡刚,男,曲阜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后,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影视文化传播研究。

  每当提到宿命论,人们一般会想到命运这个概念。在深受传统文化熏陶的国人看来,关于宿命论最为普遍的观点就是“命中注定”。中国的武侠电影中不乏宿命论的色彩,但电影《绣春刀》中所体现出的宿命观,不仅仅是对未知世界的消极恐惧,其更多体现的是在面对现实的时候,即使表现得无能为力,也要勇敢面对的积极态度。《绣春刀》凭借其恰如其分的写实武打和有情有义的浪漫故事风格,以及浓厚的宿命色彩,在同时期上映的国产武侠片中可以算是卓尔不凡。

  一、悲怆宿命的偶然与必然

  影片开端就为我们呈现了一个矛盾:“兄弟情义”与“金钱”的冲突。沈炼放过魏忠贤选择金钱的时候,事情已经陷入失控,同时也将自己和兄弟放置在了险情之中,他们的情义也将不断受到考验,可他在选择金钱的时候,考虑的只是大哥需要钱去坐上百户的职位,心爱的女子妙彤需要钱赎身,小弟需要钱摆脱师兄的敲诈。当面临金钱诱惑的时候,现实令他无法将事情看得长远,他只是简单的认为放走魏忠贤会给自己身边的人带来好生活。

  随着沈炼拿着魏忠贤的腰牌站在二楼上宣布魏阉已死的时候,他的命运也注定发生变化。此时“选择宿命论”的意味就凸显了出来,所谓生与死也许早已命中注定,但小人物也有自己的命运,作为棋子,死已是必然,个人的选择虽然并不能成为自己命运的操盘手,但当他们做出选择的时候,福祸就已酝酿在命运之中。所以当我们看到后来种种悲剧发生时,才会感悟到这种宿命既是偶然,也是必然。大哥卢剑星认为追杀魏忠贤就是希望,因为有希望,所以想跟命运抗争,但是“宿命”二字往往意味着希望与现实是不同的。卢剑星没有因这个机会立功而达到自己坐上百户职位的期望,本以为是改变命运的时刻,但到头来仍旧回到了宿命的轨道;沈炼在这个“机会”中得到的大笔钱财,本以为能够解决兄弟的麻烦,爱人的愁苦,反而却害了兄弟。偶然的选择促成了三人命运中悲惨的必然,可无论是偶然还是必然,纵观个人命运的变化,剧中人物的命运走向由他人而非自己所决定,而且他们亦无法预测悲惨的必然。因为他们在官场中仅仅是个小人物,其个人命运的走向牢牢的掌握在他人手中,任由他人摆布。影片中对这类历史现实的演绎同样与悲怆的宿命论暗暗契合。

  尽管锦衣卫有飞鱼服与绣春刀的威风,但他们也有生活的无奈和压抑。沈炼与赵靖忠的对话让我们看到他们三人命中注定是不被珍惜的底层人物,在命运的轮盘之上,是棋子也是弃子,总是成为别人取得利益的利刃,却无法掌舵自己的人生,似乎悲怆得让人觉得再利的刀,也劈不开命运的枷锁!做出了选择,有收获就也有代价。沈炼跪倒在漫天雪花中痛哭呼喊,期间穿插着卢剑星万念俱灰,神情麻木地被按在树桩上等待死亡降临的镜头,刽子手一刀落下,清水瞬间冲刷掉地上的血,一切纠葛都结束了。他担下了所有的罪责,此时官已至百户,但跟他当初所愿相去甚远。全片的悲剧感在此刻被上升到高潮,极深的宿命悲怆感在此刻配合着画面中的漫天大雪被一一渲染开来,一点点的落进观众的心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DVD电影评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DVD电影评介 Tags:绣春刀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