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闲文三题


□ 叶延滨


读稿之趣

当编辑,读稿件,有人说是件相当枯燥的事情。编刊物,读稿件,有人还说是为他人做嫁衣。有了上面两个出发点,当编辑也就是学雷锋当孔繁森了。也不都是这个观点,比方说,编辑是吃官饭的“老爷”,压制新生力量的“腐儒”,有了这两个出发点,有的人骂起刊物的编辑来,好像在骂萨达姆。两个极端都有人到处在讲,想想,有趣。
我不赞成前面“嫁衣”论者,编辑是个职业,没有人投稿,你办什么刊物?名家也罢,无名新手也罢,来的都是客,善待才好。我也不同意后面那种动辄把编辑当成下台的独裁者痛骂的人,多半是没用他的稿子。投稿也是卖文,投稿是卖家,编辑是买家,大街上卖货的不能拉住顾客不买不让走,为什么不用他的稿件(也就是没想买他的文章)他就那么有力气到网上去骂大街呢?只因我在刊物管点事情,所以有这点心得,前一半对编辑,后一半对作者,换位一想,也许就是这理。现在刊物大多靠自己经营来维持生计,没有几家是靠纳税人养起来,所以听到有人骂编辑“官办老爷”之类的话,不生气,只觉得说话者,有趣。
投稿的时候,大多数人是不骂人的,有礼貌的居多。有和称叶老师,这种作者多,也顺。有的称叶老,过了,一笑。有的称老叶,是熟人,老叶也有从叶老师甚至叶老开始认识的,无妨。还有写错了名字的,比方说,叶廷浜老师,你好!我是读着你的作品长大的……读到这样的来稿,有趣。
稿子写得真好,附的来信也有礼貌,这是最养心的读稿了。于是想给作品写信,告之稿子可用。这时发现,没有作者的真实姓名,没有作者的地址。替作者着急。试想,也许是个自信的才子,不把出名当回事,也不把稿费当回事,寄件“好玩意”让编辑过眼?稿子发了,附上一条小注:请作者告之通讯方式。其实是公告读者,我们又当了一回伯乐,有趣。
寄来稿件,也寄来照片,还有胆大的,连情书一起捎上。前两年还没有人想喊我叶老那阵子,这种来稿不好说没有。因为刊物的稿约上有“欢迎投稿,勿寄私人”,所以,凡寄到个人名下的稿件,就转给相关的编辑拆阅。记得有位老编辑跑来给我提意见:“你把那些照片情书处理了再转过来,好不好?”我心里替这几位惋惜,自己工作不细,后果不佳,十分抱歉。还有把情书装错信封者。拆开看,情书是写给另一刊物的另一位编辑。难办了。转给那位吧?不妥。不转吧,有掠美之嫌。再一想,说不定那位手上也有一封给叶先生的。正让那位先生为难呢!有趣。
也有自信的投稿人。一看就不是准备“请老师斧正”“聊供补白”。附上名家的评价信,一般是复印件。列出自己的资历,在多少家报刊发过作品,得过多少奖,现在是多少种协会的会员等等。开始觉得像一个成语“狐假虎威”,后来仔细想想,自己有报纸上发作品,编辑也常常在文章屁股后面贴上一个补丁“作者简介”。于是不再反感,自己暗笑自己。有趣。
还有厉害者,就像马路上“碰瓷”的人物。“碰瓷”,过去是市场上的小流氓,拿个不经碰撞的瓷器,往你身上凑,碰碎了,讹诈你的钱财。因为刊物是公开发行,编辑也算公众人物。所以,也有把投稿当瓷器来找事的人物。我记忆中有两件事。一是位先生,寄来一封长信,说他的稿子是用挂号寄来的,花了他二十年心血,没有得到回音,请退稿。查了查,没有人见到。过了几天又来信催退,说是二十年心血,不能白费,一定要我们退给他。后来就漫天要价地纠缠,一直闹到了法院。还有另一件,更邪乎。指名点姓地说,给我生了个私生子,答应给的生活费怎么不兑现?这事不小,我把信交给妻子看了。又好气又好笑。于是想了个招。给当地晚报写了篇文章,将此信全文披露,文章取了个名《请教马克·吐温先生》。文章见报,风平浪静,用投稿“碰瓷”的事从此也少了。看来报纸的读者还是多。今天我也不知道是谁的恶作剧,不知道也好!那篇文章倒是成了我的保留作品,常常被人选载,读了文章的人常常只吐出两字来:有趣。

与影子打架
网络是个有趣的世界,我虽说不算个网虫,但也上网发邮件,顺便也看看网上的新闻,查查可用的资料。算个“菜鸟”吧。菜鸟飞到网上,也会遇到新问题。开初让我发晕的是两种事情:一种是冒名顶替发言,另一种是影子找碴骂仗。
网上有叶延滨文章,一般来说,或基本上讲,没有我自己贴在网上的文章。网络上我的文章都是报纸刊物登载后,又发在他们的网站上,或者是有的网友朋友喜欢,在网上选登出来。也有假冒产品。最早出现的是一篇说什么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之类的文章,不短。有人总对我说起,我纳闷,没有写过这么高明的文章呀!后来常见的是一些短小的跟帖,有的狂妄自大,有的尖酸刻薄,有的莫名其妙,都不算“高仿”。对于这些假冒产品,我开始有点恼火。后来明白了,不能当真!这世界上还有人对你有“意思”,喜欢当然好,讨厌也无妨,总之,别人想发表一点网络自由的言论,借你名字用一下,当雨伞遮雨,当破帽子过街避熟人,都不是太出格的事情。网络上发帖子,吵架拌嘴谈情说爱,都用假名,真有一回,出来 个叶延滨或者何建明,在跟一帮网络大侠论剑,准是假的!假作真时真亦假,网络虚拟世界里,这句话最点穴!也不是全假,长篇大论有模样的文章,大多数是我发在报刊上的文章,由有意者发到了网上,让文章多了许多读者,不是坏事。就算是坏事,也没辙。前两年我有一本书,被全部上了网,出版社有意见,于是有律师愿意免费替我打官司。结果是我输了官司。于是我下决心不与影子打架,网上的事情,养性情,练脾气。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4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