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凤凰(小说)


□ 田冯太

  一、初恋
  
  “甄雄是个玻璃!”
  我就是甄雄,玻璃就是同性恋的意思。
  人们说我是玻璃,那是我上大学三年级以后的事。在那之前,我甚至没有想过这世上真有玻璃那么回事。虽然我常听人说有些人在搞同性恋,但我从来都不相信男人会爱上男人,当然,也不相信女人会爱上女人。可是,大三下学期,我竟被当成了玻璃。
  在我被当成玻璃之前,我曾经有过三次恋爱经历。可遗憾的是,我的那三个女朋友都已离我远去。每一次恋爱都耗费了我不少生活费。我家在农村,父母都是农民。比起其他同学来,我的生活费本来就很少——每月二百元的生活费连解决温饱问题都很困难,还得给女朋友买东西。所以,我一咬牙关,给自己买了条牛皮腰带,尽量减少自己的生活开支。饿了就用那条牛皮腰带勒紧肚子,能不花钱的时候决不花钱。这样,我省吃俭用,非常勉强地展开了三次恋爱。
  说到恋爱,我想做以下补充:在上大学以前,我绝对没有谈过恋爱。不是我不想,而是因为没钱。对于我们这些20世纪80年代出生的人来说,中学谈恋爱是很普遍的。尽管学校明令禁止早恋,但同学们自有高招来对付学校的禁令。只可惜,那时候我并没有参与过,所以就不知道同学们是怎样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恋爱却又不被惩罚的。
  恋爱是大学生的必修课。上了大学以后,我想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轰轰烈烈地谈一次恋爱。最好能像梁山伯与祝英台或者罗密欧与朱丽叶那样爱得死去活来。
  我的初恋情人叫汤玲,她是我高中时的同真。上高中时。我就喜欢上她了。那时候,我们一起看书,一起瞌瓜子,还有一次我们曾经在同一泳池游泳。记得那天在泳池里,我的手碰到她光滑的皮肤时,我感觉到自己的颤动。汤玲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脸颊变得绯红,冲着我笑了笑,便向深水区游了去。回想起这件事,我觉得可能汤玲也喜欢我。要不她怎么可能事后还和我走那么近呢?又怎么可能在我打篮球时,站在场外卖命地喊“甄雄加油”呢?所以我认为,汤玲喜欢我是有理有据的。只可惜,我们没有考入同一所大学。我来了云南,而她却去了遥远的黑龙江,分别位于祖国的南北两端。
  我到云南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拨通了汤玲的电话,并告诉她我爱她。在电话的另一端,她告诉我说她也很喜欢我。她说那时候有很多男生给她写情书,但她每次接到情书时,都只看后面落款处的姓名。她说她一直想看见“甄雄”两个字,却一直没看见,她很失望。听了她的话我很伤心,后悔当初没有向她表白。但这能怪我吗?“没钱汉子难”,说的可能就是像我这种情况吧。为了掩饰我经济上的窘迫,我告诉她说,我之所以没有去追她,是因为高中生应该以学业为重。凭良心说,我自己都觉得这话十足的恶心。但我找不到更好的理由。
  刚挂上电话,我就被一声“你好”吓得魂不附体。那声音奶声奶气,就像古代宫廷里的太监说话一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