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画的“理意说”


□ 马良书


在绘画中,“理”最早散见于魏晋,唐五代以后渐多,至宋时成为一个重要概念。东晋宗炳《画山水序》中有处提到了“理”字:“夫理绝于中古之上者,可意求于千载之下”,“夫以应目会心为理者,类之成巧,则目亦同应,心亦俱会,应会感神,神超理得,虽复虚求幽岩,何以加焉。又神本之端,栖形感类,理入影迹,诚能妙写,亦诚尽矣。于是闲居理气,拂觞鸣琴,披图幽对,从究四荒,不违天励之丛,独应无人之野”。宗炳的绘画观点是“以神法道”,以形写神,“神超理得”。文中的“理”既有规律之意,也是和道相对应的。“神超”而“理得”,可见“理”是居于道的层面的。南齐谢赫在品陆探微的画时说 :“穷理尽性,事绝言象”,用“理”来品居于第一品的画,可见“理”的观念之重要。虽未列及六法,但却表明,处于玄学的时代背景下,谢赫的“穷理尽性”是与王弼所讨论的“性”与“理”,“情”与“理”相一致的,“理”具有形而上的宇宙自然之大规律的性质。姚最的《续画品》中也有“摈落蹄筌,方穷致理”的说法。到了唐代,“穷理”之说为品画的一条重要标准。张彦远说 :“遍观众画,唯顾生画古贤得其妙理,对之令人终日不倦。凝神遐想,妙悟自然,物我两忘,离形去智,身固可使如槁木,心固可使如死灰,不亦臻于妙理哉?所谓画之道也”。这里的“妙理”为何有如此之巨大的魅力,使人“凝神遐想”,张彦远的结论是,观画能使人如同体道一样,就算是达到了画的“妙理”。用现代人的说法就是,画中充满了令人回味的意境,充满了令人顿生蓬勃之意的生命力,充满着令人耳目一新的艺术意味。看来画之“妙理”不是“空陈形似”,“细密精致”所能达到的,它要求绘画的一系列语言方式以及作画者的心胸意气都充分地与“道”相合,才能使作品充满无限的生命力。
宋代是绘画充分发展,各画种穷尽极能的时代。在“穷理尽性”这一方面,宋画可谓超越前代。郭熙、郭思的《林泉高致》,不管是在论画法、画理的任何一方面,都充满着对画理画意的极尽追求。郭熙对山水百千之意态的追求,对山水春夏秋冬,阴晴雨晦,远近高低,林木树石,峰巅矶头,都详加体察。“盖画山 :高者、下者、大者、小者、盎向背,颠顶朝揖,其体浑然相应,则山之美意足矣。画水:齐者,汩者,卷而飞激者,引而舒长者,其状宛然自足,则水之态富赡也”。郭熙对“如此是一山而兼数十百山之意态,可得不究乎?”的追求,正是穷山之“理”,尽山之“性”的写照,“盖身即山川而取之,山水之意度见矣”。郭熙对主体情怀与山水意态的交融和谐合的做法,正是他的情理交融的“观物取象”之法。这与理学所言的一人皆有一性,一人皆有一理,一物皆有一性,一物皆有一理的观点相一致。于万千不同性质的事物中,追求“道”的一致性,正是艺术打动人的本质精神之所在。
宋代绘画穷物之理最极端的人莫过于徽宗。从邓椿写的两则关于画月中月季和升墩之孔雀的细节,以及郭若虚写了一个关于马正惠所藏《斗牛图》一画被农夫所笑的故事中,可见他对物理物性的体察和探究。
对理意的重视在中国画里是十分普遍的观念。北宋的刘道醇,把“理”明确写进画诀之内。他的“六要”说,以“变异合理”为其第三要,以“狂怪求理”为其“六长”之第三长。将“理”、“气”、“意”并列。南宋的张怀在《山水纯金集·后序》里写到:“人为万物之最灵者也,故合于画,造乎理也,能画物之妙; 昧乎理,则失物之真,何哉?盖天性之机也。性者,天所赋之体,机者,人神之用。机之发,万变生焉,惟画造其理者,能因性之自然,究物之微妙,心会神融,默契动静于一毫,投乎万象,则形质动荡,气韵飘然矣。故昧理者,心为绪使,性为物迁,汩于尘坌,扰于利役,徒为笔墨之所使耳,安足以语天地之真哉”。这里可以明白地看到明理尽性的理学之说在绘画中的影响。绘画能画出理意,就可达物之妙,创物之真,传物之性。也就是说妙、真、性全在一个“理”字。
理在宋代画家的眼里总结起来大概分为:一,事物存在的内在规律,事物之间的普遍联系性,也即形而上之宇宙普遍的运行始未的规律性。二,形而下者,即指事物存在的自然的秉性和习性。一事物皆有一事物之外象,也必有该事物各组成部分有机的和谐的合理性。宋代许多理论家都十分强调要画物之理,而非仅是画物之形。苏轼有很精妙的论述 :“余尝论画,以为人、禽、宫室、器用皆有常形,至于山石竹木,水波烟云,虽无常形而有常理。常形之失,人皆知之; 常理之失不当,虽晓画者有不知。故凡可以欺世而取名者,必托于无常形者也。虽然,常形之失,止于所失,而不能病其全;若常理之不当,则举废之矣。”元代的黄公望说 :“作画只是个理字最要紧”。这句话是对前面论画山水诀的一个总结,结合黄公望的前文,便可知“丹青之理”是如何置景造境,如何画出山川形势,林木山石的真意,有直陈郭熙之意。明代的李开先、唐志契都有至论。李开先在《中麓画品·序》中说:“物无巨细,各具妙理,是皆出乎玄化之自然,而非由矫揉造作焉者。非笔端有造化而胸中备万物者,莫之擅场名家也”。唐志契说:“盖画非易事,非童而习之。其转折处必不能周匝。大抵以明理为主。若理不明纵使墨色烟润,笔法遒劲,终不能令后世可法可传。”(《绘事绘言·画要明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