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简单的答案往往是对的


□ 李茂良


美国人斯科特·亚当斯写了一本书叫做《上帝的残屑》。上帝是万能的,居然也有残屑?在书屋里我带着这个疑问买下了这本书。更让我感兴趣的是,本书作者是位食品公司的总经理,也是加州普利斯顿“斯黛西咖啡馆”的合伙人。一个商人居然也用心玩起关于上帝的哲理,真有点出人意料。
斯科特在本书中交给我一个观点,即:最简单的答案往往是对的。我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对一个事物只用“是”或“非”就能说明白吗?
一个为别人送包裹的送货员,凭直觉找到了客户的家,但是在未找到之前,他对如家一样熟悉的城市,感觉到了某种挑战:不是所有的事都是凭经验能解决的。喜欢一次成功,可能是这件事太简单,或者是一件重复多次的事,在重复中人浓厚了自己的认知,却忘记了会有许多不会使你一次成功的因素存在。于是,在送一个包裹的过程中,他知道了,即使你认为是最熟悉的事物,也会产生新的意想不到的挑战,因为你忽略了新的因素在其中的滋生,忽略了在不知不觉中环境的变化,为此,你需要新观察、新经验、新适应。
送货员把包裹送到了,没有受到应有的热情接待和感谢,客户说:“是包裹送你来的”。他申辩说:“包裹是你的,我负责送包裹,因此,我是来送包裹的。”对方说:“没有我的包裹,你就不会来,因此,是包裹送你来的”。在辩论中,人有了个性,思想有了个性。没有个性的思想经不起辩论,没有个性的人不敢申辩。世界上,由于角度不同,认知不同,在相同的大脑结构中,不同的人对同一事物认识的比例面积是不同的,一个人要求另一个人与他一样是十分愚蠢的。在这方面,思想极有自由性。思想的自由性,不仅仅是指思想的广延性,更是指思维可以分化,人们叫作多重自我思维。它怪异地把自我分成若干个部分与客体交流,在交流中它把他事物经历和体验过而产生的有用信息变成自我的一部分。这是多么聪明的方法,如屠夫把整头猪分成猪肝、猪脚、猪心、猪里脊肉又用不同方法烧制后拿到市场上获利一样,这是思想的自由带来的利益。
自由思想的河流是以科学的舟楫来航行的,科学带来了许多新的思考。有人说科学和思考都依托物质,要有事实和根据说话。而事实上,科学家都是怀疑论者,他们以很大的疑心看事物,从事物的假像中分离和设计出很多假设,他们靠论证假设,演说假设来生存。这是个铁饭碗,因为,科学家在玩弄“假象”中诞生的“科学的假设”,又永远指向未来。当一个事物可以被证实为“真理”的时候,它必定也已经成为过去,而新的“假设”又被设计出来,在预测考察中,未来又走在前边,这时怀疑又产生了,人们又提出了新问题,这时候科学家又挺身出来考察论证。人们对事物质的认识在这种怀疑——论证——怀疑的往复中前进,科学从物质走进量子领域。那么推动这种不断论证的力量是什么呢?是错误和好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