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深的痛 是我最爱的结


□ 杨凤起


一个人不管他生存的状态如何地安稳,如果他的生命觉醒了,他就有一种“痛”。这种“痛”日夜不停地鞭策他把某件事做得极致地好,以此来体现生命存在的价值。
“天空没有留下翅膀,而鸟儿已经飞过 ……”
诗人站在深处,低唱。
在这片喧嚣之中,我再也不能希望置身局外继续我心爱的沉思和想象了。于是,我沿一条痛苦的回忆之路走下去,并时时警觉地审视脚下。
其实人的痛苦是个高贵的主题呢!
母亲在晚霞中那凄然的一笑,无可奈何。眼睛里流露出的一丝悲哀与酸楚永远铭刻在我16岁的记忆里,13年来一刻也不停地抽打着我的心灵。
1986年,我读高中一年级。住校,学校离家30里路,每星期六的上午回家拿干粮、咸菜,星期日下午返校。家里穷,吃的是玉米面的窝窝头,啃咸萝卜条。每星期六的晚上,母亲就给我蒸一大锅窝窝头,切好一大碗萝卜条,装在一个大竹篮子里。学校统一给热一下,烧开水,我们每顿饭就这样吃。冬天还可以,到了夏天干粮放不住了,便往学校带玉米面,换饭票,学校给做,偶而也带十斤、八斤的面粉,只是极少的几次。
我在这贫困的生活中读书,一点也感觉不到贫困,因为周围的同学大多情况相同。现在我们同学聚会时,回忆相谈,嘘嘘落泪。
我是极爱艺术的,尤其是音乐。学唱什么歌曲,很快便能掌握,而且唱得很棒,有声有色,曾多次在县里举办的“中学生歌曲大赛”中获得一等奖。老师说:以后你就向这方面发展吧。我自己也憋足了劲,准备真地努力冲刺了。但是一件小小的事,一下手就挤干了我心的柔情,使我明白:
艺术,有时候是一种骗人的奢侈!
一个星期六的傍晚,我和母亲坐在院子里的老槐树下聊天。夕阳映红了西边的天际,血色从点点滴滴的树隙间洒落,缀在母亲身上,发出晕晕的光。我沐在这光中,偎在母亲膝头,听母亲说话,时间在流逝的瞬间,仿佛荡涤我的心灵,使我幸福得在母亲膝头微笑。
突然,我听到隔壁院中传来雄浑、激昂的歌声,是《我的中国心》!我一下子蹦起来,在封闭了几十年的音乐世界里,突然吹来一股强劲的港台流行风,确实是震撼人心的,特别是青年人,而那首《我的中国心》,经张明敏先生的演唱,已经记熟在我16岁的脑海中。
我飞跑进屋,摸出父亲用60斤小麦换来的、家里惟一现代化的小收音机,再跑回母亲身边。母亲始终微笑着看我。
奇怪,怎么选台也找不到!我费劲地搜索着。当隔壁院中一曲一曲传来其它歌声时,我恍然明白:那是录音机播放的音乐磁带。
我鼻子一酸,无精打采地关掉收音机。母亲望着我,凄然一笑,无可奈何,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悲哀与酸楚。
母亲说:好娃儿,赶明儿让你爸卖了咱家那头猪,给你买一架录音匣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