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唐宝洪微型小说三题


作者简介:唐宝洪,福建省作协会员。出版有小说集《你为什么伤害我》和《朋友》。小说曾入选《2003中国年度最佳小小说》和《福建文艺创作60年选·短篇小说卷》,散文入选《2008全国中学生最喜爱随笔年选》。作品多次获奖。
  
  苏香香
  
  初春的阳光是那么明媚,山间的空气是那么清新。山间小径上,一前一后地走着两个人,前面的那人五花大绑,后面的那人一身戎装英姿飒爽——接上级命令,省苏维政治保卫处年轻的女特派员苏香香,将执行“社会民主党”骨干分子高棠的死刑。
  在苏香香的眼里,留过洋的高棠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温和少爷。在高家做奴婢的那些年,发生了一件事,使她对少爷萌生了强烈的好感。那次,她在高家大院劈柴,不小心把柴刀剁在脚丫片上,疼得她发出一声尖叫,高棠少爷闻声奔出书房,看见她脚丫汩汩流血,就急急找来药物,小心翼翼地为她敷洗伤口、止血,然后掏出手绢为她包扎。她心头热乎乎的,认定少爷是世上难得的大善人。
  高棠还当过苏香香的先生。那年,他说服父亲把千亩良田分给缺田少地的乡亲,还在村里创办了平民夜校。苏香香怀着好奇之心去上学。她成绩好,校长高棠奖给她一支公鸡牌铅笔。一帮小姐妹羡慕地说高棠相中苏香香了,她羞红了脸。
  苏香香怎么也想不通,身为中心县委书记的高棠竟是“社会民主党”骨干分子!上级把处决高棠这一重大任务交给她单独执行。
  目的地——茶亭到了。她掏出手枪,对准高棠的后脑欲勾动扳机,猛不防“死刑犯”转过身来,面对着她。他那茫然的眼神以及悲壮的表情深深地震撼了她,让她摇摇欲坠,握枪的手抽搐起来。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她问。
  “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我想,你可能是被冤枉的。你不想就此——”
  “我当然不想死,但我并不怕死!我今天就要死了,死得冤枉,死得悲哀,死得痛苦,太不值得!”他愤懑地表白。
  她潸然泪下,伤心的泪水蹲在她的唇上欲去还留。她强忍悲痛,把咸涩的泪水咽回嘴里。
  “开枪吧,特派员同志!”他微笑着说。他的微笑如子弹一样击穿她执行这次任务的信心。一滴眼泪从她的唇间滑落,滴落在枪管上。她哽咽着,带着哭腔,问:“你还有话要对我说吗?再不说,后悔也来不及了!”
  他背过身去,仰天长叹。
   “你说呀,快说呀!把你心里话说出来呀!”
  “唉!”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如果你愿意,来世我再和你做一家子吧。”
  一朵红云瞬间爬上了她的脸颊,她灿若桃花,掩饰不了甜美的笑容。长久以来,她一直想知道他心中是否把她当作意中人。
  他说出了憋在心中多时的话后,如释重负地长嘘了一口气,静静地等待枪声的响起。
  枪声迟迟未响。他心平气和地催促:“执行任务吧。”
  “ 嘭——”沉闷的枪声吓得茶亭周围的花草树木颤栗不已,一对正在红豆杉上卿卿我我的鸟儿哭叫着分头逃飞。
  ……
  70年后,一位年逾九旬的老者在随行秘书的搀扶下,拄着拐杖,挪着颤巍巍的步子,来到了当年的茶亭。这里,茶亭早已塌废,满眼是杂草丛生,老者艰难地俯下身子,拔去萋萋芳草,终于找到了一座隆起的小小的坟包。坟包上没有墓碑,连块木牌也没竖。
  老者在墓前伫立良久。离开茶亭时,老者神色凝重叮嘱随行秘书:“我,死后,就埋在这里,和她作伴,作伴!”
  
  今夜没有枪声
  
   陈寒剑、吕军是高中时的同班同学。他们那个班有为每一位同学过生日的习惯。碰巧的是,他们俩的生日竟是同一天!在生日摇曳多姿的红烛中,情窦初开的这对少男少女四目相撞,便有了那种朦朦胧胧的、难以言状的感觉。以后的日子,若有若无的思念疯草一样地蔓长,搅得他们无法安心应付高考。结果,他们俩都名落孙山。
分享:
 
更多关于“唐宝洪微型小说三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