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资本的宗教性质与人的精神危机


□ 车玉玲

  摘要:本文主要探讨了资本在人类精神生活中的影响与决定作用。在当代社会,资本与科技理性结合变形为一种更为强大的统治力量,这不仅使物化更为普遍与深入,同时这种新型资本已经成为了世俗宗教,渗透到人的存在的每个角落。资本宗教化带来的直接后果是货币成为精神领域的流通物,促使消费社会与文化的形成,并带来人的生命感觉的萎缩。
  关键词:资本;货币;文化;物化
  中图分类号:F0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1-4403(2009)02-0007-04
  
  不可否认,“资本”是现代世界的本质根据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说,现代文明是由资本为其奠定基础并为之制定方向的。资本不仅创造出物质文明,还创造出了人的交往方式与社会关系,全球化就是资本自身运行的外在结果表现。我们否认资本的积极作用显然是片面与不公正的,然而随着资本的疯狂扩张与各种变异,它与科学联姻、与宗教结盟、激发人性中的贪欲,制定出为它所适应的制度,并进而成为文化与人类灵魂的主宰,渗透到生活的一切领域。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从马克思的“异化”理论出发探讨了“物化”问题,但是他们并没有对与物化紧密相关的“资本”进行深入的分析,我们甚至可以说,物化只是资本运行的外在表现形式。毋庸质疑,在现时代“资本”已经从手段而成为目的本身,资本不仅成为人们追求的最高目标,而且几乎一切都可以兑换成资本,“当千差万别的因素都一样能兑换成金钱,事物最特有的价值就受到了损害。”(西美尔语)资本的影响早就远远突破了经济领域的限制与一切禁忌并跃升为生活中的准则,甚至与宗教具有了同质性。这对于人类精神世界的影响是颠覆性的,本文将从三个方面来阐释这一问题。
  
  一、世俗宗教的形成:资本与理性的联姻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阐释了以资本为原则的生产方式具有的两个根本特征,一是它所进行的是高度发展的商品生产,另一是它的全部目的服从于资本的增殖过程。“资本来到世间”目的就是“增殖”,然而,虽然“增殖”是资本的使命,但是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它的表现形式却有所不同。
  在马克思所处的自由资本主义时期,资本只有借助于劳动才能“自行增殖”,马克思明确指出:“资本是通过占有他人劳动而使自己的价值增殖。”他进一步明确说明,“资本只有一种生活本能,这就是增殖自身,获取剩余价值,用自己不变的部分即生产资料吮吸尽可能多的剩余劳动。资本是死劳动,它像吸血鬼一样,只有吮吸活劳动才有生命,吮吸的活劳动越多,它的生命就越旺盛”。而且这种劳动是迫于谋生的压力而不得不进行的异化劳动,资本由于其自身的使命使然,它力图突破一切可能的界限加剧了异化劳动的程度,为此,马克思说:“资本由于无限度地盲目追逐剩余劳动,像狼一般地贪求剩余劳动,不仅突破了工作日的道德界限,而且突破了工作者的纯粹身体的界限。”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使用童工、延长工作时间、体罚等才会在资本主义早期出现,所以资本的原始积累时期才会表现为“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实际上,资本只是按照其本性运行,它的吸血鬼一样的本性不过是人的欲望的表现,欲望的扩张是资本累积的根本内驱力,而资本的累积又使人的欲望不断激发与增长。说到底,资本与欲望是同一件事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