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后50元(小小说)


□ 林颖辉

  荷的《英汉词典》里夹着一张破旧的50元人民币,暗淡的绿色,号码也普通,可荷和威一直珍藏着,不舍得花掉。

  荷和威的结合像是公主嫁给平民的现代童话,曲折动人。荷的父亲是民政局一把手,荷是独女,出落得高挑水灵,如出水新荷嫩生生,人见人爱。父母不舍得她远离,荷报考了本地大学的数学系,周末就回家撒撒娇。荷沿着父亲计划的轨迹平静成长,只等毕业安排个称心单位、找个称心对象了。

  荷大三那年,学校新增艺术系。威从省音乐学院研究生毕业,到荷所在的大学任教,课余为校合唱队伴奏。威是外省人,矮小黑瘦,尖下巴大眼睛,压根儿没有音乐人该有的帅气。可他一弹起钢琴来,修长双手如蝶纷飞,那沉醉在音乐里不肯醒来的模样格外动人。至少校合唱队员荷是这么认为的。后来,荷爱上威就成为队员们意料中事了。数学系女生少得可怜,好不容易有个才貌超群的荷,却成了艺术系的“媳妇”,数学系男生们痛苦不堪。

  更痛苦的是荷的父母。小城闭塞排外,荷的父亲在城里有头有脸,许多同僚公子早闻荷的美名,排队等着当女婿呢。谁知半路杀出个外省人,领回家一看,还比女儿矮半头!父母下逐客令。荷挽着威离开时,父亲暴跳如雷:“若跟他走,你就不是我女儿!”一向柔弱顺从的荷却不再回头。

  荷和威的婚礼在10平方米的单身宿舍举行。房间狭小得放了床和书桌后连转身都难。可婚礼那天,威的学生变着法子把房间布置得喜气洋洋,把新娘装扮得美若天仙,威感动得差点儿流泪。谁都知道新郎是从好友家接的亲,岳父母连女婿送上门的聘礼都扔了出去。可荷一直笑靥如花,给挤满走廊的师生们发糖,俨然是世上最幸福的新娘。

  爱情很浪漫,婚后日子却平淡艰难。没有父亲相助,荷被分配到区中专教书,每月600元工资。威只是讲师,新建大学待遇低,两人月收入不足2000元。大学在市郊,中专在市区,威心疼荷上班太远,毅然在市区按揭了套70平方米的房子。倾尽积蓄交首期,月供还要1300元。交月供后每月只剩700元,威犹豫着说:“以前每月寄回家的200元停了吧。”荷知道威是孝顺儿子,农村老家父母老弱、弟弟上学,当初供威读书还欠着债。她咬咬牙:“照旧吧。”每月荷往婆家寄去200元,交完水电费电话费已所剩无几。揣着这点钱,买菜买米买煤气,都揣出水了,经常到月末就只剩50元钱。这50元,威出去由威带着,荷出去就由荷带着,以备用。如果熬到月初发工资,50元钱还有剩,荷就用它买鸡熬鸡汤,“威太辛苦,给他补补身子。”

  那几年,威尽量多上门教琴,荷为小学生辅导数学,辛苦赚钱,日夜奔波。

  荷和威几年没买过一件新衣裳,孩子出生后穿的都是亲友孩子的旧衣服,甭提吃什么进口奶粉了。

  民政局组织即开型彩票抽奖活动招临工,每卖出100元彩票能赚5元。荷刚出月子就跑去。凛冽寒风中,这位数学老师,局长千金,坦然卖着彩票,让所有认识她的人为之动容。她父亲躲在后台偷偷抹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