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和谐社会中的“劳动一资本”关系解读


□ 罗润东

  从和谐社会构建的思想渊源看,实现社会和谐是人类孜孜以求的社会理想,人类社会的历史实际就是追求美好社会理想的漫长过程。对此,政治经济学经典理论关于和谐社会的阐释是从生产关系角度展开,即和谐的本质是生产关系和谐。理解一个社会形态和谐与否,不能简单化地从表象和谐的层面来看,只有从生产关系角度才能找到正确答案。而在生产关系中,作为特定社会形态的基本生产要素之间、这些要素所有者之间的相互关系与地位是否处于和谐状态是决定社会和谐的关键因素。这种对和谐状态的理解,与马克思揭示“劳动一资本”对立关系的逻辑一样,异曲而同工。例如,马克思认为,认识资本主义社会的财富、贫困、对立等不和谐现象,不能仅仅停留在无产与有产之间的对立上,只有上升到“劳动一资本”对立的层面,才是达到科学的理性得认识高度,即“无产和有产的对立,只要还没有把它理解为劳动和资本的对立,它还是一种无关紧要的对立,一种没有从它的能动关系上、它的内在关系上来理解的对立,还没有作为矛盾来理解的对立”。同样,按照这一逻辑理解和谐概念,也须应从劳动一资本等基本生产要素的内在结合上来把握,才能体现出马克思和谐社会观的本质。所以,科学把握“劳动一资本”关系,是理解人类工业化阶段社会和谐的关键。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作为生产关系,只有建立在非私有制基础上,才能从根本上消除社会基本矛盾对立的基础。因此,从绝对性的意义上讲,和谐社会的本质是共产主义社会,它表现为一个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辩证历史过程。在共产主义社会里,劳动者是联合起来的生产者,他们用公共的生产资料进行劳动并直接获得劳动成果的社会普遍性。劳动者一方面是生产资料的所有者,同时又是生产资料的目的,手段与目的在这里高度统一。这就是和谐社会绝对性的一面,体现了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一般趋势。另一方面,我们也不应忽视和谐社会存在着相对性,所谓相对性是指,判断一个社会和谐与否是相对于特定社会形态的生产方式而言的。例如,在奴隶社会制度下,奴隶在更大程度上获得自身劳动要素的自由,即是对当时生产方式矛盾的克服,这种状态体现了相对于奴隶制生产方式的和谐;在封建社会里,农民阶级针对宗法等级制度而提出的“等贵贱”、“均贫富”以及减少土地兼并等要求,反映了农民在当时生产方式下的社会理想。这些社会基本矛盾冲突以封建王朝更替方式,在短暂时间内达到一定的稳定与均衡,实际上是和谐的封建社会状态;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劳动一资本”要素在资本占有制的生产关系包容范围内结合,迅速推动生产、科技的发展,也就显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进步性、和谐性的一面;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和形成,克服了私人占有的局限性,消除了以往私有制社会生产关系根本对立的基础,实现了劳动者与生产要素的直接结合,为和谐社会的构建奠定了重要的基础和前提,使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备超出以往任何社会形态和谐程度的潜质。可见,和谐社会的相对性也就意味着和谐社会具有历史阶段性,在不同的生产力发展阶段、不同的生产方式下,人们对和谐社会的构建也就有了不同的衡量标准。所以,人类对和谐社会状态的追求既包括高度和谐的共产主义社会,又涵盖特定社会制度下社会基本矛盾缓和、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相对和谐状态,即和谐社会的绝对性与相对性是统一的。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资本与劳动彼此之间虽然是作为相互独立的、异己的形态对立着,例如与资本对立的劳动是他人的劳动,与劳动对立的资本是他人的资本。但是,劳动力这个特殊的商品却是与资本互为前提的,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两者相互结合,成为维持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不可或缺的双方。“工人把他本身作为劳动能力生产出来,也生产出同他相对立的资本,同样另一方面,资本家把他本身作为资本生产出来,也生产出同他相对立的活劳动能力。每一方都由于再生产对方,再生产自己的否定而再生产自己本身。资本家生产的劳动是他人的劳动,劳动生产的产品是他人的产品;资本家生产工人,而工人生产资本家。”需要进一步指出的是,在生产过程中,劳动要素扬弃了自身与资本之间的对立,如果没有扬弃它与资本之间的分离与对立,劳动就无法与资本这一生产资料实现结合。因此,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也就是劳动向资本的转化过程。马克思指出:“劳动(活的、合乎目的的活动)转化为资本,从自在意义上说,是资本和劳动交换的结果,因为这种交换给资本家提供了对劳动产品的所有权(以及对劳动的支配权)。这种转化只有在生产过程本身中才得到实现。”“劳动一资本”关系中的对立性与和谐性在资本主义整个工业化生产过程中不可分割,两种性质贯穿于矛盾发展过程的始终。对立与和谐无论哪一方占据主导地位,都不可能彻底消除另一方的存在,只能是随着外界条件的改变,两者的地位发生一定程度的转化而已。
  劳动与资本之间的相互对立与依赖关系是工业化发展阶段生产关系的核心问题,两者之间的对立抑或和谐状态并非一成不变,随着生产力尤其是当代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劳动一资本”关系呈现出一些新的特征。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现代通讯与信息技术突飞猛进,信息化与工业化在发展阶段上出现并存或重合,发端于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新经济雏形便是其显著的证明。目前,这一趋势正在向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扩展。与此过程相适应,企业在组织结构以及劳动过程等多方面均表现出与传统的工业化集中生产所不同的特点,如企业组织扁平化,发展模式小型化、分散化等趋势。劳动力就业的模式也随之呈现出新的特点:从场所上看,劳动力就业在受资本积累影响继续存在集中的同时在一些行业出现了分散化趋势;从时间上看,劳动力在与资本要素结合的过程中,开始由终身就业转变为阶段性就业;从状态上看,劳动力由岗位相对固定的就业模式转变为职业升级的流动就业模式,而且在企业内部表现出“哑铃型”的劳动力分布结构,即企业中间生产环节部分的工人大幅减少,劳动力向前后两头的研发(R&D)和销售服务部门延伸。这些现象与当代信息化技术进步紧密相关,表明与传统工业化对应的“劳动一资本”结合模式正在发生蜕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