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马小说二题


□ 风 马

某女

某女,祖籍中原,自小崇拜越剧中人物,久而久之,竟操练了一口吴侬软语,且喜食甜酸,擅长刺绣,行路如春风摆柳,说笑时常以手掩之,两道眉毛修剪成卧蚕状,眼若点漆。乃父为转业军人,从乡村到部队,再由部队到西部瀚海,娶土著为妻,连梦中也未到过吴越之地,故对爱女之行状称奇不已,曰:小女前世在苏杭。
说起某女的生存环境,有四句话可以概括: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女人不洗澡。因此,生在这里的女孩子,人人紫脸蛋(人称高原红),个个哑喉咙(人称沙鸡嗓),唯某女细皮嫩肉,燕语莺声,天外来客一般。有了这般容貌,自然不会被风沙湮埋,从小学到中学,这小蹄子总能在宣传队里呆着,饰演过的角色也与时代同步,从李铁梅到吴琼花,从江水英到红都女皇,无人可以替代。到了高中毕业,某女发现自己竟未读过几天书,甚至连正规的考试也未经历过,不免有点怅然。公元一九七八年恢复高考,那些高原红纷纷从瀚海小镇飞出去了,仿佛一则安徒生的童话: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最不济的也入了中专、电大,唯有她还在头悬梁锥刺股地苦读,怅然之余,又平添许多失落感。是时,现实生活也发生了巨变,电影院里不再讲述越南、朝鲜的故事,斯拉夫的美人和印度佳丽竞相走上银幕,穿喇叭裤的少年提着板儿砖大小的录音机招摇过市,小铁梅唱起了《何日君再来》,江水英唱起了好花不常开,连大老爷们都哼哼唧唧告别了昔日的激越悲壮,令某女风光无限的日子一去不返。
高考落榜的某女恰似落进鸡窝的凤凰,纵然羽毛鲜艳,却生不出具有实际意义的蛋来,惆怅或落寞是少不了的。此后,某女就在一家农场医院当了护士,无一日不在那些粗糙的屁股上扎针,无一日不在碘酒的气味中叹息,正可谓:音容宛在,笑貌不存,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吴宫花草埋荒野,万念尽同灰冷……
且说省刊有个文学编辑,年过半百,花心未泯,是个重获政治生命的“右派”,人称老编。那年春天,老编到农场体验生活,偶染风寒,有幸让某女在其屁股上扎了一针。自此,老先生在不到一个月内,七临该农场,而且每去必患伤风感冒,每患感冒就点名让某女扎针,渐渐就相熟了。为了报答某女对自己不厌其烦的救治,此公邀女至下榻宾馆,以葡萄美酒相敬,以二十年苦难经历为下酒小菜,或低吟浅酌,或双泪长流,令某女唏嘘不已。
农场的最高长官有一子,是开进口汽车的司机。乃父为他在数千女工中选美,结果选中了某女。就是说,在老编出现之前,某女已是名花有主,待嫁之人,即便有色胆包天者,也不敢与那开车的公子争锋,更何况一苍头老儿乎?
此话有理,但不尽然。
有道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还有一说,叫无知者无畏。
再说,老编虽荒废了青春,却未荒废那一身风度,而且讲得一口南普(南方人讲普通话),而且拒食臭嘴之物(如葱蒜)。某女与其在一起,若情不自禁哼出越曲儿,老编就会以全段和之。要是凑巧在小饭馆里相遇,老编必以口香糖相赠,颇合某女口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