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马小说二题


□ 风 马

某女

某女,祖籍中原,自小崇拜越剧中人物,久而久之,竟操练了一口吴侬软语,且喜食甜酸,擅长刺绣,行路如春风摆柳,说笑时常以手掩之,两道眉毛修剪成卧蚕状,眼若点漆。乃父为转业军人,从乡村到部队,再由部队到西部瀚海,娶土著为妻,连梦中也未到过吴越之地,故对爱女之行状称奇不已,曰:小女前世在苏杭。
说起某女的生存环境,有四句话可以概括: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风吹石头跑,女人不洗澡。因此,生在这里的女孩子,人人紫脸蛋(人称高原红),个个哑喉咙(人称沙鸡嗓),唯某女细皮嫩肉,燕语莺声,天外来客一般。有了这般容貌,自然不会被风沙湮埋,从小学到中学,这小蹄子总能在宣传队里呆着,饰演过的角色也与时代同步,从李铁梅到吴琼花,从江水英到红都女皇,无人可以替代。到了高中毕业,某女发现自己竟未读过几天书,甚至连正规的考试也未经历过,不免有点怅然。公元一九七八年恢复高考,那些高原红纷纷从瀚海小镇飞出去了,仿佛一则安徒生的童话: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最不济的也入了中专、电大,唯有她还在头悬梁锥刺股地苦读,怅然之余,又平添许多失落感。是时,现实生活也发生了巨变,电影院里不再讲述越南、朝鲜的故事,斯拉夫的美人和印度佳丽竞相走上银幕,穿喇叭裤的少年提着板儿砖大小的录音机招摇过市,小铁梅唱起了《何日君再来》,江水英唱起了好花不常开,连大老爷们都哼哼唧唧告别了昔日的激越悲壮,令某女风光无限的日子一去不返。
高考落榜的某女恰似落进鸡窝的凤凰,纵然羽毛鲜艳,却生不出具有实际意义的蛋来,惆怅或落寞是少不了的。此后,某女就在一家农场医院当了护士,无一日不在那些粗糙的屁股上扎针,无一日不在碘酒的气味中叹息,正可谓:音容宛在,笑貌不存,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吴宫花草埋荒野,万念尽同灰冷……
且说省刊有个文学编辑,年过半百,花心未泯,是个重获政治生命的“右派”,人称老编。那年春天,老编到农场体验生活,偶染风寒,有幸让某女在其屁股上扎了一针。自此,老先生在不到一个月内,七临该农场,而且每去必患伤风感冒,每患感冒就点名让某女扎针,渐渐就相熟了。为了报答某女对自己不厌其烦的救治,此公邀女至下榻宾馆,以葡萄美酒相敬,以二十年苦难经历为下酒小菜,或低吟浅酌,或双泪长流,令某女唏嘘不已。
农场的最高长官有一子,是开进口汽车的司机。乃父为他在数千女工中选美,结果选中了某女。就是说,在老编出现之前,某女已是名花有主,待嫁之人,即便有色胆包天者,也不敢与那开车的公子争锋,更何况一苍头老儿乎?
此话有理,但不尽然。
有道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还有一说,叫无知者无畏。
再说,老编虽荒废了青春,却未荒废那一身风度,而且讲得一口南普(南方人讲普通话),而且拒食臭嘴之物(如葱蒜)。某女与其在一起,若情不自禁哼出越曲儿,老编就会以全段和之。要是凑巧在小饭馆里相遇,老编必以口香糖相赠,颇合某女口味。
一日,某女突然接到一个通知,是省城寄来的。通知说,五月某日在某宾馆召开文学创作会议,诚邀某女参加。通知上有鲜红公章,且打印成了红头文件,郑重其事,不像假的。某女渴望去省城已多时,当下就找到了卫生院办,院办主任见是场长未来儿媳,自然是一路绿灯,放她去了。
五月的省城,风和日丽,新柳如丝,一簇一簇的丁香花,盛开在幽静的宾馆院内,令某女有了如梦如幻的感觉。接下来是登记,入住,领文件,领饭票,沐浴,小憩。待某女一袭白色连衣裙出现在餐厅,宛若从天外飞来的一只天鹅,使得全体与会男人食欲大开。而食欲最为旺盛者,当属老编。如果不是该同志慧眼识珠,力排众议,从荒远之隅发掘出这位准文学小女子,众人又何以食欲亢进,春心荡漾?故老编有资格邀某女落座身旁,或交头,或接耳,或执女玉腕问候旅途劳顿,或斟酒三盅,相庆重逢之喜。
适逢拨乱反正之初,“伤痕文学”、“大墙文学”应运而生,各色人物重现江湖。在某女看来,这些与会者,一个个仿佛出土文物,且行为古怪,言辞激烈。比如男士,皆突兀着一双狼眸鹰眼。比如女人,皆鼻孔朝天,傲慢得不可理喻。开会发言,这些人专攻彼人之短,专扬自我之长,而且上窜下跳,语无伦次。一天下来,这个被摆放在会议室里的花瓶便被劣质烟草熏染得黄渍斑斑,黯淡得失去了光泽。第二日,某女做出了选择,其计划内容是购物、下馆子、看电影、照相,总之是不再陪那些人物开会了。早餐后,她独自来到宾馆后花园,在紫丁香的芬芳中哼了一段《黛玉葬花》,嗑了一袋奶油瓜子儿,优哉游哉,神清气爽。突然,花影中闪出老编。老编意味深长地笑一笑,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某女说:来来来,老师傅,吃吃小瓜子。老编摆手道:紫丁香是美的,更美的是她包含的香味。某女说:呀,老师傅,您又在作诗了。老编说:此乃莎翁名句,我不过将他的玫瑰变成了紫丁香……某女自然不识莎翁,于是老编就移步上前,以掌抚其肩,帮扶着小女子边行边谈,从莎士比亚,到托尔斯泰,从A“右派”到B“右派”,从人学到文学,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他说:热爱读书吧,读书能帮助你的生活,能像朋友一样帮助你在那使人眼花缭乱的思想、感情事件中理出一个头绪来,它能教会你去尊重别人,也尊重自己,它将以热爱世界,热爱人的感情来鼓舞你的智慧和心灵……某女说:呀,这也是莎翁说的吗?老编说:不,你错了,这是高尔基的名言。某女嗑着奶油小瓜子,低眉沉思了一会儿,说:老师傅,您把您写的书送一本给我好吗?谢谢您通知我来开会,可是,可是,这个会我不想开了。老编诧异道:不开了,为什么?某女说:要不你们下次开会让我来当个护士吧,万一谁有个头疼脑热的……老编收住脚步,把搭在某女肩上的手拿来与自己的另一只手相握,沉吟着,思索着,他说:也好也好。不过,既然来了,总该对这样的会议有所了解嘛,比如那个邋遢的老头子,你就有必要同他认识一下,他写出的书,可是当代大学生们争相抢读的哟。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