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亚洲象在黄河流域生活过吗?


□ 李浩

李浩

  在研究第四纪长鼻目演化史时,我们经常会有这样的疑惑:亚洲象是否在中国的黄河流域生存过?是否存在其生存地域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南移的现象?

  我们知道,中国现今的亚洲象只生活在云南西双版纳这一小片区域内,黄河流域与这里相隔1000多千米,历史中的亚洲象真的到达过黄河流域吗?目前在黄河流域等地区发现的亚洲象遗骸并不多,这似乎与我们一贯的认识相矛盾。如果亚洲象果真曾存在于此,为什么在此发现的亚洲象骨骼化石如此稀少呢?

  上世纪30年代,考古学家在河南安阳殷墟遗址巾发掘出了亚洲象以及野生水牛、犀牛、獏和獐等动物的遗骸。有学者认为,该遗址中的象骨是从南方输入的,因为如今安阳一带的气候并不适合亚洲象生存。但是,从出土动物群的组成来看,野生水牛在我国早已绝迹,现在只分布在东南亚和南亚靠近水边的热带低地森林中;犀牛和貘也已绝迹,其现生种仅残存于东南亚和南亚的少数地区。亚洲象同上述动物一样,适应于热带、亚热带的湿润气候环境,生活于热带森林、稀树草原或竹阔混交林中。由此看来,河南安阳一带在殷商时期应该具有温暖湿润的气候特征。这一结论与近年来环境考古学家得出的结论也是一致的。

  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周昆叔等分析了吉林敦化全新世沼泽中孢粉样品和北京平原泥炭沼泽的孢粉样品后,证明全新世中期(距今约7500~2500年前)是全新世气温最高的时期。当时黄河下游一带的年平均气温,特别是一月的平均气温,都比现在高很多。除了气温之外,当时的黄河下游还有不少河湖沼泽,大气的湿度也比现在高,这对离不开水的亚洲象、犀牛和野生水牛等动物来说是非常理想的生存环境。

  除安阳殷墟以外,黄河流域的其他地区也发现过亚洲象的遗骸,并且后者生存的时代更为久远。发现于山西襄汾县丁村遗址中的亚洲象化石,其生存时代相当于晚更新世早期,这是目前我国发现的最早的亚洲象化石。从纬度上看,贾兰坡等在河北阳原县丁家堡水库一级阶地的沙砾层中发现的亚洲象化石(亚化石),将我国亚洲象分布的最北记录推移到了北纬四十多度。

  以上发现为历史时期亚洲象在黄河流域的存在提供了生物遗骸和古气候学的证据。那么,历史文献中对亚洲象又有怎样的记载呢?

  关于亚洲象的最早记载见于商代的甲骨文。“矍象”、“眚(音:shanq)象”、“贞……其来……象”等,都是捕获象的意思。这些象应是野生自然分布的。其中还有许多关于驯养象的记载,如“贞令象若”、“象令从侯”等,意思是贞问指挥象是否顺利。这些使用象的卜辞告诉我们,当时不仅有野生象,而且有捉住野象并加以驯养的情况。此外,《吕氏春秋》卷五《古乐》中有“成王立,殷民反,王命周公践伐之。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的记载,可见商民族与象关系密切,他们不仅能驯养野象,作战时甚至还出动象队。此外,甲骨文中还有用象祭祀祖先的相关记载,如“癸未卜……王,象为祀”,“丁酉卜,争贞,祭象”等。

  我们从甲骨文及以后的文献中还可以找出很多有关象的记载,包括猎象、驯象、用象祭祀和以象为图腾等,这些记载从文献方面肯定了史前黄河流域有亚洲象存在的事实。明确了这一点,我们就可以进一步讨论亚洲象在中国由北向南迁移的过程。亚洲象的南迁大致可分以下几个阶段:最初移至淮河流域,然后移到长江以南,最后越过南岭。这一过程固然受到气候整体变冷趋势的影响,但更主要的因素可能还是人类农业生产力不断提高、人口压力不断增大导致的亚洲象生存空间的破坏和消失。

  与其他大量发现的驯养动物遗骸相比,目前发现的亚洲象骨骼很少。究其原因,大概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从数量上来讲,象的数量远远小于其他驯养动物。因为象的生存需要消耗大量食物,只有在野生植物资源丰富的条件下,人们才有机会狩猎和驯养象。从驯养难度和经济效益的角度来看,利用象显然不是最实惠的。

  第二,古人虽有用象祭祀的习俗,但是与猪、牛和羊等相比,象仍然处于次要的地位。凶此,很难在考古遗址中发现大规模的亚洲象遗骸。

  第三,在周朝初期的400年间,亚洲象已经在黄河流域绝迹。到了战国时代,淮河流域已没有野象生存,这一时期只有位于长江流域的楚国还有较多关于野象的记载。埋藏学研究表明,南方湿热条件下形成的红土有很强的酸性,不利于动物骨骼的长期保存。因此,虽然亚洲象在南方存在的时间较长、数量较多,但其骨骼很难在土壤中保存下来。相比之下,北方的土壤条件有利于骨骼的保存,但亚洲象很早就在黄河流域和淮河流域绝迹了。另外,即使早期有相当数量的野象遗骸埋藏在地层中,由于第四纪以来华北平原的地壳以下沉为主,该地区接受了很厚的河流沉积,即使埋藏着动物遗骸,大多也因深埋地下而不易被发现。

  第四,自古以来,象牙和象骨就是珍贵的原材料,古人往往用它们制作精美的装饰品或工艺品,除象箸、象廊外,还有象栉、象觚(音:gu)、象笏(音:hu)、象珥、象床、象邸、象瑱和象尊等。公元前290年,孟尝君出使楚国,楚怀王送给他的就是价值千金的象牙床。从古至今,人们对象牙和象骨的青睐从未减退,无怪乎我们很难发现象的遗骸了。

  综上所述,三四千年前的黄河流域正如今天的西双版纳一般,是亚洲象生活的乐园。当时人们已经学会了狩猎和驯养象,有时还调动象队与人类并肩作战。然而,随着气候的变冷以及人类活动对亚洲象生存地域环境的破坏,亚洲象在黄河流域的好光景渐渐逝去,被迫向南迁移。同时,由于南北方土壤埋藏和保存条件存在较大差异,再加上人类对亚洲象的狩猎以及对象牙和象骨的特殊喜好等原因,亚洲象骨骼的发现也很少。今天生活在黄河流域的人们只能凭空想“象”了。

  (作者单位: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2011年第06期  
更多关于“亚洲象在黄河流域生活过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