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学的力量


□ 王学海


写下这个题目,我自己也觉得挺惶惑,不过又觉得力量的现实确是活生生地存在一些人的生活里。
刚收到的《北京文学》新世纪第一期,有一位初生牛犊因“热爱小说”而笔鞭上海的《宝贝》与《糖》,并以“冒着惹编辑厌烦的危险”,令编辑将他的手稿“全篇读完”!此举对于历来诚惶诚恐投稿的文学青年来说,无疑是揭竿而起的壮举——他一扯往日温文尔雅又十分谦卑的业余作者的群体面貌,怒且冲地直面编辑与之对话,并渗有真正创作主体的那种主人翁精神,又无忌自己呕心沥血的稿子可能会因此而被厌气怒气毁之,试问,无名鼠辈何会有此壮举,答曰:非文学力量莫属!
文学的力量确可令你不可等闲视之,有一文友黄某,生来白面书生,说话也软声细气,然当妻子要他学学别人去经商赚钱时,他竟然也会威声武势地大声回答:这辈子就爱文学,咋拉?!!由此,书籍对他来说又是第二伴侣,邮局里订报刊,书店里买新书,书摊上淘旧书,只要闻听新书新刊,哪怕邮购哪怕赊欠,他总是痴迷又狂热地在做。尽管这位文友已过不惑之年,也从未在正宗的文学类报刊上发表过一篇像样的作品,但讽刺与挫折丝毫打不垮他对文学的一往情深,文学的力量如此巨大,确实令人感到震撼和敬畏。
当新世纪的曙光透明了中国文坛新的一页时,文学青年雷立刚以他的《六根手指》在《北京文学》上闯了出来,文友黄某在新世纪曙光的亮丽中,则以更执著的劲儿站立文学又渗透到思想和学术的领域,光照把力量的魅力显得更为有力的动人!
力量当然不是一时的逞能,更非江湖上敲砖断铁的一时之劲,力量来自生活与思想,力量源出感受人性的真诚与正义。犹如小草被不经意地践踏,它深知“路边草”的磨难及由此养成的韧劲的生存之力,亦若不久前才被摘掉“四害”帽子的麻雀,不管人们怎样利用机巧智诈去消灭它,它在饱尝逆境中仍旧叽叽喳喳地勇敢生活的飞跃之力。由于生存的现实压力,职业的选择至今仍让你不能随心所欲,更谈不上会有像古时候大诗人、大文学家那样,虽然他们贫困潦倒,或者布衣无胄,但依然用不着为五斗米去折腰,只要化着祖宗的遗产(那怕是典卖家产田地)的那份写作心情,就这一点来看,我十分膺服当代文学青年的执著与追求,因为他们用事实的行为向人们诉说的,是一边撑着生存一边爱着文学而永不变心,他们心灵中激起的波澜,是在希望一次又一次被现实之狼咬碎后的那份不屈和无悔。
自然,热爱的拥抱如加上生命的追问,也许会使这文学的力量更深沉。作为新芽的雷立刚,我想,你再也不能骂自己不喜欢的作品是一堆大粪,更不可把文学含量极高的戏曲与影视的作者和表演者宣判为“耻辱者”。用身体写作本身也是一股文学的力量,否则,凭她们的丽质与才华,一定会生活得比爬格子更美好。须知任何简单的判断都是对人性的一种漠视,我们需要的文学是人对他自己生存状态、生存环境、生存氛围及其生存价值的深层次质询与求索,正如昆德拉所说,每一部小说都要回答这个问题:人的存在是怎么回事?其诗意何在?而那位文友黄某,似乎更应“低空盘旋”,努力去读懂大师的经典和现当代文学名著的真诚言论与技巧(术)使用,文学的力量,支撑你曾走过一片天地,现在让时代的营养再来丰润这力量,让它能支撑你走过生命的整个历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