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渤海与后东突厥汗国的关系


□ 马一虹

  在目前可考文献资料中,笔者没有看到任何直接反映渤海与后东突厥汗国之间交涉的具体、完整的记述,突厥从未正面出现在渤海对外交涉的舞台上。但实际上,直到745年后东突厥汗国被回纥灭亡,渤海早期的对外交涉,特别是对唐朝及周边部族关系上的任何重大事件,都与后东突厥汗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关键词:渤海 后东突厥汗国 唐朝
  作者马一虹,女,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地址: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5号,邮编100732。
  
  一、突厥复兴与渤海建国
  
  渤海建国于698年,是唐代东北靺鞨人为主建立的一个古代国家。两《唐书》对渤海政权建立过程的记载大同小异,为理解之便,具录如下。
  《旧唐书·渤海靺鞨传》载:
  万岁通天年,契丹李尽忠反叛,祚荣与靺鞨乞四比羽各领亡命东奔,保阻以自固。尽忠既死,则天命右玉钤卫大将军李楷固率兵讨其余党,先破斩乞四比羽,又度天门岭以迫祚荣。祚荣合高丽、靺鞨之众以拒楷固,王师大败,楷固脱身而还。属契丹及奚尽降突厥,道路阻绝,则天不能讨,祚荣遂率其众东保桂娄之故地,据东牟山,筑城以居之。……圣历中,自立为振国王,遣使通于突厥。
  《新唐书·渤海传》载:
  万岁通天中,契丹尽忠杀营州都督赵翙反,有舍利乞乞仲象者,与靺鞨酋乞四比羽及高丽余种东走,度辽水,保太白山之东北,阻奥娄河,树壁自固。武后封乞四比羽为许国公,乞乞仲象为震国公,赦其罪。比羽不受命,后诏玉钤卫大将军李楷固、中郎将索仇击斩之。是时仲象已死,其子祚荣引残痍遁去,楷固穷蹑,度天门岭,祚荣因高丽、靺鞨兵拒楷固,楷固败还。于是契丹附突厥,王师道绝,不克讨。祚荣即并比羽之众,恃荒远,乃建国,自号震国王,遣使交突厥。
  上述内容是有关渤海建国史最基本的文字史料。据此可知,渤海初代王大祚荣是乘契丹人发起营州之乱之机“东走”,据险要创立政权的,建国后,即与“突厥”建立起联系。相信是由于史料缺乏的缘故,以往关于渤海建国史的研究,多集中在与契丹的关系、大祚荣东走的线路、东牟山所在及唐朝的册封经过等问题上,而对于大祚荣政权草创时期与突厥的关联,则多停留于对两唐书记述的复述,对渤海遣使“交”、“通于”“突厥”的性质未做仔细分析,进而对于渤海政权建立当时与周边各国各族间的内在关联也缺少细密的梳理。实际上,在大祚荣“自立”、“建国”前,还有一支对大祚荣立国成功具有决定性影响,并与契丹和唐朝都有着密切关联的政治力量,这就是682年复兴的东突厥汗国。下文从东突厥汗国复兴及介入营州之乱入手,考察四种政治力量在营州之乱前后的角逐及其对东北亚政局的影响。
  东突厥汗国630年在唐朝军队进攻下土崩瓦解,其降部被安置在幽州至灵州沿边一带,即所谓六州降户。(注:《新唐书》卷215上《突厥传上》载:“初,突厥内属者分处丰、胜、灵、夏、朔、代间,谓之河曲六州降人。”参见吴玉贵:《突厥汗国与隋唐关系史研究》第七章“唐朝对东突厥的措置”,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227-274页。)然而吐蕃的崛起又给了东突厥汗国复兴的机会。679年以后,东突厥降部趁唐朝将军事力量倾斜于西北与吐蕃交战之机,不断内扰,并在682年建立后东突厥汗国(682-745年,为与前一次东突厥汗国区别开来,学界又称之为突厥第二汗国、后突厥汗国和后东突厥汗国。以下为行文之便,略为突厥),(注:参见李方:《后东突厥汗国的复兴》,《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4年第3期。)并再度称霸塞外。其国势在默啜可汗(693-716)时最盛,疆域在东、北和西面都得到拓展,东边一度到达兴安岭。东突厥复兴,唐朝东部边防立即紧张起来。李唐政权初期,李渊、李世民父子即称臣于东突厥,以“财帛金宝入突厥”,(注:参见《旧唐书》卷57《刘文静传》。)作为交换的条件,借重突厥人的力量反叛隋朝,直到唐朝消灭隋朝后裔,才由附属关系转入军事对抗,并且于630年灭掉了突厥第一汗国。突厥第二汗国兴起特别是再度强大后,唐朝与其没有类似从前的附属关系,相反是突厥对唐朝时叛时服,又使一度归附唐朝的契丹、奚等诸蕃部重新倒向突厥,复向唐朝要求数额巨大的粮谷、农具等,壮大本部的实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