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徐懋庸在临海回浦中学的那段日子


□ 李金海

  徐懋庸(1911~1977年),原名徐茂荣,笔名余扬灵,浙江上虞下管人。1926年加入国民党,1930年毕业于上海大学中学部,开始翻译文艺作品。1934年在上海加入“左联”,任常委、宣传部长、书记。1938年到延安,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抗大教员及晋冀鲁豫边区文联主席,《华北文化》主编、冀察热辽联合大学副校长等。解放后,历任武汉大学秘书长、党委书记,中南军政委员会文化部、教育部副部长,中国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1957年被错划成右派,后改正。1977年病逝南京,1978年在政治上得到彻底平反。有现代著名文学家之称。
  1930年夏至1933年春,徐懋庸曾在临海回浦中学任教5个学期。徐懋庸到临海,起因于他就读上海半工半读的劳动大学中学部。
  1926年春天,15岁的徐懋庸经人介绍去前江民强小学任教,期间结识了上虞中共地下组织的创始人叶天底。徐懋庸受叶天底影响,开始参加革命活动,成为在民强小学发展的由共产党领导的四个国民党员之一。1927年,徐懋庸在叶天底领导下的国民党上虞临时县党部任宣传干事。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撤到慈溪,根据叶天底的指示秘密编辑上虞“石榴社”地下刊物《石榴》报。6月20日,《石榴》报被国民党县党部查获,国民党浙江省党部立即对有关人员发出通缉,其中有徐懋庸。老家是回不去了,其他地方又没有什么亲戚可去,无奈之下,徐懋庸选择流亡上海。他乘火车到了宁波,再由宁波登上去上海的夜轮。徐懋庸在人地两生,举目无亲的上海,总算找到了高小时的同学徐载赓,徐载赓不忘同乡和同学情谊,恳求叔母收留了这个丧魂落魄的小老乡、老同学。所幸的是,不久徐懋庸在他的族兄也是第一位恩师徐叔侃的表兄,上虞老乡胡愈之的担保下,化名“余致力”于这年10月考入上海半工半读的劳动大学中学部。
  徐懋庸在劳大附中总共学习了三年,除完成必修课外,下苦功攻读了日文、法文和世界语,他的法文学得特别好,超过了课程所规定的水平。陆翰文教他语文,毕修的教他法文,他俩都是临海人。有一次作文,徐懋庸写了1万多字小说,陆翰文破格给他打了100分。
  1930年夏天,徐懋庸在上海劳大附中毕业,因家境困难再无力升学,通过临海籍女同学陈淑卿介绍,经曾在劳大附中、后回到临海任回浦学校校长的陆翰文同意后,于当年9月来到临海,受聘回浦学校初中三年级国文兼世界历史教员。1924年回浦学校增办了初中部,这所学校在社会上享有较高的声望,学校聘任的教师,一是资深的名师,二是实学肯干者。
  徐懋庸初到临海时,常常感到寂寞。因为比起大上海,临海这地方毕竟太小了。开头他住在回浦学校的“前洋房”一个朝北的小房间,他在作品中曾一再提及,称为“狭小的笼”。在这里他以忧悒的心情,写了一篇《北窗漫笔》。他还曾引用法国诗人波特莱尔的诗句:“如同在北极的地狱中的太阳,我的心是冰冻得通红的一团”,借以表达他当时的心境。
  但没多久,他便在青年学生中找到慰藉。他的讲课日益受到学生的欢迎。就在9月,徐懋庸把爱好文学的学生组织起来,成立了“艺波社”,通过课余读写活动,在他们的心田撒播知识的进步的种子。“艺波社”曾编辑出版《波艺丛书》,第一辑收有作品20篇,首篇为徐懋庸自己翻译的《门槛》,该辑以《门槛》为名,于1931年6月出版。《门槛》是屠格涅夫散文诗名篇,描写一个俄罗斯少女决心为革命而奉献自己的一生。门槛隐喻革命,同时也象征种种苦难与牺牲。这篇作品曾在我国青年中引起强烈的共鸣。胡乔木生前给北京高等学校的毕业生作报告,就曾大段引用其中的对话,勉励同学们学习这位少女的献身精神。《门槛》在我国被翻译过多次,有人说最早的翻译者是巴金,译文发表在1935年6月的《中学生》杂志上。其实徐懋庸的翻译,要比巴金早得多。徐懋庸在《门槛》的后记中说,他在上海劳大附中读书时,教他法文的约克·邵可侣曾选用它作教材。当时他读后不禁感动得热泪盈眶:“彼时壮志如山,热情如火,常以学业未毕,故不能立即跨进那门槛为憾。”他在本书的卷首,还用分行的诗歌形式写了一篇《题辞》,最后一节是: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足迹 2009年第03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