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播音员死亡之谜


□ 韩雪梅

  晏秋艳是市广播电台的一名播音员,她主持的节目很受中青年听众的喜爱。我和她有过一面之交,挺不错的一个女孩,人长得算不上漂亮,但声音很甜,笑容也很甜。
  她突然死了。居住在她楼下的一对夫妇反映,昨天半夜他们被楼上的一声闷响惊醒。
  但是,那对夫妇的女儿,一个漂亮可爱的高中生却十分肯定地说,今天早上5点多一点,她亲眼看到楼上的晏阿姨离家上班去了。
  尸体是在离她每天上班的必经之路不到20米远的小树林里,被晨练的老人们发现的。
  她的丈夫是本市一位小有名气的青年诗人艾文宇,他是被邻居们砸玻璃敲门,大呼小叫地从睡梦中惊醒的。一看到爱妻的尸体,他就哭了。他说他怎么都不能相信,刚刚才与他吻别的妻子,这会儿怎么睡在这儿?
  据艾文宇讲,今晨大约5点左右,妻子同往常一样,梳洗完毕就赶往台里上班去了。平时,艾文宇是要陪同妻子走出小区这段林阴小道后,目送着妻子乘上的士,才离开妻子而归的。而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昨夜他在酒店喝多了酒,今晨头痛体乏。妻子起床时,他原本想硬撑着起来的,妻子却温柔地将他按倒在床上,深情地与他吻别后匆匆离去。
  对晏秋艳的死因判定,可以用“一目了然”来形容。
  当我的视觉一触到这具女尸时,我立即被这张完全变形的又肿又紫的面孔所震慑。我的目光长久地定格在这张奇异的脸上,凭经验马上作出机械性窒息死亡的结论。
  不知过了多久,我才上前用手将那张面孔略微上仰,仔细地检查着面部和颈部的皮肤。
  不用说,晏秋艳在死前经历了一个太痛苦太漫长的过程。并且拼尽了全身的气力,来延缓这痛苦而漫长的死亡之路。
  其实,晏秋艳所走过的那段死亡之路,也就是相当于一根烟、一杯咖啡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出于生存的本能,她极力地试图挣脱压迫在颈部的暴力。由于她的挣扎,也由于凶手压迫在颈部的暴力时紧时松,使得位于颈部深层的颈总动脉不能完全闭塞。因此,来自于主动脉的血液可以经颈总动脉涌入头面部,而位于颈部浅层的颈静脉却被凶手死死地压住,使得进入头面部的血液不可能再返回体循环。这样一来,只进不出,就使得面部肿胀、青紫,时间愈长症状愈甚。
  我边记录着损伤的形态,边习惯性地对站在我身边的市广播电台办公室主任赵文天说:“很明显,死者颈部皮肤上留下了被手指及指甲强力压迫形成的,类似手指掌面形态和指甲前缘形态的损伤。这种损伤,我们法医的术语叫扼伤。也就是掐死的主要尸体征象。”
  “韩法医,小晏脖子上这么多的伤,您能不能给我指指哪些是手指掌面形成的,哪些是指甲前缘形成的吗?”赵文天大着胆儿问道。
  “嗯,这脖子上的伤是够零乱的了。不过,从分布上来说,还是有一定规律的。你看,从扼伤的分布规律来看,凶手应该位于被害者的前方。因为,位于被害者的前方,伸出的手容易形成这样斜向上的弧突。”我刚说到这儿,赵文天就把自己的右手伸开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说:“对了,如果凶手站在被害者的后面,弧突就应该是斜向下的,对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