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桃花垸的炊烟(中篇小说)


□ 施友松

桃花垸的炊烟(中篇小说)
施友松

这些日子,桃花村显得格外热闹,是因为在城里发了财的高小康回到村里,要流转土地。这流转土地是个新事,也是个大事,在农民心里像是滚过一阵雷:地真的可以买卖?高小康集了农民的地,不是又像他的祖辈一样成了大地主吗?



桃花垸是靠近小镇的一个民垸,桃花垸里有个桃花村。
小镇上,笋儿一样冒出的楼房,笋儿一样鲜嫩的生活,就把这桃花垸的风水抢了去,就把这农民的目光磁石般地吸过去。人们已不像往日留恋这田园生活,已经有不少的庄户人家,到镇上建了楼房,过起了从前羡慕不已的小镇人的日子。桃花垸的炊烟,也就日渐少下来,淡下来。炊烟少了、淡了的时候,这垸里的田地,却依然吐蕊似的散发着魅力。不单是长久生活在这儿的人们,像牛一样难舍土地给予的苗禾般的情怀,更有那收获后稻浪涌起的富裕的感念。而如今,小镇的繁华和热闹,便把这桃花垸纳入它秀美的眼帘之中。原来,这土地也像竞开的桃花一样,一片一片地红了生活,红了人们心中的欲望。
往日里,从桃花垸到小镇,得走一个时辰,如今通了公路,就短得像一声吆喝。在这一声吆喝之中,桃花垸就有三辆小轿车,径直开到了桃花村的村委会。
三辆车几乎是同时停在了村委会的办公室前。村委会主任杨皮包出来时,就有些愣了,胳膊里夹着的小手包竟掉在了地上,等他慌忙捡起,站直身时,不知道该先跟谁握手。
从三辆车里出来的三个人,一个是杨皮包的大哥杨永红,一个是本村种植大户高小康城里的妻子,一个是村委会会计史和尚的哥哥史木匠。
高小康和石和尚也前后到,迎各自的家人。正要说话的当儿,却见从屋里走出穿着西服、剃着光头的茅石头。茅石头脸上还留有不满的气息,像他在小镇上拾掇的摩托车车胎一般。他也不和人打招呼,就对杨皮包说,“那地是定要退的。”不等杨皮包开口,便骑上了锃亮的摩托车。杨皮包有意想拦住,“石头,我哥请你吃饭,再商量商量。”“我有手机。”临走时,回头对高小康说,“高哥,入股也好,流转也好,我算一份。我在镇上的摩托车铺候着。”摩托车冒出一股青烟,茅石头就哼着歌,吹着唿哨沿那河堤走了。一直站着的史木匠就笑笑,“真是不改本性,茅坑里的石头。”说这话时,就望着杨家兄弟继续笑着,“看来,他踏心定砣的事,还真难办哩。”
“一块儿到家坐坐。”杨家兄弟很客气。高小康两口子和史家兄弟也就回敬一句,“各家也都准备了的。”离开村委会时,高小康和妻子朝村东走,杨家兄弟朝村西走,史家兄弟就把车停在那儿,朝自家走去。

此时,桃花村的炊烟,袅袅地升起来;晚霞,就把这升起的炊烟,浓浓地勾划出来。暮色伸向天空时,不时有鸡鸣狗叫的声音,在村子里悠悠地荡着。



惊动这几家搬“兵”回来的,是高小康在村里贴的一纸广告。那广告上说,他高小康为了扩大种植、搞规模经营,热诚欢迎桃花村的各家农户,或以土地入股,或转卖土地的使用权,价格从优。当这张大红纸写着的广告,张贴在村委会门前时,村里管治保的吴二杆,立马赶了过来,“大字报是不许贴的。”等走近,看清那上面的内容,转身一溜小跑,径直去了杨皮包的家。
广告前拥满了人,爆豆似的议论着,“这地还能卖?”“那高小康想当地主?他家祖上可是大地主的成分。”村里的会计史和尚,穿一件无领夹克衫在一旁解释,“入股,就是你的地当作股份,年底按亩分红,也就和从前的互助组差不多。这土地流转嘛,相当于城里出租门面、转让店铺一样。”“是不是要出佃钱给高小康?”“是高小康出钱。”人群中马上就有人觉得迷惑,“那杨皮包收我们的地,为啥还要一亩倒找他三百元?”
“那叫撂荒,他捡荒;这是转让,是有偿的。”此时,高小康从远处走来,大声地对人们说。高小康的祖辈,是这桃花垸的地主,据说从前这桃花垸方圆百里的田地,都是高家的产业。土改时,高家也因此划了大地主的成分。高小康的父亲高守地,一个本分的农民,因自家成分高,在那斗争的年份,几乎是三天一小批,五天一大斗,成天价低头认罪,像个虾米,成了驼背。高小康哩,也是从小受着歧视,好歹上完高中,老老实实在家务农,也是时常陪着父亲挨斗。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的政策变了,分承包地时,高小康的父亲死活要了那埋着祖坟的两块地。没想到竟是祖坟的地气,慢慢地发起家来。原来,高家有个祖传做米粉子的方,高小康就揣着这秘方,到外面打了几年工,实际上是到城里的餐馆学厨师手艺。几年后,回到家里,在反复研究几本中外菜谱的基础上,改进祖传配方,无非是多加些胡椒、味精等等的调料,却把那米粉子做得色香味俱全,使得这楚湘交界的汉江平原上喜欢吃蒸鱼蒸肉蒸菜的人们,甚至连城里上星级的宾馆,都上门来买这米粉子。高小康一看这阵势,知道事情出乎自己所料,忙求人在工商局注了册,登了商标,取名“桃花垸米粉子”,又改了包装,一小袋二两的米粉子,居然卖到两块钱,还供不应求。于是,高小康就把高姓人家和村里愿意加入的人拢过来,盖个生产车间,买了电机电磨,架起几口大锅,日夜生产。两三年的工夫,竟日渐发富起来。高小康在市里(前两年刚改成的县级市)和小镇上都开了店铺,置了房产,还娶了一个城里的女人。听说那女人的父亲,是邻近一个市里的领导。年前,有人建议高小康在搞米粉子生产加工时,要注意原料品种。高小康几经点拨,试着搞起了规模种植,把自愿加入的一些农户,一并规划着种起了香米,后来又陆续搞起了大棚蔬菜和水产养殖的联营互助组,把个桃花村桃花般地红了半边天。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