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表 哥


□ 邱贵平

1

不知是地球变暖还是老天爷赌气,掐指算来,家乡已经五年片雪未下,没有雪的冬天是单调乏味甚至让人悲观失望的。
就在我对雪如饥似渴的时候,五年来的第一场也是2003年的第一场雪从天而降。雪是从早上开始下的,到了下午,大地已经白茫茫一片。比儿子还兴奋的我带着他,奋不顾身地冲向雪地尽情撒野,一直闹到傍晚才尽兴。回家的路上,邂逅一位久未谋面的好朋友,不由分说被他拉着去吃火锅,只好借他手机向妻子请假,妻子倒也通情达理,只是交代我早点回来。可惜我这人好酒,碰到好朋友就更好酒,这一吃就吃到9点多钟。
回到家里,妻子的脸色很难看。
就在我摩拳擦掌走进厨房,准备以实际行动向她负荆请罪的时候,妻子开口了:“表哥出车祸了。”
“他怎么又出车祸了?”
我有两个表哥,一个叫丑寿,一个叫小指,都很拗口,尤其后者。
小指是我翻译过来的,方言其实不是这种叫法,我们这地方的方言非常古怪,跟鸟语差不多,无法音译,只能意译,这就好比把唐诗宋词译成英文,大意虽然没有改变,神韵却荡然无存,没办法,只好将就着。
丑寿表哥是个司机,20年驾龄,除了飞机火车坦克轮船,什么车都开过,一共发生过5次车祸,每次都化险为夷,连块骨头也没碎过,我理所当然地以为是丑寿表哥出了车祸。我和丑寿表哥基本没有来往,没什么兄弟感情,只要不是车毁人亡,他出车祸我是没什么反应和表示的,就像我儿子连做3次手术他都没什么反应和表示一样。
我和小指表哥同样没有来往,甚至连他原名都不知道,妻子更不知道,而他们只有方言才能表达的小名她又说不来,从名字上分清小指和丑寿表哥比分清一对双胞胎还困难。当然,她也没有必要分清他们,正因为没必要,便一直都分不清。
见我没什么反应,妻子有些着急:“我说的不是那个表哥。”
“那是哪个表哥?”
妻子被我问住了,想了一会才说:“是大姨妈生的那个表哥。”
“大姨妈生的那个表哥”就是小指表哥,小指表哥不是司机,他要出车祸,问题就大了。
这么一来,我就有些吃惊了:“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具体情况不清楚,是妈妈打电话说的,人已经在医院里了,好像挺严重的,撞在脑袋上。”
妈妈只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也就是大姨妈和小姨妈。大姨妈是小指表哥的妈妈,小姨妈是丑寿表哥的妈妈。妈妈和她们的感情不是很深,平时来往不多。亲姐妹来往都不多,下一代就更淡漠了,但毕竟是姐妹,血管里流着同样的血,如果对方家里发生生儿育女、婚丧嫁娶之类的人生大事,还是要打个招呼并表示表示的,然后再由她们分别通知自己的子女。
小指表哥出车祸,是大事,妈妈自然要通知我们。我是自由撰稿人,闭门造车,没有买手机,不在家里便没法联系,家里的电话也没有开通来电显示功能,妻子又不知道请我吃火锅的那位朋友的手机号码,无法转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