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代悲歌:陈布雷和他的女儿陈琏


□ 谷斯涌


走到生命尽头的陈布雷

1948年11月2日晚上,陈布雷前往黄埔路总统官邸。他本是这儿的常客,这一回,却有点非同寻常,他不是去开会,也不是应总统的召见,而是去探望病人蒋介石。“龙体”欠安,以陈布雷的身分和他对领袖之忠诚,不能不有所表示,这也是个单独面谈的难得机会,有些话是不宜在公众的会议上说。
蒋介石躺在床上,脸色憔悴,一副病态。他不便下床,稍一欠身招招手:
“布雷先生,你坐你坐;小染微恙,有劳大驾……”
“与卑职不同,介公是从来不生病的。这回,可得要好好调养,介公的健康,是党国之福啊!”陈布雷诚心诚意,话语间流露出忡忡忧心。
蒋介石看出陈布雷说话迟疑、神态恍惚,心想这么个弱不禁风的老病号深夜来访,或许还会有些别的话要说,蒋介石便挑开了明白地问道:
“布雷先生,你对时局有何高见?”
陈布雷看总统这么一提示,也就开门见山地说了:
“依卑职之见,这个仗,是不能再打下去了。”
蒋介石一听,脸色骤变,心头升起一股怒火,但他努力克制住,耐着性子问道:
“依你之见,是不是要同共产党握手言和?”
蒋介石的问话冷冰冰的,带有几分责难的口气,陈布雷发觉自己的话触到蒋介石的痛处了,但既然已经开口,也只得强打精神把话说完:
“目前形势不同于北伐,将衰兵疲,人人厌战,物价飞涨,老百姓生活艰难。如果能保住半壁江山,将来还可以重整旗鼓,统一全国。”
陈布雷字斟句酌地这么说着,蒋介石却脑袋大得根本听不进去。他不客气地训斥起这个20年来对他忠心耿耿的幕僚来了:
“自古以来,从来就没有过偏安一隅而能长治久安者。非战即降,你死我活。我就是瞧不起那种一击就倒、不打自垮的软骨头。先生什么时候也同那些失败主义者走到一起去了?”
陈布雷低头不语,他被这一阵当面羞辱弄得无地自容。蒋介石发现自己言重了,继续说话时的口气开始降调:
“布雷先生,我知道你是出于好心。目前战局确是不利,国民党可能会败,但不会被消灭!你不必如此悲观。谈判也是保不住半壁江山的,共产党不好对付。事到如今,只有背水一战,成败在天!”
陈布雷俯首恭听,默不作声。
这时,宋美龄走了过来,想以温情打破他们之间谈话的僵局。她说道:
“布雷先生贵体如何?失眠症轻一些了吗?”
“不见减轻,每况愈下。”陈布雷答道,他说的是实情,在蒋介石听来以为是他余怒未消,还在赌气,随口便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摘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