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日本遗孤


□ 刘国强

刘国强辽宁省西丰县人。曾在鲁迅文学院作家班进修。已出版散文集《寻找感动》、《残风荒月》;中篇小说集《潜流》;长篇小说及长篇报告文学《黑枪》、《荒野犁声》、《世纪丹青》等。辽宁作协第三届签约作家。现居沈阳。

序我的妈妈和我们的妈妈

60年前的那个秋天,我的故乡中国东北正是红叶绽放、漫野流香的季节。
风戏苇海,白花花的芦花涨潮一样哗哗翻涌,巨浪排空,大涡翻卷。几只大雁领着它的孩子正在操练“试飞”。它们在这“模拟海潮”上扑飞着翅膀,逆风而飞。弯拐急了,小雁掉了下来;风猛了,小雁掉了下来。每当这时,雁母亲会来到小雁身边,扑闪着翅膀,伸长脖颈,和小雁贴贴脸,鼓励一下,再嘎嘎嘎辅导一通。虽然劳累,却难以掩饰它们的兴奋。
几只头脑灵活的老鼠,等不及农民把苞米秆放倒,人立田野,看好吊在半空中的苞米棒子,兴奋得咝咝咝窃笑几声,低下头,以齿为刀,切割苞米根部,咔嚓,咔嚓咔嚓,这声音不那么悦耳,但务实。
蛇欲进洞。蜂要归巢。狐狸开始换毛。飞蝶即将成蛹。
然而,在茫茫的大兴安岭,在滚滚的松花江畔,在野狼成群的地方,却出现一群群逃难的母亲!她们拖儿带小,疲惫不堪,狼狈至极。白天不敢走,夜间走;渴了,喝地上积的雨水;饿了,掰几穗苞米啃;困了,蜷缩在沟边或树棵子里。即将被寒冷行刑的蚊虫们,对她们发动最后的疯狂,叮得她们全身大包,大包红肿,大包流脓,大包溃烂……寒流袭来,“可怜身上衣正单”!她们,大多是日本母亲和他们的孩子。她们要回家。可是,太难了。她们的家太遥远了。隔着漫长的路,隔着大海,还隔着杀戮、自杀、饥饿、寒冷和病魔……
我吹去史籍上的灰尘,一段历史显现出来: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无条件投降。历时14年,全球16亿人卷进战火,致使大批人口丧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尽管战场上硝烟未尽,战争创伤还在滴血,战火中失去的亲人还没有归来(也许永远都不会归来!),我的先辈们还是欢呼跳跃起来——日本战争狂人在我的家乡中国沈阳柳条湖引燃的“二战”的罪恶之火终于熄灭了!
那一刻,全世界人民都在振臂庆贺。
我眼前的老照片不太清晰,但我仍被人们欢喜若狂的样子所感染。在中国重庆,在美国华盛顿,在英国伦敦,在法国巴黎,在世界各地,人的海洋曾把此时我们脚下的土地大片大片地“席卷”过,欢呼的声浪也曾把我们头上大块大块的云朵“震碎”过……
早在1906年,一个叫腾新平的日本人就在大连魏家屯尝试着向中国“移民”,在中国“开创”第一个移民村,叫“爱川村”。1936年,日本内阁正式对外宣布,把向中国移民作为日本的“七大国策”之一。日本拓务省制订了《20年百万户送出计划》。计划称:20年内向中国东北移民100万户,500万人,约占日本农业人口的1/4,占中国东北预计总人口的1/4,进而实现对中国东北的统治,逐渐把中国东北圈进日本版图。至日本战败,已向中国东北派“开拓团”移民200多个,移民总数已达150万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