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政法记者的采访手记(报告文学)


□ 高红十


政法记者,跑案件,跑会议,记录时代,聚焦社会,追踪人物,透视人生……林林总总,忙忙碌碌,却大都只是为自己的职业所累,刊发出来的大都只是应景的新闻而已。然而,新闻背后呢,新闻背后往往沉积了太多难以刊发甚至是难以言说的事件与真相,这些更有价值的东西是否也只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成为历史的沉渣?
小说出身的著名政法记者高红十可不愿意就此罢休,当记者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的记者生涯给她留下了太多的记忆太多的回味太多的牵挂,她要将这太多的记忆、回味和牵挂尽可能挖掘出来,奉献给读者——这到底是一些什么样的记忆、回味和牵挂呢?
二十年前,笔者从《文艺报》调进一家创刊时间不久的法制类报纸,调进该报的直接原因是为了解决进京户口。
1984年3月,笔者到法制报第一天,参加政文部部务会,部主任让出差组稿的同事碰碰线索,那线索够吓人!
那个案子最后到底判死缓还是死刑?
那案子到底算强奸还是通奸?
某市水污染严重,市政府不让报,说报了也没钱治理水质,还会引起市民恐慌;
某市公交车因为月票引起纠纷;
……
人命关天的事,询问者与讲述者均轻松得有如嗑瓜子吐皮。只有笔者一边大惊大诧:这到哪儿了?莫非从天堂跌入泥淖?
二十年岁月如同翻了几把书嗖嗖过去。造化弄人,笔者如今讲起杀人放火碎尸百段也可以轻松得如同嗑瓜子吐皮。不知是时代堕落令笔者粗粝,还是时代原本复杂只不过笔者早年不识罢了。
回首往事,笔者感谢二十年政法记者获得的阅历,使自己不再凌空蹈虚,比较地看清社会,比较地脚踏实地。

围着钟楼转半圈

时值1992年1月,公安部评出的十大杰出民警正在北京颁奖:中央首长接见,每人领一块城砖样沉甸甸的奖牌;天安门广场看升旗,看罢又登上天安门城楼目光沿京城中轴线远眺;身披大红绶带站在王府井南口参加爱民月活动给过路行人散发材料;去另一直辖市天津作报告,沿途交警敬礼欢迎,手套雪白。他们理所当然成了当月的传媒中心。
你在西安待过,地理不生语言也熟,再加上你是个女的,杰出民警中就这么一个女的,你去采访她吧。公安部某杂志女编辑给我派活儿。
我没有理由反对,何况我也想走近看看英模女英模。
她叫梁春芳,西安市公安局某区分局户政科原科长、现任支部书记,五十五岁,翻看材料,简单又枯燥。户政工作几十年如一日,办户口迁户口人口普查,不收礼不走后门不以权谋私。户籍警不像刑警,发案子出现场抓歹徒突击审讯……有悬念强情节。梁春芳是好人没错,可写出来的文章很难可读。我只有使劲采访了。
星期天晚上(白天她都安排满了)我去了公安部22楼。事先约过的,她没有表示拒绝也没有特别欢迎,客客气气给我倒了一杯茶。
客气,一种中性态度,可能转化成欢迎,也可能完全相反。
当天我正患感冒,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形象实在不佳。我不好意思正眼看她。问,你几十年如一日不收礼不以权谋私,怎么想的,能跟我讲一两件具体的事么?我知道这样问很蠢,可一时想不出更好的问法。
她说,咱只是个普通民警,做着普通工作。户政科评上先进,工作是大家做的。我们科老同志多,作风好,自觉,我算啥呢?做的都是应该做的。拿人民钱干人民事没啥说的。就是这。
就是这———就是这不成么,我怎么铺排成文怎么完成编辑交给我的任务?于是我死缠烂打地问拐弯抹角地问软磨硬泡地问,她还是那几句背熟了的话,共产党员哩么不这样做又能咋样真的没做啥没啥说的———梁春芳委婉有味的陕西口音砌成一堵橡皮墙。
不知怎么话头话尾露出一条缝。她说,说人家能干又不让人家干了,还有啥好说。
怎么回事?什么让干了不让干了你不是还在户政科么?
退二线了。不当科长当书记了。
啥时候退的?
两年前。
我注意到两年前她五十三岁,还没到退休年龄。这里边有故事,故事的大概其是……
由于梁春芳不以权谋自己的私,也不帮着别人谋私,得罪人是必然的。有一天顶头上司交办的户口材料有不合乎农转非条件的地方。她依法将材料退回。当时倒也相安无事。一段时间后,领导对她说,梁春芳你不是一直身体不好么,那就歇歇,让别人干。于是梁春芳退了二线,于是有别人接替她当上科长———十几亿人的中国,少的是机会多的是人,不会有一个位子空在那里半天;更于是她不办的户口,继任科长都给办了;更更于是,退下来的她收获了一大把荣誉头衔:省三八红旗手、省劳模……直至眼下的十大杰出民警。退下来她到处作报告,到处讲用,听者反应强烈,甚至有人不信当今社会还有这么不爱财的人,问旁人,她讲的都是真的?是真的。那她就干不成哩。果真就干不成哩。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