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也是斋茶话


□ 陈 龄

  茶话无边
  
  与或新或旧之友、速还不速之客,在一块儿沏茶闲话儿,是我的一大乐事。及老而尤以为乐。以谈处每在敝室也是斋中,来者咸曰:此也是斋茶话也。
  惭愧了。
  茶话——名士相雅,茶边坐了(是谓入局),徐徐而饮,款款而谈,祖老宗庄,清虚玄无:高远超迈,谈必名理。此魏晋之尚。叫做清谈(又称清言、玄言、谈玄和玄谈)。清而尽滤凡滓,玄而了无俗屑,是其最高境界。由是而树立了超尘拔俗的“魏晋风范”,百代仰羡。当然也有讥其不堪世用、“清谈误国”的。我客戴吾即曾持此论。过矣。这要看怎说么说了。你有老庄之修,玄学之养,我愿专局奉请,常来对大家清上一清,玄上一玄,恐不仅可使大家屡获清享,且敢说对大家的增广知识、整理面目、涤荡怀抱、修养人格,多有裨助。误国者都是浊辈。你看那些贪赃枉法,祸国殃民的腐败分子,有几个是清怀洁抱,而不是抱污怀浊的?于是戴吾曰:“说得也是。可惜我没那学问!”
  自唐陆羽(鸿渐)《茶经》始,历代多有专以说茶的茶话。对它们的作者,我尊之为茶人。这些茶人,博学多文,不慕荣利;怀抱清虚,上承魏晋;兴寄泉石,趣钟灵芽。于茶之产出,之名目,之采造,之水火,之色香,之滋味,之人事,尤其之神趣,说得来精妙入微——清词清句,清韵泠泠,清风习习,令人情思缥缈,不禁不由,便要随他神游清高玄远之境。这种茶人茶话,最饶魏晋清谈之趣。哪位有此修炼,致大家如此飘上一飘,再回来赴尘蹈壤,奔名竞利,不亦乐乎?
  茶话之包容,至为广大——长林短莽、田陌街衢;古圣先贤、旧雨新知;雅歌庙颂、村戏俗玩……总之天地玄黄,无边无际,拾起个话头就是一篇。闲来茶边唠唠,消消俗乏,遣遣凡愁,然后再去劳力劳心,忧国忧民,不亦宜乎?
  我积小就是茶话爱好者。先祖父在日,我从之学于药屋之茶壶茶盅边。祖父去世,我从外祖父(耕读终身一老农)学于茅檐下、月明中、地头上、园井畔之茶罐茶碗边。《大》《中》《论》《孟》和《诗经》,都是两先生喝着茶,读读讲讲教下来的。可惜我幼学辍读太早,未能多学。祖父为我选取的首本教材是《龙文鞭影》,亲戚间都说“深了”,应从《三》《百》《千》开始,唯外祖父支持祖父的选择。一上手就逗起了我读书的兴趣。原来书中竟有恁有趣的故事;恁可风可效的人物。所以我的幼学一直趣味盎然,至今认为那些指责旧之蒙教有违儿童天性的老先生,偏狭了。
  问题在于那些蒙师教法失当,先“开读”——铁了心要学生死记硬背,非把规定的书都背得滚瓜烂熟,“包本”了,然后再从头“开讲”不可。譬如《龙文鞭影》,人家写书人的用心,就在“趣味”上,通过饶有兴味的人物故事,打下些子史知识的基础。那四字一语的条目,只是人物故事的标题,他却只教学生死背标题而不讲标题下的故事。莫怨子不学,罪在师之迂也。先祖父则兼读兼讲,而且与《世说新语》等书中的故事结合了讲。你说哪个孩子不乐听乐读。《龙文鞭影》与刘义庆《世说新语》差可并驾,是可以识为“世说体”之上佳读物的。它和《世说新语》一样,就是一则一则的茶话,从中可以窥得魏晋清谈之趣,在识得许多人物掌故的过程中,领会得一种散淡的,超然物外的茶话精神和为言之道。后来我当了编辑,细细想来,所用的知识,多半还是幼学时和平日闲读的积累。至今(除了读书有罪的特殊时期),这两本书一直在我架上、案头、枕边的常备书之列。斋中无客时,我常将书中老友从纸上请下几位来,茶边共话。谈着谈着,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一切的俗闷杂烦,无有于我矣。
  茶话喜短,也不厌长。旧时,邻庄崔桥,有一善说评书的汉子,大家都叫他“茶话崔”。冬闲时节,我庄人常凑集零钱,不多,一天能凑七八角,添几个菜角子,几块面饼子啥的,就够了。请他在谁家牛屋里,焐上一堆谷糠火,面前一桌,桌上一碗粗叶子茶,把醒木一拍,尊一声“父老兄弟,诸位明公”,“我这人没旁的本事,就会受着各位抬举,跟大家茶话茶话”,喝一口茶,嘴唇吥咂吥顺,再一拍醒木,“茶水下肚,茶话出口,今儿接着宴儿(昨天)的说……”他这一茶话,就要茶话二三十个闲天儿连夜场儿。
  堂伯母陈王氏,娘家有一姑母,我辈人咸称其姑姥娘。这位姑姥娘,是内外亲族妇女中唯一识字的,能念“书”,即诸家小说(“才子书”)。每冬春之际,堂伯母便要请她来家中住下,念。好几位婶子和我辈弟兄,都坐着听。姑姥娘说,啥叫念书噯,就是学说学说前人茶话。书是写书人喝着茶写下来的,我是喝着茶学给人听的。勿拘啥书,它要不是茶话,早叫人揉巴揉巴当擦腚纸了。我南迁武汉的那年正月里,姑姥娘带来一本《红楼梦》,念一会儿,喝口茶,用手巾搌搌眼角儿,婶子家你一声我一声地“哟!”——正做女红呢,指头被针扎着了。“你说人家这书是咋写出来的!这人准有满心的酸苦事!”婶子家说。大字不识的村妇家,楞是解出了“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那“味”之所来。这就是茶话的文化效应之民间体现。这书不只是作者在茶边写出来的,而且写了许多茶场面。大观园里的主子和稍有头脸的奴才,没不喝茶的,而且喝得各情各趣。宝哥哥还要求说“女儿”二字时,先要用茶漱了嘴再说。作者还专意让宝哥哥及其老祖母和姐妹家,到妙玉的栊翠庵去品茶,把玩了那些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古雅茶器,连那泡茶用的水,都是五年前“收的梅花上的雪”,用一口“鬼脸儿青”的缸,窖藏下来的。非常关紧的是,宝哥哥初露面,无所作为呢,先到灵幻仙子那里,喝了一回叫做“千红一窟”的仙茶,偷看了十二钗正副册,在灵幻的引导和亲密配合下,试了云雨情。后来呢,钗们在大观园里,喝来喝去,喝得个“千红一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