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海湖考察见闻


□ 吴秀山

  近几年,有关禽流感、甲型流感的话题一直非常敏感,曾经一度引起国人的恐慌。尽管政府每年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给圈养的野生禽类、家禽进行免疫接种,然而给自然界中的鸟类免疫接种是不可能的,所以调查、了解野生鸟类的生存现状是非常重要的。前几年,在青海湖刚察鸟岛还爆发过禽流感疫情,导致了大量鸟类的死亡。为此我们安排了这次考察。

  2010年6月,我们从西宁出发,环青海湖一周。首先抵达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青海湖西侧)州府——德令哈,在这里我们对克鲁克湖进行了为期一天的简单考察。“克鲁克”是蒙古语,意思是“多草的芨芨滩、水草茂美的地方”。她位于柴达木盆地的东部,属于微咸性淡水湖,这里是青海少有的淡水湖泊,水色清澈、湖面平静,景色绮丽旖旎。托素湖是咸水湖,克鲁克湖的水注入托素湖,二者统称为塔琏湖,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与其他保护区情况相同,我们并没有遇到巡护的工作人员。在一天短暂的考察中,我们发现大量的赤嘴潜鸭、白骨顶、灰雁、凤头䴙鹧、凤头潜鸭、棕头潜鸭、红脚鹬、红尾伯劳在这里繁殖,特别是赤嘴潜鸭成了这里繁殖的绝对优势种群。此外,我们还看到了金雕捕食雏鸭的场面。克鲁克湖不愧为“鸟的天堂”。

  克鲁克湖建有码头、游艇、摩托艇、餐厅等接待设施,沿湖边正在修建通往据说是“外星人遗址”的公路。湖中看到渔工们在捕鱼,不知道这里的渔业是通过人工养殖还是在纯粹地捕捞?由于德令哈距西宁400多公里,路途比较遥远,所以克鲁克湖的旅游开发尚不太过度,这里虽然建起了游船码头,但游客并不是很多。令我们比较担心的还是这里的水产养殖和捕鱼业,如果稍有差池,对于脆弱的高原湖泊来讲,将是毁灭性的开发。到那时,鸟儿不见了,天堂也就不见了。

  接下来我们到了享誉国内外的著名的青海湖鸟岛(位于刚察县),鸟岛地处青海湖的西北部,面积0.8平方公里,每年4月,来自我国南方和东南亚等地的斑头雁、棕头鸥、赤麻鸭、鸬鹚等十多种候鸟在这里繁衍生息;秋天,它们又携儿带女飞回南方。近年来由于注入的水量少于蒸发量,湖面逐渐下降,鸟岛已成为半岛。以前在长约500米、宽约150米的鸟岛上栖息着近10万只候鸟,堪称“鸟的王国”,现在这一切已成为历史。鸟岛基本上是连着的,但被人为分成了两部分,分别叫做蛋岛(因鸟蛋遍地故名)和鸬鹚岛,在湖水的衬托下,二岛相映成趣。鸟岛位于布哈河口以北4公里处,岛的东头大,西头窄长,形似蝌蚪,全长1500米,1978年以后北、西、南三面湖底外露与陆地连在一起。鸟岛坡度平缓,地表由沙土、石块覆盖,岛的西南边有几处泉水涌流。主要植物有二裂季陵菜、白藜、冰草、镰形棘豆、西伯利亚蓼、嵩草、早熟禾等。由于我们的考察安排在了6月份的繁殖末期,蛋岛上基本已没有鸟。在这里繁殖的主要是斑头雁和棕头鸥,雏鸟已随它们的双亲离开了,只留下一些没有出雏的臭蛋。而另一座鸬鹚岛上的鸬鹚正处在繁忙的育雏阶段,令我感到非常遗憾的是今年鸬鹚的总体数量比我5年前到访时严重减少,粗略估计只有原来的1/5。鸬鹚数量锐减的具体原因不明,询问相关的人员也没人能说清楚。早晨7点钟,我们看到鸬鹚飞往布哈河口觅食,我们随即在此进行了短暂的观察,发现鸬鹚捕获食物并不容易。据当地人介绍,青海湖的裸鲤不但较以前小了很多,数量也急剧下降。虽然这几年政府规定了休渔期,但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而且高原的冷水鱼类种群恢复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作为食物来源的湖中鱼类减少,是否导致了鸟种群数量的直接下降?这一现象仍有待研究。

  事实上,国家对这里的鸟类资源十分重视。1975年8月,这里建立省级鸟岛自然保护区;1980年被提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986年省政府拨款60万元,兴建了暗道、地堡、嘹望台等设施;2010年进行了更大规模的改扩建。但我本人认为这是对野生动物保护工作最大的玷污,因为所有保护设施的兴建完全是出于旅游观光的目的。关注鸟岛的朋友跟我讲,现在鸟岛上的鸟类数量比以前少多了,实地考察的过程中我也感觉到了,难道这就是我们保护的结果吗?在这里我们明显感到了野生动物保护与旅游开发之间的冲突。今年鸟岛保护站扩建,悬挂上大家拍摄的鸟类巨幅照片,完全是为了迎合一般观光客的需要,吸引他们的眼球。在鸟类数量日渐下降的窘况下,花费巨资修建暗道对保护青海湖的鸟类有意义吗?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为了满足游客的需要,让大家随时可以看到鸟儿,工作人员介绍,今年他们捡蛋孵化出了400只斑头雁,准备驯化后圈养在岛上供游客参观,如此违反自然规律的事情竟然发生在这个著名的国家级保护区,令人气愤!我们知道,每年的春夏之交鸟类来这里繁衍后代,在此期间,它们要完成配对、产卵、孵化和育雏,要有丰富的食物资源作为生存的保障。鸟类繁殖完成后的离开是对本地环境的一种休养生息,如果没有了这样的轮回何谈种群的延续,而现在这样的饲养将直接导致轮回的打乱。野生动物长期的圈养也将导致很多病菌的存在,而且增加将禽流感病毒传人野外种群的风险,给禽流感的疫情监测和控制造成更大的困难。据报道,几年前鸟岛的野外种群曾发生过禽流感,导致上千只鸟类的死亡,我们的管理部门怎么能忽视历史的教训而做出这样有悖自然规律的事情呢?其中缘由令人深思,这也是此次考察中令我最不能理解的?这几年鸟岛鸟类数量持续下降,而我们却看不到相关的报道。我们希望原来生活在这里的鸟类,现在找到了更好的去处,但恐怕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因为据我所知,这几年随着野生动物摄影活动的飞速发展,很多权贵阶层已将触角伸向了那些未开发的岛屿,严重干扰了野生鸟类的生存。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2011年第01期  
更多关于“青海湖考察见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