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诏策贤良文学制度背景下的“天人三策”


□ 成祖明

  董仲舒上“天人三策”是汉代学术政治史上的一件大事件,其时间问题也一直是学界争论的焦点。争论主要围绕建元元年(前140)、元光元年(前134)和元朔五年(前124)展开。因诸说都有一些难以克服的矛盾,遂引发了关于“天人三策”真伪的质疑。然综观以往研究,一个明显的缺憾是诏策贤良文学制度作为董仲舒对策的制度背景,鲜有学者论及。由此着手,细绎史书,笔者认为,“天人三策”实上于建元年间,以此考之,众多疑问涣然冰释。

  一、诏策贤良文学与董仲舒对策的时间

  《汉书·武帝纪》:“建元元年冬十月,诏丞相、御史、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诸侯相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对此,司马光说: “然仲舒对策,不知果在何时;元光元年以前,唯今年举贤良见于《纪》。三年,闽越、东瓯相攻,庄助已为中大夫,故皆著之于此。”后世建元元年说者亦多据此认为董仲舒是在这一年上的对策。实际上,这是对诏举贤良文学制度缺乏深究。

  汉代诏策贤良文学有一个产生演进的过程。高祖十一年(前196) 《求贤诏》: “贤士大夫……其有意称明德者,必身劝,为之驾,遣诣相国府,署行、义、年。”主要是通过行状考察贤士大夫的德行。至文帝二年诏:“令至,其悉思朕之过失,及知见之所不及,匀以启告朕。及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以匡朕之不逮。”这里一个重要的变化就是鼓励贤良上书言政。通过贤良上书言政既可知政治得失,亦可观贤良才能高下,所以如曾维垣所说,“这种设题指事的方式,就是以后的‘对策’、‘射策,的起源,也可说为后代科举制度的滥觞”,诏策贤良正是由这种上书言政的形式演化而来。文帝十五年(前165)始诏策贤良,但如张尚谦指出的,“‘册诏’实际上应称之为‘求贤良上书言事诏,”,此正反映了诏策贤良与上书言政间的演变轨迹。《后汉书·顺帝纪》注引《前书音义》: “若录政化得失,显而问之,谓之对策也。”在考察贤良、问政化得失方面,策问与上书言政是一致的。所以上书言政也一直为贤良仕进的重要之途,如武帝初征举贤良, “上书言得失,自街鬻者以千数”,宣帝即位“思进贤良,多上书言便宜”。而诏举的贤良,特别是布衣出身,往往也不待诏问径自上书言政,以求为主上所知仕进通达,如杜钦与谷永。对此史书亦称之为“对策”。《汉纪》:“上自即位,好士既举贤良,赴阙上书自銜者甚众,其上第者见尊宠,下者赐帛罢。若严助、朱买臣、吾丘寿王……等皆以材能并在左右。”布衣出身的严助很可能就是自行上书言政的,这便可以解释为什么严助较早由对策为中大夫的问题。

  与学界一直认为贤良必须参加对策的观点大异其趣,事实上,参加对策者也仅是那些有对策能力的文学之士,即贤良文学。元代马端临已注意到贤良不经过对策授以官职的现象,其云:“弘初以贤良征为博士,后罢归,再以贤良征,方对策,然则贤良之未对策者,亦可以为博士欤?”对于一般贤良是试官,即通过试事称职与否决定其升降、去留。公孙弘就是初以贤良征为博士,出使匈奴不合上意称病免归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历史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