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半秋半夏(短篇小说)


□ 李佳音

顾青每天会写一封信给自己,就是为了引起那个送信的邮递员的注意。
这一天,她从邮箱里拿出了两封信,不出所料一封信是寄给她自己的,但还有一封信是寄给另一个女孩——邻居杨慈顺的。可鬼使神差,顾青却将两封信都收了起来

白 露

农历白露这一天,杨慈顺对她的母亲说我不想复读了。
顾青记得她当时正在筒子楼的厨房里切西红柿,隔壁家的老孙在池子边洗菜,住在对门儿的杨慈顺走进来对她正在刷碗的母亲说,我不想复读了。顾青当时手一抖,一刀就切在了软乎乎的东西上。她拿着刀听见了一前一后两声脆口向,第一声是摔碗,第二声是巴掌,顾青就是在那个时候手一抖,仿佛孟阿姨的巴掌扇在了自己的脸上。
自行车铃也是在那个时候响起来的,顾青刚一回头,就看见爸爸拿了一棵白菜走进了厨房,跑下去的念头就立刻打消了。楼下的邮递员在喊:“杨慈顺,信!”大顺儿一扭身就下楼去了。看着她的背影,顾青只觉得有些愤愤,举着刀很长时间才发现案板上西红柿的鲜红混进了些颇浓的色彩,她赶紧走到水池边冲去手间的血色,一不小心却踢到了地上的那堆碎碗片,孟阿姨很不高兴地瞪了她一眼,顾青心里一缩,瞬间有了头皮发麻手脚冰凉的感觉。
杨慈顺是在爸爸扒着白菜问“你妈怎么还不回来?”的时候跑进来的,她并没有说出什么,只是拿了封信站在她母亲身边,所有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连她母亲都是刷了半分钟碗以后才感到隐约的不对劲的。顾青与她们背对背的,冰凉的自来水;中在她的手上备感寒凉,她没有回头却也感知了一切:从大顺儿走进厨房,站在她母亲身边,孟阿姨疑惑地看着她,她拿信的手不停地抖啊抖。孟阿姨看完信扯了她下楼去,直到她们都走远了,楼外的风把门“砰”地吹上,顾青才缓过了一些,彻彻底底感觉到如芒在背。
老孙边炒菜花边问爸爸:“她们家这是怎么了?”爸爸头也没抬从白菜帮里拣出了一粒虫一弹:“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顾青知道是怎么回事,所谓纸里包不住火没有不透风的墙,她有全身透凉的感觉,眼前只能看见自己顺着手滴在白池子的血,只感觉连那血都是冰的。
吃晚饭的时候,孟阿姨母女俩回来了,脚步声咚咚地穿过楼道,然后对门儿猛地一撞锁,就传来了压抑的痛哭。爸爸妈妈抬起头来诧异地互看了一眼,却也并没有说出些什么,顾青却一直伴着惨烈而压抑的哭声对着一盘土豆丝猛吃。新闻联播的音乐响起来,她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对着晶莹的米饭和对门儿的哭声,咳得泪水涟涟。
大半夜被警察叫醒是不会有什么好事的。白露这一天,树影在月光间有些斑驳的时候,孟阿姨家的门被警察敲响了。警察劈头就问,你们家孩子呢?孟阿姨趿着鞋,肿泡的眼愣了一会儿,才开始回身找她们家的大顺儿,拉开布帘才发现里面那张床早就空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