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平安的羊群


□ 王宝国

  得知平安的死讯,是在一个深秋的下午。
  那天下午,我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显得百无聊赖。对于鲁北地区的农村来说,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便没有什么事了。这时候,除了吃便是倒头大睡,要不就聚在一起喝喝酒,打打牌,将日子融进一片混沌中。没有什么事,便要生一点事,闲下来的时候,我便满脑子想着在老宅上盖房子的事。
  想到盖房子,我就想起了与父亲的不愉快。也许是父亲上了年纪,上了年纪的人,就有一些很固执的想法,让人琢磨不透。我打算在老宅上再盖一处房子的想法,总是被父亲拒绝,就好像他那脑袋让水泥给凝固住了。每次我同父亲说起盖房子的事都会不欢而散。
  我这么想着的时候,父亲走了进来。父亲进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了。事实上,我已经看到了父亲被太阳拖得有些夸张的影子,但我假装没有看见。父亲进来之后,很沉重地跺了跺脚,又响亮地咳嗽了两声。然后,父亲说出了一句让我吃惊的话:小子,你想盖房的话就盖吧。
  父亲的话让我有一阵子没有回过神来,这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我回过头,看到了父亲眼里无法掩饰的忧伤。我没有在意父亲的忧伤,我对父亲说,早该这么做了,你知道咱家老宅是啥地方?咱村是龙凤之地,而咱家正好在凤冠上。这么好的地方,却被五间爷爷留下来的破房子占着,真是可惜了那块好地场。父亲对我的得意忘形好像没有察觉,他继续用一种忧伤的语调对我说,平安死了。我在被巨大的惊喜膨胀之后,又被一阵剧痛很真实地击中了。那天晚上,平安一下子令我牵肠挂肚起来。我的目光伸向了黄河入海口的大河滩草原。我发现,平安已经离开老家快三十年了。前几年,从大河滩回来的人还说,平安的疯病好了,还养了一大群羊……
  我被父亲派了去大河滩,帮着伯父老贵料理平安的后事。在去大河滩的路上,关于平安的一些记忆便在汽车的颠簸中一下子复活了,与记忆一起复活的还有满坡青枝绿叶的高粱以及高粱环绕的村庄……
  一过了农历八月十五,那些高粱在田野上成长的使命便完成了,它们被牛车运回村子,不但各家的院子堆得满满的,连村道上也挤得插不下脚。差不多每天下午,平安都要穿过秫秸遍地的街道,到村北的小贵家去。而我,也必定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紧紧追随着平安。我在平安身后,累得喉咙里拉起了风箱。我紧紧追随着平安,就好像一不小心会把他丢掉。这种苦差事我是很不情愿的,尽管我只有六岁,但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我还是不愿意干。不过,父亲每次让我跟着平安的时候,都会表扬我一番,说我是个听话的孩子
  我一边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一边在后面审视着平安。在我眼里,十六岁的平安一直显得挺神秘。他在前面走的时候,就好像根本没有发现我这个人,这使我觉得受了轻视感到很生气。我气急败坏地喊:平安,你等等我。平安顺手扯了一枚高粱叶子衔在嘴里,回过头冲我笑了笑。在他行进的过程中,那枚高粱叶子就必须承担他嘴角流下的涎水,涎水漫过叶子富有弹性的身体,粘粘地滴下来,叶子打了个弯,又“啪”的一声挺起了身子。村道上到处都是高粱枯黄的叶子。那些枯黄的叶子长在同样枯黄的高粱身上,像一只只求援的手软软的无力地耷拉下来,想要拉住平安行进的双腿。平安觉得这挺有意思,不过平安也有一些不满意,平安觉得人们很不自觉,不该把高粱都堆在大街上。大街是让人走的,你不能把它堆得满满的,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平安觉得应该给队长提个意见,不能让高粱秸占了村里的街道。如果不是有着要紧的事,平安很可能现在就去找队长理论一番。别看别的社员见了队长都不敢粗声大气,他平安不怕。平安觉得自己很有道理,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平安很想理直气壮地让队长把那些像死狗一样赖在街上的高粱搬走。不搬走的话,你就是个破队长,只会跟在公社干部腚后头瞎咧咧的熊队长。
  平安在心里与社员都不敢惹的队长很大气地较量了一番,他就想到了王才。平安心说,你狗日的王才总不会比队长更厉害吧。老子就是要会会你个狗日的王才。他这么想的时候,人已经来到了小贵家门口。平安很用力地夹了一下嘴里的高粱叶子,那片叶子疼得一下子折了起来,像生出了两只翅膀,想从平安嘴里飞出去。平安这么用力地夹一下高粱叶子,就好像举重运动员在比赛前,运一下丹田之气,这增添了他的信心。事实上,平安去小贵家与走向竞技场没有什么两样。因为平安到小贵家的时候,差不多总要碰到在城里当工人的王才。尽管有了与队长的争斗,平安还是觉得见了王才有一些气馁。毕竟王才是县城里的工人。和队长比起来,不但毫不逊色,相反,因为每月一笔二十三块五的工资,他甚至比队长还要牛一些。
  我对平安的追踪到小贵家就算结束了。看到小贵家那棵槐树后,我就掐了腰站住了呼哧呼哧喘气。我一边喘一边喊:傻平安,傻平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喊,反正人们都这么说,反正我凑到平安耳朵上喊他也听不见。
  小贵家对平安是很不欢迎的。具体说来,是小贵她娘还有他们家那条狗。平安踏进小贵家的院子,小贵的娘就会把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泼到平安身上。骂得累了,小贵娘就说,平安,有本事你也挣二十三块五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