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和外国文学


□ 李 冯



1985年,我体重一百零八斤,自降一级,从化学系的老生变成了中文系的新生。我心情非常郁闷,因为我既不喜欢化学,也不喜欢中文,甚至连女生都不想泡,说起来真跟一个白痴也差不多。中文系的学生,当然有比我更白痴的,因为他们都在疯狂地搞创作。我还记得两个细节,有一天上课,我们班的团支书背着一个鼓囊囊的大书包,到了我的后座。“咦,你这里面是什么?”一个男生好奇地问。“不好意思,是一篇小说的第三稿。”团支书小脸红扑扑地说,那副腼腆的样子,实在是做作得可以。我们的班长,组织了个文学社,自己做社长。他向文学社的献礼是一部二十万字的自传,那个自传真的写完了。这就是当时我所处的环境,所谓小中见大,所以这环境,估计跟当时的中国文学也差不多。
那时候,我不太爱看外国文学,相反,倒是个中国文学的爱好者。原因很简单,图书馆里的外国文学实在是太多了,美国的有好几架,日本的也有好几架,到了欧洲那部分,更加波澜壮阔,十八世纪和十九世纪的都有一大堆。我有时候会去借借书,至于借什么书,就像彩票开奖一样,完全没规律。我至今记得我在某一天借的书单:
巴尔扎克:《欧也妮·葛朗台》,莫泊桑:《短篇小说选》,乔伊斯:《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肖像》
结果我拿着这几本书去到一个同学那里,遭到了他猛烈的嘲笑。
“李XX,你怎么读书的,简直乱七八糟!”
李XX是我那时的名字,那个同学在化学系,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学发烧友,他也在看外国小说。啊,那个年头,真是全民皆外国。于是我怯生生地问:“那么,你在看什么?”他得意地回答说:“好看,叫《小城畸人》。”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本书的作者,是海明威的师傅舍伍德·安德森。
同学手捧着舍伍德·安德森,一边大声朗诵,一边摇头晃脑:“棒,真他妈棒!”我听了一会儿他朗诵的片段,实在听不出什么好,觉得沉闷之极,就像后来看的那种国产文艺片。于是我更加郁闷,就回中文系的宿舍睡觉去了。
我睡了两三个月,也不想去上课,因为我呆在中文系,既不喜欢外国文学,也不想当作家,好像是真没什么前途。直到有一天,我再也睡不动了,便爬起床来,整个楼道里静悄悄的,同学们不是去上课,就是去图书馆钻研外国文学了。对面宿舍的门开着,我走进去,里面居然有一个长头发的家伙,和我一样,刚刚起床。我很高兴,看着他,他也看看我,说:“你没事吗,我们聊聊吧。”“聊什么?”我问他。
“外国小说。”他简洁地说。
我差点掉头就跑。如果我那时跑掉,那我到今天肯定仍然叫李XX,也不会在这里就外国文学的话题侃侃而谈。那个家伙名叫小海,他当时就蛮有名的,只是我完全不知道,然后我开始听他谈外国文学。
我之前没有、之后也再没有,听到一个人能把外国文学这件事谈得如此活色生香了,听他谈外国小说,就像听一个馋瘾发作的食客,在描绘各种美味佳肴一样。“我操,那本书真是无与伦比,你只要看上一行,绝对就忘不了。”他咂巴着口水,用富有煽动性的语气说。他说的那本书叫《麦田捕手》,就是后来内地版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我好几年都没找到这本书,后来等我终于买到,迫不及待地打开时,觉得这本书写得也就那么回事,远不如小海给我描绘的精彩。也许小海的那番描述,确实是超过了这本书本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