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酒意阑珊


□ 程宝林


1 美国没有酒仙。美国只有酒鬼。走在旧金山的大街小巷,时常可以见到脸喝得通红的醉汉,倒卧街头,人事不省,手里紧紧攥着一瓶只剩下一小口的伏特加、威士忌。街头的酒鬼,总是选择这些烈性酒,图的就是烈火在身体里乱窜的那种感觉。他们不喝葡萄酒,嫌它太甜,更不喝啤酒,以免尿多——在街头生活的另类人群,如厕不便,这是不得已的事情。
近日读某著名诗人的书,书中记大诗人金斯柏格、帕斯的行状、神情、言谈举止,活灵活现。这两人都是爱酒之人。诗人之爱酒,大概可以追溯到希腊神话产生的那个渺远的古代吧?在中国,诗家酒家,从来不分家的。 “天子呼来产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是爱酒的至高境界,姑且称之为“仙界”。我十多年前曾写过李白之醉: “你这三流的剑客醉卧长安/天子不来呼你/穿皮鞋的警察将你踢醒/谪仙啊谪仙不要拔剑/西安啊西安已非长安”。一登仙境,目口脱尘俗,却不知醒来的时代,已然是警察满街,这世界再也容不得高阳酒徒了。
曹孟德也是爱酒之人。酒后横槊赋诗,气吞万里如虎,那种视宇宙如无物、藐苍生如草芥的旷代枭雄气势,历代的人君无不抄袭,可惜,学虎不成反类犬,到头来,涂炭的终究是生灵,受祀的,依旧是治者——且多为暴虐天下、残民以逞的昏君。以酒的境界而言,孟德之饮,仍在“何以解解忧,惟有杜康”的功利阶段,借酒之神力,化解他抱负难展的憾恨之情罢了。
我之爱酒,始于大学时代。那时,青春年少,为诗而痴迷,为爱而癫狂。酒是从大学门口的小酒馆里“零沽”而来。那家酒馆,唤作“小牛湾”,在北京海淀区双榆树的晒巷里,进店一排酒缸,上覆写着古朴“酒”字的红布,内垫棉花,以吸酒气。店家揭开酒垫,我趁机深吸一口,哦, “酒好不怕白巷子深”,这民间的俗语,竟深藏如许深刻的哲理。而那样拙朴简陋的酒馆,总令人怀不想起剑侠如云的古代。 在美国,汽车商是酒商的冤家,警察是酒鬼的敌人——尤其是,当这个酒鬼是驾驶人时。打开英文报纸,常常可以看到,这倒霉的驾驶人,因DUI而遭警察逮捕。这三个英文字母的缩写,原来就是“酒后驾驶” (以我的臆测,应该也包括吸毒后驾驶)之意,Drive Underlnfluence,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饮者自戒,切不可纵酒驾车,自危危人,犯在警察手里,真是要锒铛入狱的。
美国的好处,真是不胜枚举。不太美妙的地方,就在于喝酒不能尽兴。前些天,有几个同好写作的朋友,相邀去两小时车程外的幽静小城某诗人家小酌,其中一位朋友,带了至为难得的湘西“酒鬼酒”。我是奉命开车的人,面对与多情刚烈的湘女正相媲美的湘酒,只有黯然一叹了。
酒真是液体的诗歌。设若世间无酒,连诸神都要寂寞难耐,我辈尘劳碌碌的人生,怕是要寡趣多多了。
2 敬爱纪弦老先生,只为他的诗酒之狂。在美国华文文艺界协会举办的“回顾纪弦现代诗七十年”座谈会上,我曾经这样论及他的诗: “最引人注目的狂,当然是因酒而狂,为酒而狂,狂而傲世,睥睨世俗社会的一切猥琐与无聊。纪弦无论在台湾诗坛,还是广而言之,在整个中国现代诗坛,都堪称诗酒双绝的诗豪,诗中有酒的醇厚,酒中有诗的柔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