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湖中国


□ 王鲁湘

中国人的“江湖情节”,源于许多人的自由之梦,因为人的本性是自由的,人渴望自由。

  文 本刊主笔 王鲁湘

  连阔如,评书艺术家,1957年被打成右派,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江湖丛谈》是他20世纪30年代在北京报纸上连载文章的集结, “文革”后曾以内部资料出版,这次再版,说不上有多轰动,但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

  这确实是本奇人写的奇书。连先生本是江湖中人,熟知江湖各种门道,却又痛恨江湖上那些骗人的鬼把戏,觉得老百姓挣点钱不容易,被这些江湖骗子骗走,实在心有不忍,于是站出来揭露。今天,谁还有这个胸怀和胆识去体验记录这些东西?即使有,今日之江湖与一百年前那个江湖世界也已经大相异趣了。

  中国的传统社会分三大块。一块从中央政府到县衙门,由层层统治者组成的上层官僚社会;一块是县以下,到乡入村,由乡绅治理的乡村社会;这两者构成了法律的阳光可以照射到的“白社会”;剩下的那块就是所谓的“黑社会”了,也就是流动的江湖社会。湖;是一个正统的法律管不着、宗法伦理够不到的世界,乡村社会的宗法伦理管束不住他们,国家机器的法律法规也难以罩住他们。江湖呈的人过的是一种走街串巷、搭棚设点、跨州走府、经商卖艺、放荡不羁又流动不定的生活.彼此之间靠的是一种道义性、精神性的东西维系。表面上看起来游离松散、鱼龙混杂,各个行业和门派的内部却有着自己严密的组织结构和价值判断系统。它们领地感、行业感都极强,组织结构不透明或半透明,所以在外人眼中充满神秘。由于这个社会不透明,而且多半隐于地下和社会底层,所以谓之“黑社会”;又由于飘泊不定,来去无踪,像水一样,所以相对于扎根陆地上的士农工商来说,谓之“江湖”。很多离奇、有趣、浪漫、夸张的事情发生在江湖,很多血腥、丑恶、骇人听闻的事情也发生在江湖。江湖因此成为历代文学作品描写的一个重点对象,也成为许多中国人好奇、向往和憧憬的一个梦。

  江湖不同于“白社会”的一个重要特点是:自由。中国社会是按照一种超理性的儒家文化设计出来的超稳定结构,不管是在官僚社会还是乡村社会,人都被各种各样的地缘、族缘、血缘关系所束缚、所羁绊。在朝堂,你要对皇帝尽忠;在家庭,你要对父母尽孝;你可能出生在哪里,就在哪里死亡;你一生足不出乡里,视野所及不过方圆几十里而已。江湖社会就不一样了,乘长风破万里浪,来去自由。你可以逛遍名山大川、江河湖海;你可以摆脱先天赋予的许多义务,自主地选择各种关系;你可以和我结拜兄弟、生死相随,和他刎颈之交,卒相与欢;你在传统社会里得不到、尝不到、受批判、受压抑的东西,可以在这里得到名正言顺的认可、释放与满足。所以,江湖成了许多人的一个自由之梦,因为人的本性是自由的,人渴望自由,哪怕它只是一种想象中的自由。

  研究中国人“江湖情结”背后的文化心理因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课题,假如我今日在大学教书,有充裕的时间,我想我会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当然,江湖的诱惑力不仅仅是自由,还有“义”。 “白社会”以忠孝为先,“黑社会”的各个门派虽然也有自己的“小忠小孝”,但整个江湖道崇尚的却是“义气”。所谓“义者,宜也”,“义”既是江湖中人真实性情的流露,也是一种必要的生存方式。 “白社会”的忠是一种法律关系,官员忠于皇帝,忠于社稷,忠于职守,是一种后天的法律责任。 “白社会”的孝是一种伦理关系,是先天的血缘义务。江湖道的维系却只能以“义”。忠与孝不能选择,义可以选择,义是超法律、超伦理、超地缘、超族缘、超血缘的一种情感和责任,所以它能成为萍踪不定、风流云散的江湖中人的心灵寄托,一种最高的生存方式,当然也是最终的生存意义。“聚义”是江湖道, “忠义”不是,江湖是自由人的集合,萍踪侠影,聚散无定,唯有以义相感召,才能啸聚群豪。所以,梁山水泊在晁盖时代是江湖,山寨大厅所悬之匾大书“聚义厅”三字,宋江一心想招安,只想把梁山水泊一百零八条好汉都带出江湖,重新回到“白社会”的体系中去,但又不能太不顾忌江湖道义,所以费尽苦心改了一个字,变“聚义厅”为“忠义厅”,忠在义先,这个江湖当然就变味儿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关村》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关村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