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椰风寨看海(外一篇)


□ 老皮

老 皮

车过环岛路,我看见在椰风寨的海滩上,坐着一个流浪汉。他面无表情,直勾勾的眼神迷茫地盯着远处的大海。他的鬓发衣衫还算清洁整齐,可是,他没有任何表情的脸,是那么强烈地告诉你,他的孤独。在这座城市里,他的一无所有的孤独。

不远处,几个小孩子像出笼的小鸟,在海滩上尽情地撒着欢儿。

那一刻,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种旷世。大海蠕动着,并不惊涛拍岸,也非风平浪静。我突然感到莫名的紧张,一种越来越强大的重量渐渐辗近了,大海在大海上蠕动着,也在我内心蠕动着,伴着隐约的不安,还有说不上来的期待。

“大海是蓝色的远方”,我突然想起自己写过的诗句。在大海面前,人就像一个弃婴。没有片言只语注释背景。再往前,时光就成了一片浩淼的大海或者梦幻般的海市蜃楼。甚至,是许多人心中隐秘的绝望。

在喧嚣的城市中,独自拥有一片不曾被惊扰的大海,从来都是都市人遥不可及的一种奢侈梦想。人们每天在如画的风景里走来走去,内心却是孤独的,寂寞的。更惶惑的是身边那些来来去去的人,都是陌生的脸。所有的灾难都潜伏在暗处,被蠕动着的时间所遮蔽。只有大海无动于衷。我想,当一个人不为旁人而真正为自己感到操心时,他的好日子就意味着结束。

一种靠近内心的蠕动,让我发现了另一个迥异于表层生活的自己。

那位坐在海滩上的流浪汉,脸上布满风霜之色,眼神却是雪亮的。这时,我留意到他身上除了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行囊,还斜背着一把二胡。犹如舒缓的古典音乐,几乎不费什么周折就把我带入某一种通幽的意境里——没有什么比二胡更能够象征漂泊者的乐器了,那是一种有内伤的乐器。

一对大款模样的青年男女相拥着从流浪汉面前经过,那男的看了流浪汉一眼,停下脚步,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十元的纸币扔在流浪汉脚边,又相拥着离去。流浪汉甚至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眼神依旧迷茫地盯着远处的大海。一阵风刮过,风里夹杂着海的腥味,那张十元的纸币欢跳着,投身于蠕动着的大海,转眼已不见踪影了。浪很小,轻轻地一次又一次走上沙滩,然后不留痕迹地退下去。

在潮水退下去的间歇里,我看见礁石显露出一丝嶙峋的孤傲。

白鹭平静地飞翔着,笔直的翅膀像弓箭一样蕴藏着力量。它们灵巧地翻飞着,海浪吻着它们的肚腹,它们打着激灵升高,似乎飘飞在云端。它们的鸣叫声显得有些凄厉,在浪尖上轻盈地滑动着,给冬天的大海增添了一种莫名的悠远和悲凉。

流浪汉依旧静默地坐着,眼神依旧迷茫地盯着远处的大海。

过了良久,流浪汉收回迷茫的眼神,站起身子,慢悠悠地走上了海滩边的小路。他慢悠悠地向前走去,脚步却是异常的坚定,仿佛是个与身边的喧闹甚至与整个世界无关的人。

他那绝尘而去的背影,似乎不是静止的目光所能追随的对象。我知道,一个人不管采用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最丢弃不得的便是尊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