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为谁辩护


□ 苏晓英(达斡尔族)

  审判庭里座无虚席,庭审正进入辩护阶段,检察院指控的一起凶杀案,资深律师阐述了对这起案件从轻处罚的诸多理由……
  审判长说:被告人,请做最后的陈述。
  被告人旁若无人般地两眼直视窗外,法庭上很安静。检察官的口中像含着润喉片之类的东西,嘴唇翕动着。辩护席上资深律师和助理都看着他们的委托人。助理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实习生,忍不住对被告轻轻“喂”了一声,被告人收回了看窗外的眼光。最后陈述!助理低声提醒他。
  被告人声音很轻,为民除害了。
  审判长说:大声点!不是说给自己听!
  被告人点头,然后轻轻摇头。
  审判长说:说什么都行,也可以请求政府宽大处理,随便,陈述吧。
  被告人摇头说,我已经为民除害了,没有了。
  资深律师漠然地把笔记本电脑啪地合上了。这一声响表明了他的身份,看得出他的确是个资深律师。助理在轻轻地、利索地收拾桌面上的纸张、烟盒、钢笔。
  法官宣布休庭。
  资深律师在书记员的庭审记录上签完名,看到委托人的姐姐柳琼正站在他身边。那被告人都没怎么看他姐姐,更别提其他什么人了。他什么都不看,整个案件审理过程中,他只是时不时看着窗外,目光模糊。
  我们要求精神鉴定!柳琼说。听口气,她在想方设法为其弟寻找从轻处罚的理由,有意拖延判决时间。当然她看律师的眼神是征询的。资深律师掏出烟,柳琼麻利地啪的一声用火机给他点燃,这时助理叫来的车已开到了法院门口,他就走下扇型的大楼梯。律师不愿吃当事人的饭,助理在为其拉开车门的时候,他瞥见柳琼的眼睛里有泪光,他就停顿了下来,若有所思地说:他没什么毛病,很正常。
  柳琼抓住了资深律师的外衣说:根壮的头小时候被驴踢过,脑袋不很清醒!不然怎么会杀过人还嗤嗤地笑呢?
  是,我也希望这样,先等一审判决吧。
  两个月前的一天,暴雨初停,在拂晓前的夜色中,柳根壮接到市里姐姐的电话时,还在修整猪圈门,头一天的雨的确太大了,下了二十四小时的全程暴雨,日降水量达到历史最高记录。
  瓢泼的大雨过后,根壮脑屏的第一信号就是修修已不牢固的猪圈门。他本来是不想起大早修那门的,可是,电话那端说他姐夫出院了。没什么太大的病。医院诊断为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症。文化人嘛!用脑过度就爱得个失眠症什么的。
  撂下电话,他还是不怎么放心,准备把家里的零星活儿抓紧干完,好去市里看看。
  柳根壮生长在红木杉镇小坡地村,父母只生了姐弟俩,姐姐柳琼年长他十岁,为这,村里有人风言风语说他姐姐是抱养来的。他从不相信这一套,姐姐可是他心目中的女能人啊!在他刚读小学二年级,也就是十岁那年,晚上放学背书包回家,看到一头驴一动不动地站在他家的院子里,觉得好奇,就蹑手蹑脚地蹲在驴的后屁股下,想看个究竟。不想刚蹲下,那驴就发脾气扬起后蹄正踢在了他的脑门子上,当时就把他踢得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住院抢救二十多天,小命是保住了,可打那以后却落了病根儿,一学习就头痛,脑子较常人反应迟钝些,仅读到小学五年级就辍学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