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方向盘


□ 吕 翼(彝族)

  作者简介:
  吕翼,彝族,1971年生,现系昭通市昭阳区文联主席。在《大家》《青年文学》《青年作家》《佛山文艺》《边疆文学》《滇池》等刊物发表小说多篇。有作品入选《小说月报》《作品与争鸣》《当代彝族作家作品选》等。出版有小说集《灵魂游荡村庄》,散文集《雨滴乌蒙》。曾获2004年度“《边疆文学》奖”,2005年省政府文学奖。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一
  
  我和许玫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时光总是很美好。我们有很多话要说,有很多事要做,常常是在不知不觉中黄昏就来,黎明就去。这样,我就恨时光太短,恨人为什么要长成熟,要长老。而许玫也是。许玫脾气很好,从来不对我发火,不生气,她那双眼睛里,总是溢出甜得醉人的笑。可是,这一次,我们一见面,许玫就水着脸说,现在你堕落了,书不读,事不做,只会摸奶,要是你会摸其他的就好了。我听不懂许玫的话,她今天的反常让我感到迷惑。我说,小玫你什么意思?许玫说,你呀,大学毕业都两三年了,还找不到一个工作,再这样下去,我爹就不准我们在一起了。我原来燥热的胸膛立即冷了下来,伸过去的手也一下子停留在许玫饱满而富有弹性的花格子衬衣外面。
  一簇杨花落了下来,停在了我的头上。又一簇杨花落了下来,却是掉在我的脖颈上。那杨花长长的,柔柔的,像是一条虫子,浮在了我的痒处。我不动,我一下也不想动了。你想,一炉旺旺的火,一下子被泼了一盆水,或者给一个密不透风的盖子给盖了下来,那是什么样的一种局面。许玫把手伸进我的脖子,不拈那蔫黄柔软的杨花,却小蛇一样往我的胳肢窝里钻。我缩着颈,缩着臂,有点不耐烦,说别整呀别整。许玫还在继续。我说,叫你别整你就别整,真烦。许玫就一下子将手甩了出来,脸别过去说,说错你了是不是?那你就这样混下去吧。你成了无业游民了。
  我说,我不混了,今晚我就向你告别。许玫愣起眼睛来看我,一脸的惊讶和不解。告别,告什么别?我说,明天我就走了。许玫说你要走了?你又要去城里了解下一轮公务员招考的事?我说,不是,我要去浙江打工。我给你说过的,我有个朋友,我联系了很多次,他终于答应让我去跟他干。许玫还是满眼怀疑:那他是干什么的?我说,他现在搞一个小厂,专门生产塑料泡沫制品,生意好得很,他说我这样的水平,如果去他那里,一去就可以聘为中层干部,每月开一千五,还吃住全供。
  是真的吗,该不会是哄你的,现在的骗子多得很。许玫说。
  我说,不会,在学校里我们在学生会共过事,他是生活部部长,我是成员。
  你去,你真的去吗……到了那里,一定是让你出苦力。许玫还想说什么,却一下子结巴了起来。
  我舒了口气,按了按衣袋说,这下我终于可以走了,车票我都已经买好了。
  许玫不再说话,收回了那两只手。那两只手绞在一起,将手背上的杨花颠来颠去。那样,那几条虫就很调皮地在她的手背上飞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